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周边]南方都市报香港唱片公司逆境生存系列报道  

2005-10-20 10:4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坛交换生”巧救市 

  2005-10-20 09:50:59  

 
  
  “大国”分派王蓉、萧正楠、女生宿舍、二手玫瑰等艺人布局大江南北
  “乐坛交换生”巧救市
  
  ■ 香港唱片公司逆境生存系列报道之1
  
  香港曾经是唱片业的投资福地,现在却面临着“雪上加霜、百上加斤”的恶劣形势。香港国际唱片业协会指出,自从兴起在网上点对点下载歌曲以来,香港唱片的销售总额在4年间下跌五成七,情况比盗版唱片大行其道时更为严重。难怪曾志伟在金像奖颁奖礼上苦中作乐,声明多谢海关、更多谢BT的朋友帮忙打击盗版。
  近日,商业软件联盟连同香港科技大学共同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40%的用户认为擅自分享软件并不违法。于是,各种反盗版、反BT的行动被提上议程。本报记者深入采访了香港唱片公司的最新营运情况,且看善于灵活变通的香港人如何“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在逆境中各出奇招求生存。
  
  “不要总是有病呻吟!找出路才是最重要。”香港唱片业萧条已经不是这几年间的事,愁云密布,不过大国文化董事兼行政总裁李进却显得从容乐观:“香港就是安逸了几十年,太顺利了,现在遇到一些挫折就叫苦连天。香港人不能做井底之蛙,我们现在就是摸石过河,如果成功,欢迎大家一起来分这块饼。”
  王蓉的第一张唱片是在香港推出的,赢得知名度后再“转战”内地,短短两年就可以登上工体开个唱,一出新唱片就纵横中国东南西北做宣传;萧正楠同样出道自香港,在事业徘徊期中毅然北上,深得北方媒体宠爱,打破停滞不前的僵局。王蓉和萧正楠是典型的大国“交换生”,大国这几年致力打破香港与内地的界限,将艺人像棋子那样布局在各个方位,然后又不断换局。“女生宿舍”就沿先组合、再单独发展的套路各谋出路,以达到李进“不封闭,拒绝大香港主义”的理念。看来李进早有一套绝招“与时俱进”——
  
  绝招1 新技术:彩铃是出路之一
  盗版和点对点非法下载是唱片业的两大头号杀手,李进自有对付的办法:“新科技影响了我们的运作,增加了唱片发行的难度。网上免费下载歌曲,慢慢地使人们觉得作品就像空气、水那样自然生存,免费享用,改变了消费者的习惯。但是科技是矛盾的,让人又爱又恨,它破坏传统,但又可以帮忙。”
  原来过去两年里,彩铃的兴起、网上合法下载都让唱片公司看到了小小的希望。李进认为内地人口多,手提电话拥有量大,彩铃是唱片公司的出路之一。
  
  绝招2 新攻势:全面试探两地市场
  除了王蓉、萧正楠、女生宿舍在香港和内地两边进行市场的试探,大国最近在安徽签了飘乐队、在东北签了二手玫瑰,在云南签了一个17岁的小女生,务求将艺人遍布大江南北,进行全方位的试验。
  李进说:“我经常说将来的巨星必然出自内地。我们只需要时间。希望通过我们的经验,然后利用内地的市场、资源、潜力去发掘人才。我觉得过去二十年的创作人才欠缺才是关键。创意人才是娱乐圈的精髓。”他指现在一些大的唱片公司单靠发行旧歌来赚钱是行不通的,过分当歌手是商品也不行。因为歌曲不能抛离其本质,不能向商业有太多的妥协。
  
  绝招3 新观念:摒除大香港主义
  “香港唱片业不景气,传媒也要负责。盲目地排斥内地歌手只能算是井底之蛙,有种大香港主义。人家唱得好他们听不到,只说人家老土。我拜托你们出来看看,什么是真正的out和in。香港粤语歌曾经很有影响力,但如果没有了包容力,没有新的刺激,它不会进步。”
  梅艳芳、张国荣、谭咏麟几个巨星后到四大天王,之后香港乐坛出现了巨星断层。大国是香港第一间在内地挖掘新人的唱片公司,并且由零开始。李进相信打破界限,凭自己的直觉和经验,定能发掘到有潜力的新人,走一条新路。
  
  ■ 点将台
  
  李进根本没有把暂时的萧条放在眼中,意气风发,评点起大国的爱将,更是手舞足蹈。
  
  王蓉
  近况:即将在工体开个唱
  自白:每个歌手都有自己最擅长的地方,我比较全面,从创作演唱到舞台的演绎,还可以做幕后的工作,看起来比别人好一些。李进给我80分高了些,自己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不管我出过多少专辑,我依然把自己当成新人,新人的状态永远都要超越自己,所以如果现在就打80分了有点高,如果从60分开始进步会比较快。
  困难是有的,有目共睹,内地歌手和香港台湾歌手一开始就没有站在同一个平台上。正因为艰苦的环境,内地的艺人有更高的要求。我常常打算唱粤语歌,因为我第一张唱片是在香港发行的,第一间唱片公司也是香港的,觉得对香港有特殊的感情。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内地宣传,所以粤语没什么进步,怕影响到歌曲的质量。如果我要唱粤语歌,一定先苦练。
  李进点评:底子好,因为毕业于广播学院,对媒体运作有基本知识。她自己会创作,有抢耳的旋律,对音乐有热忱。我给她这些年的表现打80分。
  
  萧正楠
  近况:工作重点转移北方。忙录音,新专辑,拍电视剧。
  自白:在北京三年,觉得自己成熟了,更能面对压力,国语慢慢进步。李先生安排我来北京也是想我衣锦还乡,我不会让他失望的。在香港打好了基础,在北京得到认同,之后就靠我把握了。回不回去香港不是重点,我打算在这买房子,我一直没有放弃香港,到我有一定能力的时候一定回香港跟大家见面。
  现在香港的唱片业比较困难,如果用心做还是能做好。我不会细分什么语言的歌,希望粤语歌和国语歌都做。因为我的身份比较特别,是香港歌手在北方发展,所以两方面都想做。 
  李进点评:萧正楠本来主攻华南地区,但想不到北方那边还更受欢迎。观众缘很重要,他出道的时候不错,有“后生刘德华”之称,希望他能Keep着这个势。衣锦还乡有很多成功例子,比如李玟也是从台湾红了再回香港,后街男孩也是从压轴红起来的呀。
  
  女生宿舍
  Elise
  近况:有钢琴女生之称的Elise(廖隽嘉)出身音乐院校,新歌《等等等等》混合了贝多芬的命运交响乐,词曲唱都大获好评。
  自白:我由小到大都是学音乐的,可以自己写歌、写词。李敏(梦剧院之一,李进夫人)教了我很多写词的方法。《心慌慌》连续改了四个通宵,每次给李敏看,她都说差不多,直到最后才算OK。
  李进点评:她是跟女生宿舍这个组合出来的,等各自的成员热身后拿到实际经验后再发拆出来。她是钢琴女生,可以自己作曲填词,别树一格。
  
  女生宿舍
  Toby
  近况:梁靖琪主攻香港乐坛。
  自白:我今年22岁,有11年在加拿大,11年在香港,所以母语是粤语和英文。分开发展和以前很不同,以前傻傻的,我是最怯场的,现在单独发展,要更加勤快,正在努力学好国语。
  李进点评:在国外读书,所以比较西化,比较“鬼妹仔”,希望她能多吸收外国的长处。因为父母是幕后人,所以比较熟悉娱乐圈的运作,对她在娱乐圈发展有一定帮助。
  
  飘乐队
  近况:大国文化的第一支签约乐队,刚推出新唱片。
  自白:李进先生对我们乐队的评价让我们感到受宠若惊,我们是这样理解李先生的话语:“崔健的歌词+黄家驹似的旋律+好歌词”就是我们的特点。 
  李进点评:他们是BEYOND以前的经理人介绍给我的。我觉得他们很不错,有点摇滚、流行和另类,是家驹和崔健的混合体。
  
  二手玫瑰
  近况:努力制作第二张专辑
  自白:大国文化是我们签的第二家唱片公司,我想我们当时看重是大国文化的创新精神和对工作负责的态度,大国文化看重我们最要的原因应该是我们的特色吧。香港市场我们还是很看重的,当然也包括其他海外的市场。
  李进点评:是被他们独特的风格吸引了。他们的东北腔很像鬼佬的RAP。这是流行音乐之外的一种类型,比较着重表演,比较极端。
  专题采写:本报特派记者 何颖珊

跳出“小岛意识”,香港唱片业自救者得救 

  2005-10-20 09:50:24  

 
  
  今日娱论
  今日主持 游威
  
  香港是个美丽的海港岛城,维港和太平山的灵秀山水造就了香江的传奇,没有一个华人城市能拥有像香港这样山海相连的气魄,因此不难解释香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缔造粤语流行曲辉煌,产生谭咏麟、张国荣、梅艳芳等一代巨星的“香港奇迹”。在八十年代风起云涌的乐队潮中,除了达明一派、BEYOND、太极这样一些深为内地乐迷熟知的重量级乐队外,有一支很有香港特色的原创乐队就叫“小岛”,以本土化和诗意化的方式歌唱香港的人文景象。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因为其相对封闭的“小岛”地形衍生出的“小岛意识”,使强大的香港唱片工业在经历20年的巅峰后,一旦遭遇到如“盗版”和“点对点非法下载”等洪流冲击时,竟然一下子弱不禁风,呈现山体滑坡般的颓势。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究竟什么才是救市良药,颇值得关心香港音乐的人士深思。
  发人深省的是,提出拯救方案的,并非环球、EMI、华纳这样的“四大巨头”,而是“大国文化”这样一家成立不到三年的本土小公司。董事总经理李进在一次谈话中说到:“香港唱片业不景气,传媒也要负责。盲目地排斥内地歌手只能算是井底之蛙,有种大香港主义。人家唱得好他们听不到,只说人家老土。我拜托你们出来看看,什么是真正的out和in。香港粤语歌曾经很有影响力,但如果没有了包容力,没有新的刺激,它不会进步。”听了这句话,我要拍案叫好,不是为李进的先知先觉和豪言壮语,而是为“自救者得救”这样一个浅显而深刻的道理。
  李进说,面对盗版和点对点的袭击,单纯抱怨是没有用的,这也反映出香港唱片业过惯了靠卖唱片过好日子的忧患意识的缺失。与其说曾经不可一世的香港唱片业是输给了盗版和非法下载,不如说他们输给了自己,输在对“音乐是为人民服务”这一真理的遗忘。思想保守陈旧的大唱片高层,还在这样的高科技数码时代憧憬十年如一日的唱片美梦,在坐享国际公司高薪的同时,自动自觉地放弃了为大众的服务,这样的背景下生产出来的唱片,有什么群众性和市场性可言呢?内地网络歌曲的兴起,其实就是新媒体利用网络的互动性直接与受众交流,在这个不再虚拟的赛博世界里,网民成了音乐的真正主宰者,音乐好,适合他们胃口,自然下载量、点击率就高;歌曲不对口味,任你多大的公司,多大宣传经费的炒作都没用。你可以关起门来继续耗资数百万去炮制一张自我欣赏的唱片,却无权为《老鼠爱大米》的高额下载利润眼红。因为,你背叛了音乐群众,音乐群众也自然抛弃了你。
  其实,MP3、彩铃等目前当红的新科技,相信只是现阶段传播载体的一种表现方式而已,不是所有的音乐产品都有机会在其中成为弄潮儿。只有表达当下时代心声、思想的作品,才可能广为传唱、财源广进。这个用市场术语来说,就是“满足受众需求”,但很遗憾的是,今日的受众相对于唱片的辉煌年代,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香港虽然还是娱乐重镇,但已不再是音乐话语权的中心,九州方圆的每一个地域,都在涌现新的时尚、新的潮流,本土性的文化在兴起。那种以香港人观念为中心,小情小调的流行K歌,生命力日渐萎缩,而富有地方文化色彩或者鲜明地域特点、年轻人自我个性的音乐,如刀郎、布仁巴雅尔、超级女声却方兴未艾。面对如此大势,香港唱片业的制造者和传播者倘若还顽固地以香港为地球中心,固守“小岛意识”,那么面临的唯一结局,就是被新时代的音乐群众PK出局。
  就大国文化的个案来说,个人觉得战略和战术上还有很多脱节之处,李进先生的宏伟目标很多仍在蓝图之中,但个人欣赏他的远见和对市场、对受众的尊重,在操作上,起码涌现了王蓉这样小投资大收益的成功个案。而这一点,恰恰是闭门造车的国际公司缺乏的,为了香港唱片业、也为了所有曾为香港粤语音乐投入过热诚与关注的支持者,赶快进行真正的自救吧,因为只有自救,才能得救!
  ■本报娱乐评论员 游威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