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快周刊]男人有話兒 林文龍  

2005-12-04 14:1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4年和郭可盈因拍《萬里長情》擦出愛火花。

去年三月兩人拉埋天窗,全程大晒甜蜜。

文龍說,自《皆大歡喜》播完後,足足有一年沒有他參演的劇集播出了。

在新劇《本草藥王》中,林文龍飾演李時珍。

對林文龍的印象,大概只有郭可盈。




精確點說,他是郭可盈背後的男人,潛意識總會把他跟「鄭裕玲的」呂方歸成一類,都是那種甘心情願讓另一半做主導的男人。




一個男人讓身邊的女人做主導,在男尊女卑的世俗眼光看來,多少有點不合邏輯,更何況兩者都是透明度高的藝人,難免會被傳媒間中把他們的家庭背景、工作量、收入和聲勢列成比較表,以「強弱懸殊」當作娛樂。




本來打算這個訪問會以「大男人和小男人」作為主題,預計已決志成為基督徒的林文龍,應該會以文質彬彬及溫和的態度,來談談他和太太的甜蜜幸福,順道帶出「讓女人做主導的男人也會很快樂」的訊息。




可是世事難料,我甫開啟錄音機,林文龍說的,幾乎盡是澄清過往有關他和太太失實報道的話(包括之前太太的『爭獎』事件),彷彿在解開一個屈在心裏多年的結,不吐不快,一發不可收拾。


那到底,他是個大男人還是小男人?他說:「我一百個巴仙不是大男人,但卻不是那些很軟弱無力、盲目依從老婆的小男人。對可盈,我可以為她做到的都會做,不過之前會想清楚那是否對她有好處、是不是在縱壞她。」


簡單來說,即是比「小男人」更高層次、暫時還未有名稱的類別。


沒有太太在旁的林文龍,其實很Man;然而,訪問當日睡眠不足的我,漸漸懷疑正在面前說話的,並不是林文龍,而是郭可盈。


台慶曲終人散,獎項塵埃落定,極富娛樂性的「爭女主角獎」事件,最後由阿姐汪明荃奪得、「輸家」郭可盈離開時以勉強擠出笑容及「食老公落肚」作終結。


那個台慶夜,我不在現場,郭可盈那個笑容是否真的很勉強,都是看報章上的照片和圖片說明而得悉,「被食」的林文龍則以「冇乜呀。﹂來形容太太當夜的心情。


「只要清楚遊戲是這樣玩,唔開心都冇用,總會有輸贏嘛!獎代表乜?可以獲得三、四千萬?會加幾倍人工?之後是不是會有人叫你做影帝、影后呀?好多人連上年邊個得獎都唔記得啦!只不過是一個獎項,乜咁大件事呢?」



插乜?


關於這單炒足兩個星期的「爭獎」事件,當事人郭可盈、黎姿和汪阿姐每天在報章上你一句我一句,臨近台慶夜,更有雜誌指林文龍替呷醋老婆出氣,插舊菜黎姿,重提他和黎姿過往的一段情。


「那個標題已經不算好勁,其實可以更衰!


「客觀來看,這樣的報道有沒有人會信?我都沒有插過乜,插乜呢?他們(該雜誌記者)走進來化妝間我回應,結果我回應了,出來那篇報道,沒有一句是我說的!他們只是拍一張我不開心的相,便寫他們要寫的。


「那篇報道之後,我和黎姿也沒有見過面,大家做了這行咁耐,她更是我的前輩,入行比我還早,大家心照啦!只要是思維清晰的人,都會知道件事做緊乜。若然你要陪佢(傳媒)癲,我都沒有辦法!但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講甚麼。


「那件事根本不關我事,說那句話的不是我說,個獎又不是我,關我乜事?那個星期,我每日返工、出街,都是左一架車、右一架車,要跟咪跟佢(郭可盈)囉,關我乜事?」


作為郭可盈的老公,為太太出口氣不是理所當然嗎?「公還公、私還私。可盈那句說話,只是說阿姐除了有資格女主角獎外,更只有她夠資格星輝大獎,而不是叫阿姐不要爭女主角獎,結果都是被人扭了去第二個Point!整件事大部分都是由傳媒製造出來!


「你睇,男仔(男主角獎)年年都冇事!就算頒予誰都冇所謂,冇人會理!但女仔就年年都有事!所以凡是這些日子,都是少說話為妙。」


勞乜氣?


我沒有接觸過郭可盈,只聽聞過她是個出名的「辣椒仔」、「麻煩人」,很易辣火頭,工作很奄尖。


「我覺得不能用麻煩來形容她,只可以說,她是個工作上很專業的人,即使對於很細微的事,她都會很執、要大家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能渾渾噩噩。


「其實只是甚麼人看甚麼事罷了,專業的人會覺得這個演員冇得頂!但不認真的人便會覺得這樣的人很麻煩、很情緒化!」


翻查資料,愛晒幸福的可盈,其實曾在多篇專訪中,提及過老公對她的循循善誘,令她懂得釋懷云云。如此看來,文龍應該「有計」!


「以前我都很火爆,若然有記者無端端埋辣我,我分分鐘會打人!不過傳媒出現狗仔隊時,我的火都已經降了,基本上現在沒有甚麼新聞辣得我!人經歷得多、受過傷,自然不會隨便再讓自己受傷了。


「可盈比較幸運,沒有怎樣受過傷。我是她的神父,常常會在她身邊哦她,有時她也會覺得我很煩,不過也沒要緊,總好過看她受傷。可以的話,我寧願受傷那個是我!


「或許,她正是看到我可以如此從容地面對負面新聞,慢慢亦發覺根本不用為這些勞氣啦!


「但的而且確,市面上這麼多雜誌,日日都有報章,日日都話要平反,平反得幾多篇報道呢?再者,這類新聞,當事人就話會記得,其他人根本就不會記住,勞氣做乜?」


你又知?


為老婆說過了話,林文龍談到自己。


入行十八年的他說,他早已看透了現今傳媒的報道手法,一切看得很開。但當提及到某些報道——例如指他使老婆錢,卻仍看得出他很有火。那當然了,始終是個男人嘛!


「有傳媒問過我,為何如此錫老婆、就老婆,是不是使她的、食她的?這些我都沒有回應。有些類似的報道,甚至會為我們做Box,她做了甚麼工作,我又做了甚麼工作,然後就比較兩者收入。


「喂!我拍劇幾多錢,你知?做了個甚麼登台,你又知?就算是知道晒這些,那我股票、樓宇買賣,你又知唔知?我其餘收入就不用理會嗎?當然,我亦不會和不需要交代同公開!


「我可以話你知,對於我今日擁有的一切,我是驕傲!我不是屋企剩落俾我那種人,我是由零開始,住屋、搭巴士,銀行簿得幾百蚊那些人,今時今日我擁有的,都是我自己雙手得返!」


問他怎看外界視可盈的聲勢比自己好,他說:「如果這些話是人講的話,我會不開心;但在我角度看,這些說話不是人講,亦不是人話,只是對方一廂情願去亂撩,所以不會不開心,只會祝福那些心裏不平安的人!因為只有心裏不平安的人,才會寫得出負面新聞。」


記一世!


另一單他聲言到今天也一定會記得的報道,是99年指他背郭可盈,跟潘姓女子在車上做出親熱行為。那件事當年鬧得很大,事後他和可盈甚至要開記者會澄清。


「那位朋友(潘姓女子)當晚有些私人事要找我傾,我當時怕若然跟她去餐廳,很容易會被狗仔隊偷拍,寫我和第二個女仔約會,所以便跟她吃過晚飯在車上傾。


「當時我和她坐在司機位的後排傾偈,那班記者走過來,看見我們沒有做甚麼,結果竟然自己打電話報警,說有人在車廂進行不道德行為!


「警察來到問話,那班記者便衝上來拍照、錄影,然後又去我屋企給可盈看錄影帶,見可盈沒甚麼反應,又跟她說:『仲話冇?』


「喂,當時我和朋友只是坐度,一件衫都冇除過,搞乜呢?警察見到我們時,也知道沒有發生甚麼,可盈亦很清楚是甚麼回事。」


只是,當時不是說兩人因為此事弄得很不愉快嗎?「真係搞到好唔開心!大家當時又不算成熟,我EQ又沒有現在這麼高,拗撬一定會有。


「其實可盈當時最介意的,是那些不負責任的報道,我被人亂寫成咁,好像冇晒面子!」


繼而他又再發炮。「那本《XX》週刊,我以後也不會為他們影一張相呀!他們做這些誣衊人的新聞,令兩個人分開事小,但若然其中一方想不通、跳樓自殺又會點呀?那兩個給可盈看影帶的記者,我一世都會記得他們!他們第日生個仔出來,真係要看看有冇籮柚!做人唔可以咁自私囉……(下刪五百字)」


其實,今年三十七歲的林文龍,仍然血氣方剛,的確得Man!




唔怕講!




林文龍說,和郭可盈一起十一年,同居了九年多,老夫老妻婚前婚後的唯一分別,就是現在可以於人前人後都大模斯樣地叫她做老婆。


在訪問中,有關跟老婆的甜蜜幸福,他雖然說得不多,但卻顯得最樂意。「開心的事,唔怕講呀!兩公婆都正面健康,冇乜問題呀!」


整理之下,當中有這些語錄最為窩心。


較為適合男士們學習的是:「我這世人只有兩個女人會放在第一位,一個是阿媽,一個是可盈,她一定是排在我之上,我自己只會排第二位。」


較為肉麻的是:「我覺得我們十一年的感情,比很多剛開始拍拖的仲要Sweet!」


較為感動的是:「有甚麼事發生,我一定會先想她開不開心。」


較為弔詭的是:「我和老婆,身是兩個,但心卻是一個。」這句說話,我最深刻,因為在翻聽錄音機裏文龍說話的晚上,電視機上整夜都是他們兩公婆:晚上七時多才看完可盈主持的《更上一層樓》,吃個晚飯回家繼續聽,看《刑事偵緝檔案》又是她,兩個節目之間,還不時播出文龍新劇《本草藥王》的宣傳片……。


然後,我思覺失調了:林文龍=郭可盈、郭可盈=林文龍、林文龍=郭可盈、郭可盈=林文龍………。
  评论这张
 
阅读(3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