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专访]陈奕迅:感激上天赐我一个女儿  

2006-05-26 13:5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5-26 11:26:53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南都大牌档
  
  今期主持:林燕妮

  林燕妮:十七岁负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取得遗传学学士学位。其后于香港大学考取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可谓文理皆精。足迹踏遍世界,视野广阔。迄今出版小说及散文集六十余种。曾获得“香港第二届艺术家联盟”最佳作者奖。
  
  今期嘉宾:陈奕迅

  陈奕迅:香港艺人。1995年参加香港第十四届新秀歌唱大赛获得金奖后加入娱乐圈,经过十多年磨砺,创作演唱俱佳的陈奕迅现已成为华语乐坛最受欢迎男歌手之一。
  



    摆拍一张,难得陈奕迅有这么斯文的表现。


  第二个阶段的新歌王

  跟陈奕迅做访问,你不会写下很多笔记,因为他每提及一首歌便会唱起来。上次访问他,听他唱歌听得很投入,回家一看笔记,却没写下多少行字,一切得靠记忆,把他唱的和讲的像拼图游戏般拼好,才能完成一个画面。

  这次就不让他唱歌了,不然《南都》得附送Eason(陈奕迅的英文名)的“访问CD”了。

  我耳朵很好,当过几次“华声新秀赛”的评判。陈奕迅是第十四届(1995年)的冠军。那届我不是评审团成员。当时我不认识他,但觉他天生一副好嗓子,音准、拍子准。最难能可贵的,是上天赐他吐字有情的歌声。不少歌手都音准,嗓子不错,可就缺乏了吐字有情的天赋,再努力去演绎歌词也不动人。

  正如写作,有些作者什么字都不会写错,文法亦完全正确,奈何写出来的东西不感人。唱歌也是一样,不感人便不感人。借用陈奕迅的一句话:“努力不等于好。”

  自从张学友获得“香港十八区”歌唱比赛冠军之后,等了好多年都等不到一把动人的嗓子,陈奕迅的出现实在让人心头一喜。

  如果说张学友是现今香港歌王,那下一个便是陈奕迅了。   有一样是所有女人都会喜欢陈奕迅的:八卦周刊不停数说他的太太徐濠莹挥金如土,是个购物狂。陈奕迅却说无所谓,她爱买什么便买什么,她并非乱花钱。

  这是我第一次听见男人说不介意自己的女人花钱。陈奕迅不是帅哥,但一个帅而吝啬的男人是很讨厌的。没钱没办法,但赚得起便花得起,何况是自己最爱的女人?

  有些男人很不堪,连女朋友花她自己的钱都不高兴,最好把钱全部送给他。他的经理人陈家瑛说,徐濠莹其实没什么,她对陈奕迅的父亲和家人都很好。
  
  我这人很好奇,从来都不会当自己是主角

  陈奕迅外表新潮,那天他所穿的是裤裆低到膝盖的Hip Hop裤子,令秋官(郑少秋,作者约了他同一天做访问)为之侧目。

  Eason一样在观察秋官。他说:“我这人很好奇,从来都不会当自己是主角,倒时常观察别人。”

  他是个很整齐的人,家里的东西都收拾得整整齐齐。

  至于他的头发——“等一下,让我把头发拨好。”他把本来竖起来的爆炸装往左右拨,以备拍照。其实拨不拨都差不多,不是往上竖起便是左右横立。

  他是个很认真,亦是要求很高的人。两年前我访问他,周刊把他在英国留学印成美国。他记了足足两年。

  “我得向林振强(编者注:林振强是林燕妮的弟弟)道歉。”陈奕迅说。

  “林振强已经逝世两年多啦。”我奇怪。“还是要道歉的。”他坚持:“林振强写给我的《天下无双》,曲词交来时,纸是这么折着的。”他用小餐巾示范,“那句应是‘不削我对生命眷恋’。但褶皱就在‘削’字中间。我看不见另一边,唱成了‘不肖我对生命眷恋’。很是遗憾。”(粤语削、肖不同音)。
  
  1999年12月30日夜,十万港元酬劳

  “我第一次听你唱林振强的歌是《天佑我的爱人》。你边唱边打哆嗦,还说:‘我连唱慢歌都那么High,唱快歌岂不更High!’”

  那是1999年12月30日夜,李泽楷请了美国黑人歌后惠特妮·休斯顿到港,在会展中心举行的“千禧年舞会”当演唱嘉宾。

  小小超(李泽楷的别称)认真大手笔,把惠特妮整家子请来,歌酬当然是天文数字。

  我们直玩到凌晨三时,才发觉还有几个“英皇”新人站在大宴会厅的另一端,无照明无高台,要等到惠特妮唱完他们才能表演,而惠特妮那个台是他们不能上的。

  他们几个“英皇”新人,包括容祖儿、谢霆锋等都不起眼,亦没有人理会,我和我的朋友是抱着“同情”走到乌黑的另一端听他们唱的。

  那时,其他的个个都唱不好,亦不起眼,只有陈奕迅一个唱得出色。“你们觉不觉得很惨?”我是那么想的。

  “不惨,人家玩我们也玩,不晓得多开心。而且还有十万港元酬劳呢。”

  1999年陈奕迅未算走红,其他几个更未有分量,我本能地问:“十万块钱给你们几个?”“不是。每个人十万啊。”他告诉我。小小超真阔绰,那时给一万他们都唱了。

  “其实嘉宾几乎都跑光了,余下的寥寥数人不是醉得趴在地上便是神志不清,压根儿没什么听众。”
  
  我反叛,我喜欢打破边界

  “伊神”是香港传媒给他的昵称,跟他的英文名字Eason发音相近。他之所以到英国念书,是因为“伊神”爸爸是政府公务员。公务员的子女若到英联邦留学,是有津贴的,到美国或其它地方便没有了。

  说起爸爸,他说:“他是元朗乡下仔,十几岁便替人做维修工作,他数学很好。后来加入了政府,他觉得工程师有出路,还拿到奖学金修读工程学。”

  “爸爸的嗓子很好的,不过太矮,只有1.6米,不能做歌星。”

  “我从12岁到21岁都在英国念书,大学修建筑系。我喜欢英式幽默。Would you care to have a cup of tea?”他说起英语来。港人说话常常中、英语夹杂的,这是香港特色,没什么不好,几国语言一起说都没问题,不过中国人必须识中文。

  我问他:“那么为什么英国流行乐歌手都以美式英文发音?”

  他答得很快:“第一,美国市场大。第二,美语唱歌听上去舒服点。”

  “我喜欢语言。那是人与人之间的桥梁。我小时候没想过做歌星,只想做‘世界小姐’翻译员。女孩子们漂亮嘛。我念大学时都见到很多美女。”

  “我入乡随俗,到了说国语的地方便说国语。我的求知欲很强。我去到内地或台湾便说普通话、国语。那让人家不觉得我只是港星,也觉得我尊重他们。”

  “唯有TVB需要在他们的中文台讲广东话,在其它台都不可以讲广东话的(合约问题)。”

  “我反叛,我喜欢打破边界。在有线台我便说国语,我也讲英语。广东话的歌唱范围愈来愈狭窄,单这一样已限制了广东话市场的发展。”
  
  现在高科技泛滥,人却没进化成为另一种生物

  他的经理人陈家瑛说:”幸而陈奕迅长得不好看,他的发展才没有掣肘。他很敏感,情绪化,但却爱撒娇,要人疼他,会一头枕在我的大腿上,他的头又大,不过我很享受跟他一起听音乐。”

  “伊神”爱说故事,说时神情冲动,“我爱表演,所以也很想拍戏。在旧公司(英皇)常常看拍戏,最多会每天九组,那当然有不好的了。我觉得还是别拍那么多的戏好,顶多一年一部。那么我便多点时间唱歌和录音。”

  香港在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高水准的歌星很多,非常灿烂。

  “伊神”觉得,自从1997年回归后,虽然与政治无关,但不知怎的香港歌坛却水平大跌。“2000年后,资讯科技太发达了,人类仍是人类,是追不上新科技的。”

  “新手机不停地换,拍照,三百万像素、四百万像素,其实一般电脑是不能解那些像的。”

  “时下道德观念低了,人们不再去想什么了。他们都是为换手机而换手机,不是为了打电话。电话里面人的声音不见得特别好听,只会特别嘈杂。”

  我们一致怀念很久以前的黑胶大唱片。“那些声音逼真得多,能够把歌手和乐器的声音录得滴水不漏。”Eason慨叹,现在的CD压缩得那么小,单靠一条电线,歌声已变成讯号了。

  “声音是需要空间传送的。比如看电影,在电影院里面看,震撼力便很强。现在的CD,用最小的空间装载最多的讯号怎会好好?现在高科技泛滥,人却没进化成为另一种生物。”
  
  十年了,十年了

  访问时不让他唱歌,才有机会发掘他充满知识和想法的脑袋,我觉得他聪明,爱思考。亦喜欢他在访问时完全没有千篇一律的公关话,他会跟你交换脑电波,他亦不会拼命说保护自己的话。我最怕访问那种”公关自卫人“,那是假人来的。

  “很多人说,十年了,十年了。正是十年过了我才有今天的成绩,我觉得刚好训练完第一个阶段。”

  “我们都一齐度过艰辛困难的岁月。可能因为我生了个女儿,结婚了,爸爸的官非也过去了,完全清洗了,第二个阶段得重新学习和欣赏。如今有点乱,我还有没有资格呢?是不是该先批评自己呢?很多未知数。但那反而让我更好奇。”
  
  我很开心,上天给个这么好的礼物给我

  谈起女儿康堤,他一脸窝心陶醉的模样。我问:“为什么叫做康堤?”他答道:“她的英文是Constance,忠诚,恒久,优雅,多好的名字。康堤是填词人黄伟文替她改的,发音相近。”

  “伊神”的声音相当厚。他说黑种人天生声带一定比中国人厚,连假音都比中国人厚。“我的中学黑人同学学得一口很纯正的广东话。”他说。

  黑种人似乎学普通话都学得字正腔圆。我还在电视里看见一个黑人唱京剧花脸,很棒!美国人爱卷起舌头说话,怪不得他们很容易学得一口京片子。

  中国传统不说“我爱你”的,用广东话说特别尴尬,唱出来亦别扭。

  “伊神”想了几秒钟,轻轻用广东话哼着“我爱你”:“不,也可以好听的,你听我这么唱法不也很好听吗?”他再唱一次“我爱你”,很温柔,原来他把这三个字在口腔后部发音而不在前面,那便不生硬了。

  跟他讨论音乐真是很有趣,他老是不断思考和尝试:“我不甘心,我认为用任何语言唱歌都可以好听的。”

  不久之前他刚跟阿LAM林子祥合唱:“阿LAM的Key(调)很高,我的Key比他低。”

  “那怎么合唱呢?”我问:“乐队不可能同时奏两个不同的调的。”

  “可以合唱的。这样:太高音那句时阿LAM唱主音,我唱和音(即是有如二部合唱的二音)。太低音那句则我唱主音,阿LAM唱和音。”

  总之谈到唱歌,Eason总有解决方法的。如果每个歌手都愿意像他那样多用脑袋便好了。阿LAM都是思想型的,他们两个合作挺有趣。

  “可惜很多演唱会主办人对歌手不负责任。”那包括很多方面,搭台,音响,宣传及其它方面的配合。

  “伊神”很有礼貌,很庆幸他没有对我说公关的、面面俱圆的话。跟他聊天,总有思想上的交流。

  “我已经很感激上天赐我一个女儿,我很开心,上天给个这么好的礼物给我。我这个人很爱看这看那,太多东西我不能传给女儿了。”(才一岁多,来日方长吧?)

  “伊神”最近在广州第三届劲歌王中收获也不少,“劲歌王”、“劲歌王至尊金曲奖”(《浮夸》)、“传媒大奖”,不用我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