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专访]冯小刚:我不会玩弄人民的信任   

2006-05-24 13:4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5-24 10:01:56  

 
  
  本报记者法国专访《夜宴》导演
  冯小刚:我不会玩弄人民的信任
  
  法国当地时间2006年5月22日,中国导演冯小刚这一天正式向世界各地片商推荐他的新作《夜宴》。冯小刚戴着巨大的墨镜来到海水深蓝、海滩雪白的戛纳与记者见面,那副墨镜即使在采访的时候也没有摘下过。

  从这天起,中国人民的喜剧导演冯小刚多了一个身份——面向世界的导演冯小刚。这一天,有很多说英文的人争相和冯小刚握手问好,他也开心地用英文打着招呼。甚至,当周迅问他要不要一杯水润润嗓子时,他自然地回答了一句:“不用,我这儿有TEA。”
  
  【目标奥斯卡】
  我想去试一试,但只是玩一下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听说《夜宴》想去参加奥斯卡。你不是一个贸然出击的人,你觉得《夜宴》适合这类竞赛吗?

  冯小刚(以下简称“冯”):这个其实是制片人的想法,我也支持这样的想法。去试一试,看看是不是能够。有人说,奥斯卡跟我们的金鸡奖一样,就是美国的国家电影。实际上不是这样。南非的电影得了奖,连总统都到飞机场去接他,整个国家的人像过节一样。那你说,你在金鸡奖得一个奖的时候,人家会是这样的吗?我们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它是一个国家的电影奖,但是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影响力,差得十万八千里。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电影节的结果,那你这个金鸡百花是否能够得到全世界的关注?没有啊!所以那是一个有影响力的电影节,大家都把它当作展示自己国家电影的窗口。我觉得,大家也不要去嘲笑这个,因为它有影响力。这个就像我们说话一样。很多东北来的女孩子,说得像是香港台湾来的,为什么?因为她要引起大家的注意。如果能够保证别的地方有了这样的影响力,那么,可能广东女孩说话都带着唐山口音。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美国从各个方面来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国家。电影也是。所以,在这个上面大家不要太吃醋。

  参加这样一个游戏,当然你要做好准备。全世界的人都要去参加这样一个游戏,强中自有强中手。这个里面有很多的机缘巧合,所以也不能对它存在很大的幻想。只是玩一下。

  南都:国内的影迷中流传着这样一种担心。就是他们担心,冯导会不会去拍国际化的电影,把他们给抛弃了?

  冯:《夜宴》也是为这些观众服务的,也是要首先想到中国人民会不会喜欢它。同时我也会告诉你,那个喜剧我还是会继续拍。我会仍然很有兴趣。因为我觉得拍《夜宴》是偷懒的表现,因为拍喜剧特别耗神、耗心,拍《夜宴》就相对来说轻松一点。所以我还是会做出很好看的喜剧来。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夜宴》上映之前,不断有人提出质疑来。但是你可以看到,在中国,就是在这一代导演里头,有几个导演可以做到每一部都赚钱?我从来没有失手过,但是每一回都有人在质疑。我每一次都用观众的口碑和票房来回敬这样的质疑。《夜宴》也是这样。你看,这么多年。我不敢滥用我的信用。我也希望,这样一个品牌能够不断地增加它的含金量。所以我也不会掉以轻心的,不敢去玩人民对我的信任。
  
  【卖片成绩】
  买家觉得买值了
  
  南都:从法国卖片开始是《夜宴》走向世界的一步了,心情怎么样?

  冯:心情挺好的,抱着希望吧。这个地方阳光这么好,这么多的电影人汇集在这,然后《夜宴》也是在这有一个很重点的推荐。这些实际上已经和创作没有关系了,那么我觉得也比较放松,其实最紧张的是在创作的时候。

  南都:现在海外买家给你的反馈是怎么样的?

  冯:已经签了一些国家,还是不错的。比如说日本,买完后看到我们拍的成绩的时候他就特别觉得自己买值了。然后有很多,比如像德国的一些买家,他们都很吃惊,中国有这样的导演,拍像歌剧感觉一样的电影。

  南都:他们把《夜宴》跟这几年其他的古装动作片区别开了?

  冯:不一样,让他们觉得不一样。当然还有一些买家,他们希望看到完整的电影,而不仅仅是看片花。我觉得这个也可以理解。如果你让他现在就签,我觉得吧,他可能就会把价格压下来。如果你给他看完整的电影,他就更有把握,你提出的价格他就更有可能接受。所以这次来宣传的意义就在于不断地预热《夜宴》。
  
  【《夜宴》有啥不一样】
  原来是哈姆雷特Lady
  
  南都:片子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所以想就网络上大家讨论得很热烈的问题向您求证一下《夜宴》的不一样。第一个就是说,我们以前看到的冯小刚的电影在语言上特别有优势。但这是一部古装片,演员的台词一定会有那个时代的特点,是怎么处理的?

  冯:我所擅长的语言系统放在这里是行不通的,这就要尝试一种新的语言系统,这个对我来说也是特别感兴趣做这个尝试。我非常幸运地得到了盛和煜编剧的帮助。其实我之前比较忧心忡忡的就是你说的这部分,就是拍一个古装片到底应该怎么说话。你拍太文了人家听不懂,太通俗了人家说这不是古代。怎么把握?盛和煜的台词写完了后我就觉得他非常别开生面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语言首先是朴素内敛的。然后呢,短句很多,偶尔有一些长句。然后既然它脱胎于《哈姆雷特》,它也同样有那种诗意的、含义深刻的句子,这也能够做得到。但是每个人都能保证不会说我听不懂,这话什么意思?然后它有很朴素、古代的那种感觉。它还是像口语多一些,古代的口语。

  南都:你和中国观众之间已经建立了一种难得的信任感,但是这种信任感其实也随时会变得脆弱。现在的古装大片一说出来,可能观众就会有很多联想,不管事实如何,实际上现在这类片子是面临一种信任危机的。《夜宴》有什么不一样?

  冯:第一个呢,就是说可能你说的这种信任危机的说法也未见得成立。因为你知道一个片子卖到两亿人民币或者一亿七八千万人民币,它没有自己的口碑不能卖到这个价钱。仅靠宣传是做不到的。当然媒体可能看完了不喜欢,但是媒体呢就会想当然地代表了观众,做了一个观众也是这样认为的假象。但是可能未见得是这样。因为票房在那摆着。你要说硬靠宣传,我觉得可能卖到五千万就打住了。但是它能卖到那么高,说明观众也是买账的。但你的说法也可以说从某种角度上是成立的,原因就是导演在拍这种大制作的电影的时候他的注意力被分散在很多枝节上,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人物和故事上。《夜宴》呢,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就得到了高度的重视。我们就很警惕导演在拍大制作的时候很容易犯的错误。我们尽量避免,我们不要受到那么多诱惑——个动作设计得特别啊,这个服装多么精美啊。导演的注意力被分散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观众的注意力也集中不起来。他不知道你要给我什么,重点在哪儿。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有节制,我们要知道观众的注意力被引到哪里去。我认为《夜宴》不太会出现观众不能被故事所吸引的情况。

  南都:第三个问题就是说《哈姆雷特》这个故事是大众所熟悉的,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那《夜宴》的剧本和《哈姆雷特》这个故事之间的改动有多大?它在故事上有百分之多少的故事是新的,可以吸引别人的悬念的?

  冯:其实呢,我原先也是有你这样的一个看法,就是说大家对《哈姆雷特》都非常熟悉,但实际上在中国并不是妇孺皆知的。大家知道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再让他多说三句话他都说不出来。然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故事呢?我确实问了很多年轻人,他们都不知道。隐隐约约。然后《王子复仇记》那个黑白的电影也是给很多人留下很闷的印象。那么选择这样的故事,我们把它变成一个中国的、放在五代十国这个时候的故事。改编成这样,也是考虑到海外市场。大家可能对这样一个故事,一说,哦,说你这是什么,这是一个《哈姆雷特》,他已经知道你的人物关系了。就是他有这样一个文化准备,但是对中国观众来说,我觉得它基本上是一个崭新的故事。然后我们的重点是在皇后身上,就是章子怡,所以你当然知道,这个改动会是非常大的。所以我们说它是一个“哈姆雷特Lady”,这个是很不一样的,对吧。然后结局、人物关系也都做了非常大的调整。所以它从那儿脱胎出来又远远地离开了它。

  南都:章子怡是真正的复仇者?

  冯:(沉默)你可以这么说。
  
  【点评章子怡】
  这是超值的选择,《夜宴》成败在于她
  
  南都:现在这个片子在海外看好,你觉得吸引他们的东西中,章子怡个人的作用有多大?

  冯:我觉得袁和平啊,章子怡啊,还有这么一个“Lady哈姆雷特”的概念都使他们会觉得,哦,有意思。

  南都:章子怡参加过很多大导演的电影,大家能够感觉到她在不断进步。在《夜宴》里面的表现,是不是真的跟很多人说的一样脱胎换骨?

  冯:章子怡我觉得是一个超值的选择。一方面,她出色完成了这一次角色的创作。一方面她也运用她的影响力,不断地推动《夜宴》,推动中国电影。所以合作是非常愉快的。然后,我还真得说,章子怡不是来打劫银行的,她是真正做足了功课,把心思放在这个剧本上,放在这个人物上。她把这样一个复杂的女性,每一个层面都表现得很出色,同时也很准确。你知道,一个年轻演员特别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她用一个方式来对待不同的人物关系,但在我们这个戏里,章子怡对吴彦祖、对周迅、对黄晓明、马精武、葛优,每一个人物的关系都找到了恰如其分的尺寸。这个需要我们帮她来分析,当然更多的是需要她有这样的悟性和充分的准备。所以这部戏演得很用心,我说成败在她,并不是说其他演员不重要,但是毕竟她的戏份是最重要的。她如果演砸了,这部戏就很难看了。让我很欣慰的是,她达到了我的预期。

  南都:她能够达到这样的预期,你是怎么指导她的?

  冯:实际上我觉得我们都需要共同地把剧本吃透,把角色吃透。我觉得我其实没有怎么去调教她。我只是帮她做一个判断。就是你这样做是不是准确的,我是不是看着舒服。

  南都:你是不是让她做ABC你来选?

  冯:不是。就是她每演完一个,我们来判断,OK,就可以。好像不够,就不可以。我没有能力去教演员演戏。如果你不会演戏,我教你演戏,那我不就成了老师了?我选择的都是能演戏的。我只是让她变得更自然一点,更真切一点,所以更重要的还是靠她自己,我们挽救不了演员。所以章子怡她是具备这样的悟性和潜质,她拿到这样一个复杂的角色的时候,她能够有一个很好的发挥,也是前几部电影实践经验的累计。到这一部电影她就产生一个厚积薄发。

  南都:是不是也与这个有关:就像打乒乓球,你要打一个球,接过去。葛优的表演给了她动力?

  冯:我们这部戏里面,每一个演员其实都是很有实力的。所以这个对章子怡的表演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反过来,章子怡的表演对这些演员的表演也是有很大的帮助。时间的关系我不可能一一地说,但是我觉得,每一个演员都在帮助章子怡。

  南都:能举一个例子吗?

  冯:和她演对手戏最多的是葛优。我觉得葛优的那种不动声色的表演,很准确,这样使她觉得,她不是在和一面墙演戏,而是和一个人演戏,这是很不一样的。
  
  【章子怡葛优激情戏】
  这场戏有“中国特色”
  
  南都:葛优和章子怡之间有一段观众比较关心的激情戏。能问您这段戏的尺度大概是怎么样的吗?

  冯:尺度肯定是在审查的尺度之内。这个戏因为它有这样的人物关系,所以必定有这样的戏。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把这段戏拍得不尴尬,怎么生动,怎么有中国特色。

  南都:有中国特色是什么意思?

  冯:我们就想到了这样一个,大家会看到葛优拿着一个玉的抱枕,给章子怡做一种类似按摩推拿的戏。我觉得这个很有韵味,大家看了也不尴尬。

  南都:动作戏在这部片子里面,占的成分不是很大?怎么理解动作戏在《夜宴》这部电影里面的作用?你觉得它是一个小配料?

  冯:这个是和复仇、阴谋有关系的。所以,一个人掌权了之后,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他就要把威胁自己的人杀了,这里头就不可避免出现,跟动作有关系的杀戮的场面,然后,被赶杀的太子也会有一些反抗,也会有一些动作的场面,包括后面的复仇,所以,它是必不可少的,它就是恰如其分地承担了它在这方面的任务。

  南都:在颜色上我们看到,现在曝光的海报都有点意外。就是我们预备要看一个很华丽鲜艳的东西。因为一般的大片都是整个很鲜艳华丽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色彩比较暗的。我想知道在图像的处理上,你是不是有意避免观众的注意力被吸引到画面上?

  冯:只能说,我认为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那样。你知道吗?真正的皇室它是很有自信的,它不用炫耀,你越往上堆,越炫耀,越不觉得你高贵。你看到有一些下层的穷人,他们戴了很多的金链。他挂满了这些金链就是为了告诉你,你不要看不起我。反而让你觉得更看不起他。我觉得一个皇室的颜色也是这样。
  
  B03-B04版 

  采写:特派法国记者 陈弋弋 录音整理:实习生 林燕德 肖琳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