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明报周刊]獨家專訪 岑建勳謝寧 詳述離婚原因  

2005-10-22 19:5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岑建勳(John)跟謝寧說﹕「十一月三十日我們去吃頓飯。」十五年前的這一天,他們第一次拖手仔﹔一年後的這天,他們步進教堂,謝寧從此退出娛圈,相夫教子。

 十五年來,他們從沒吵過一次架,他甚至從來不曾對她說一句重話,更遑論喝罵她,「如果他喝我,我早就走喇﹗」謝寧說。然而,這對在朋友眼中的恩愛夫妻,在毫無預警下,突然宣布結束夫妻關係。為什麼﹖

 踏進岑建勳和謝寧的家,我們準備談及的是一個「嚴肅」的話題——他們的婚姻現況。兩位當事人的態度卻是輕鬆的,尤其謝寧,很有點「成身鬆晒」的感覺。

 他們並排坐,笑容幾乎沒有在謝寧臉上消失過,岑建勳是一貫的蹙眉頭說話,但從他的笑聲,顯示了這並不是傷感的發言。她親切的喚他「爸爸」,他也如常地稱她作「媽媽」。談話間,他會很自然地偶爾捉她的手,她也會不經意地把手放在他肚腹上。眼前的情景,像煞了「澄清婚變」。

 但,不。


 拖手宣布離婚


 開門見山,謝寧說﹕「我們是分開了,不再是夫妻名份,但仍是家庭一分子。」

 岑建勳補充說﹕「我們尚未辦手續,但已有協議,終止夫妻關係。不過,我們的生活方式沒變,我依然住在這裏。手續是要辦理的,但不急,有時間便去做,這是技術問題而已。當我把這決定告訴最好的朋友,我說我和阿寧拖住手宣布離婚,他的表情是多麼的錯愕﹗」

 謝寧說﹕「拖住手離婚,我覺得是很正面的,又不是吵架,扯破臉皮。」

 吵架對他們來說,是從來不曾發生的。客觀去看,是難能可貴,沒想到卻是導致婚姻破裂的其中一個原因。

  覺得他高高在上


 謝寧說﹕「不吵架,是因為我不敢吵架。當初認識他,從沒想過這位仁兄會成為我丈夫,因為我們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他是很能幹的男人,我很仰慕他、崇拜他,跟他結婚,也是基於這些。結婚時,我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人,生活簡單,在他身上,我學到很多,是亦師亦友的關係,但原來這也造成溝通上的障礙,很多事情都不敢跟他說,他的地位好像老師那樣,高高在上。」

 岑建勳說﹕「她說覺得不能與我平起平坐,我說我態度並沒有高高在上,何以她會有此感覺呢﹖我覺得這問題並不是很嚴重。卻原來,漸漸地,她覺得不開心。」

 謝寧說﹕「其實我一直想克服這問題,它很困擾我。我很羨慕別的夫妻可以吵架,吵完架便和好如初。而我有不開心總是忍,自己吞下肚裏,日積月累,造成了有問題也不敢跟他說。開心的還可以分享,不開心的就不敢告訴他,只能向朋友傾訴。我終於醒覺,夫妻應該是平等的。」

 對他又敬又畏


 一般夫妻間的小情趣,甚或打情罵俏,他們都沒有經歷過。岑建勳說﹕「我一向不浪漫,但我以為我對她已經使出少許招數,連Tina(劉天蘭)也說我現在進步了。」

 謝寧說﹕「我很脆弱、敏感,我怕他罵我,怕他不知怎樣看我,有心理包袱,所以很不開心。我開始反省,想學正面的吵架,但跟他在一起,我是做不到的。」

 年輕時的謝寧,帶點任性,我親眼目睹她如何把男朋友指得團團轉,「哈哈,你也知道我以前的性格,怎會是現在的小女人﹗」

 她意識到,過分的相敬如賓,有時候並非出於她自願,她無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對岑建勳又敬又畏。

 尋求心理輔導


 直至他們從台灣搬回香港,兩、三年前,她終於尋求心理輔導,「我不是一個不好脾氣的人,但也不是一個舊式女人,是有主見的,可是,跟他一起,我失去自我。其實阿John從來沒變,只是我有問題,所以需要找輔導,克服心理障礙。」她跟岑建勳說了,在她最後一次去見心理輔導員時,他陪她一起去,但情況並沒有很大改善。

 岑建勳說﹕「說真的,我們都很疼對方,任何情況下,都不想讓對方不開心。我從來不會say no,有什麼事便自己補位囉﹗」她同樣不會對他say no,頂多叫他不要抽太多煙。

 岑建勳的一些緋聞,並沒有影響謝寧對他的信任,她從來只會一笑置之,因為她知道丈夫不是那種人﹔岑建勳沒有澄清,也只是不屑解釋。

 拍拖講泰北談理想


 謝寧自問是個感情豐富、愛撒嬌、小鳥依人型的女人,但對岑建勳,她想嗲也嗲不出來,就算當年拍拖,他們也沒試過情意綿綿,而是講泰北、談理想。

 然而,過去已經歷過兩段失敗婚姻的岑建勳,根本從沒跟這種性格的女性相處過,第一任妻子區艷璋是他的「革命同志」,第二任妻子劉天蘭是智慧型事業女性。因此,當謝寧「勇敢地」道出自己的感受,他理性上可以理解,感性上卻是很不容易明白的。

 他也不知道,他和謝寧之間,婚姻危機早已存在,只是謝寧沒有表白,他便察覺不到。謝寧說﹕「我有問題總是抑壓,不讓他知道,永遠自己解決,我會躲起來哭。」

 起初,謝寧脆弱的時候也會對岑建勳落淚,但他的反應只是拍拍她的肩,「那種感覺就是﹕『兄弟,唔好喊喇﹗』如果他哄哄我,我可能會進一步多些說心底話,我覺得他的反應是沒有鼓勵我這樣做,自覺不應該再哭下去。」但岑建勳那硬繃繃的性格,卻認為「你想說自然會說」。

 去年底開始分房睡


 謝寧覺得十多年來已習慣這種相處模式,很難改變,她對岑建勳可能只會一天一天的怯下去,「我的年紀也日漸大了,是否該重新找一個能夠與我平起平坐的老公呢﹖」她開始想。

 去年底,謝寧首次向岑建勳提出心裏的想法﹕「我們是否應該改變一下彼此的關係呢﹖」也是從那時起,他們開始擁有各自的空間,謝寧搬到書房裏睡。

事情就此擱。個多月前,謝寧舊事重提,岑建勳才赫然發覺,「也應該認真處理一下了。當阿寧說出她對我的敬畏感覺,我覺得響了一下鐘,係喎,伴侶原來不應該是這樣的。」

 覺得無法挽救


 有想過挽救嗎﹖岑建勳說﹕「我覺得我是無法挽救的,這不是我所能做的事。」謝寧也說﹕「他沒有什麼事可以做的。也許是wrong timing,有時候想跟他說些什麼,他一皺眉頭,我便想說也說不到了。」

 他於是接納了她的想法,「我覺得疼一個人是要讓她開心,我不想讓她不開心下去,她還年輕。」

 他們同樣是基督徒,共同的宗教信仰,也無助於維繫這段婚姻﹖謝寧說﹕「如果不是信仰,這段婚姻可能更早完結,事實上我已不開心了很多年,理性上又講不出有什麼不開心,宗教令我們包容。」

 他曾為婚姻努力


 岑建勳有否自我檢討,自己會否是個不適合結婚的人呢﹖「我可以這樣說,我們結婚一星期便離開香港(移居加拿大),就是為了有更多空間,我作了很多改變,在關懷和家庭方面下工夫。可能因為我的性格不夠溫柔,我不會是那種她想哭時,可以借個肩膊讓她依傍的人,我可能會跟她討論她哭的原因,替她分析一番,那她只好按下自己。借個肩膊又不能解決問題的﹗」但女性並不是這樣想,謝寧說﹕「可能哄便沒事的了。」

 經過分析,岑建勳認為自己也許真的是個不適合結婚的男人,謝寧卻持不同意見,「我不是這樣看,可能只因為我這種性格,過不到這一關而已。他的家人覺得他在這段婚姻裏改變了很多,可以說是變了另一個人,他很疼女兒,把家庭放在最前的位置,我見到他的努力。作為一個老公,他是很高分的,他不會霸道,沒有大男人主義,給我很多空間和鼓勵,我是在他鼓勵下不知不覺成長的。」

 當他們取得共識後,兩人分別跟兩個女兒談過,讓孩子知道,雙親名份上雖然有所改變,但這個家是沒變的,由於他們給孩子的信息十分正面,孩子的反應也是正面的,大女兒說﹕「你們開心咪得囉﹗」么女說﹕「都冇乜分別﹗」

 岑建勳說﹕「大人分開,小孩子有沒有受影響,我覺得要看你怎樣處理,我敢說當年我和Tina分開,對女兒一點影響都沒有。」

  對愛情的嚮往


 一年前,岑建勳重新獲發回鄉證,自此成為「二五仔」,每逢星期二、五都會返內地工作,離港的次數更愈來愈多。做了岑建勳背後女人十多年的謝寧,也從那時起重新出發,開始自己的事業,在《明周》寫飲食專欄,在電台做節目、教烹飪。

 「這一年給了我反省機會,他不在家,我的生活反而輕鬆了,不用照顧他的情緒,更舒服,他在身邊原來給了我壓力。我本來不慣表達自己,出來工作後,得到認同,很有滿足感。」

 她沒有掩飾自己對愛情的嚮往,「我希望找一個具備他的元素的男人,但要有點小男人性格,體諒我,可以讓我嗲他,他也可以嗲我。心理上要平等,溝通要舒服,可以無所不談。」

 岑建勳說﹕「我的部分元素也要剔除吧﹖love and care我肯定有,tender就沒有了。」

 不過,要成為謝寧或岑建勳將來的另一半,必須具備的,還要有廣闊胸襟,因為他們有太多的「家人」了。岑建勳打趣說﹕「有哪個女人願意跟你約食飯,而你兩個前妻都在座……」

 這些年來,每逢時節,除非劉天蘭有約,要不然她和女兒YoYo(岑建勳長女寧兒)也會跟岑建勳、謝寧和謝的女兒寧童、寧樂「一家人」過節。「以後我們還是會這樣。」謝寧說。

 「會愈來愈膨脹囉﹗」岑建勳這句話,讓謝寧笑得花枝亂顫。他繼續說﹕「如果我將來那個,唔掂就唔埋得我度。」謝寧也說﹕「如果沒有這種胸襟,接受不了我們這種前夫前妻的關係,和我們的三個女兒,是很難相處的。」

 岑建勳更堅持,「我是冇得傾的,必須接受我這個原始家庭。我不會說『你同我組織個家庭』,我會說﹕『你join我個家庭。』」

 估計不會四度結婚


 不抗拒有第四段婚姻﹖「我估計我是不會的了。」謝寧插嘴﹕「Never Say Never!」他說﹕「一來我已經五十多歲,二來我的家庭還不夠大﹖我缺乏愛嗎﹖還搞這些﹖其實埕埕塔塔我是一向都不懂的。或許待我六、七十歲時,個個都沒空陪我,老來找個伴也說不定。」

 謝寧也說﹕「唔知,說不定老來也找不到適合的,我陪他也說不定。老伴囉,但不是夫妻名份。如果不是那種感覺,我抗拒用這兩個字。」

 岑建勳想,謝寧對他也許早已不是那種感覺,而是大哥哥、亦師亦友,卻不是情人﹔但謝寧對夫妻的要求,是要兼備情人的感覺。

 我問岑建勳會不會完成他那「兒童樂園」的「工程」(岑建勳本來希望生四個孩子,以此四字排行)﹖「不會了,都咁老咯﹗」謝寧說,他們的金毛尋回犬就是「寧園」了。

 十五年共同走過的路,從一開始已經是難忘的。拍拖時,岑建勳發起「救救小哥頓」行動,成立「香港骨髓移植中心基金」,把結婚賀禮全捐掉了。婚後,從香港搬到加拿大,從加拿大到台灣,再搬回香港,都是謝寧作先頭部隊,一個人把所有事打點得妥妥當當,讓「老爺」坐享其成。謝寧記得,二千年聖誕節前舉家回流香港,她提早兩個星期回來,當她替聖誕樹結上最後一根絲帶,岑建勳帶兩個女兒踏進家門。她總是扮演他的「後勤部長」,讓他可以全心工作,無後顧之憂。

 完美的好妻子


 岑建勳說﹕「她至今依然好純,很有愛心。這個人肯定可以寫推薦書,她是perfect wife。」「你從來沒這樣說過的。」謝寧開心地笑。「這是客觀評價。」岑建勳說。

 他們除了繼續是一家人,還會有另一種新關係,「我和她將會成為工作上的拍檔。我計劃在廣東省興建一百家戲院,已落實邀請謝寧全權策劃小食部。這是我拍檔的主意。」

 這一夜,他們說了很多很多話,當中大概有三分二是他們從沒在對方口裏聽過的。謝寧從前跟他一起接受訪問,也不會說那麼多話,她覺得如果不是彼此關係改變,很多話她都不會說。

 謝寧說﹕「結束這段婚姻,我是覺得可惜,但相對地,現在輕鬆晒,沒那麼多包袱和壓力,跟他溝通多了,說話比過去深入,多了一份了解。有很多說話,換了用朋友的角色去說,我是夠膽多了。」把問題解決掉的謝寧,開心得像個孩子。

 岑建勳說﹕「對謝寧來說,這是一種解脫。」

 這也是岑建勳願意詳談他們的婚姻狀況的原因,為的是讓謝寧得以「正名」,他不希望結束了夫妻關係,仍要謝寧背負「岑太」的虛名,他認為這是疼一個人的應有做法。

 婚姻中的「三角關係」


 岑建勳曾有過三段婚姻,當中與劉天蘭及謝寧的三角關係最引人入勝。所謂的三角關係並非三角戀,而是岑建勳與前妻劉天蘭及謝寧間,竟有別於其他離婚夫婦般面左左,反而三人行的好友式相處最為人稱羨。

 70年


 才二十歲的岑建勳與第一任太太區艷璋結婚,兩人在英國生活五年後離婚。

 84年


 岑建勳與劉天蘭早已認識,因合作徐克執導的《鬼馬智多星》而熟稔,進而發展成情侶。他們於八四年共諧連理,並誕下女兒寧兒,可惜婚姻只維持了短短四年,於八八年傳出婚變消息,二人召開記者會,作出書面聲明,指離婚一事並沒有牽涉第三者。雖然雙方已分手,但仍然是好朋友。

 91-05年


 岑建勳與謝寧相識多時,於九○年才由朋友進展成戀人。雖然兩人年齡相差十一載,但拍拖短短一年便閃電結婚。婚後謝寧淡出娛樂圈照顧家庭。九二年謝寧於加拿大誕下女兒寧童,九四年誕下女兒寧樂。○五年宣布離婚。

 選美入行 發展全面


 謝寧於八五年參選香港小姐,憑其獨特的氣質及口才成功摘下冠軍寶座。當選港姐冠軍後,與無線簽了五年藝員合約,做過司儀、主持人、接拍電視與電影,曾參與拍攝的劇集有《狄青》、《鑽石王老五》、《男兒本色》等,電影有《風塵三俠》等。現時在電台主持飲食節目《無火主席》、教烹飪和為本刊撰寫飲食專欄。

 撰文﹕黃麗玲


 攝影﹕賴飛鳳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