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明报周刊]不要惹我 郭少芸  

2006-07-13 15: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樂壇插班生》中扮徐小鳳,角色性格也是一個奄尖霸道的阿姐。

郭少芸曾常以性感打扮出席宣傳活動,後來一句「我不想再cheap下去」,打扮收斂起來。

郭少芸做了四年秘書,停薪留職參加選美,入到十二名但沒名銜,想不到自此入了娛樂圈。

郭少芸和阮兆祥在《錦繡良緣》演夫妻,後來《皆大歡喜》開拍,她已離開無線,角色由趙學而取代。

入行後甚少穿泳衣,這是她九二年選港姐時在英法拍外景的造型。

郭少芸和劉少君拍《真情》時傳緋聞,雖然對方有家室,但她說大家是成年人,知道不是事實就不用避忌。

轉行後,因適應不到生活轉變,和同居四年的編導男友鍾國強分手,現在的感覺是可惜。

拍纖體廣告,宣傳照被電腦加工成走光相片,上了雜誌封面,她氣憤得終止合約。



  郭少芸駕着迷你車而來,趣致可愛,但看她泊車,瞻前顧後,目光卻不甚可愛,途人都注意到有個看來不太友善的女司機,步步為營。

 郭少芸眼大,有點兇。由《真情》的巴渣太太,《錦繡良緣》裏的霸道娘子,到現在《法證先鋒》的調查員,她從未飾演過可愛女人,溫馴、怕事、嬌滴滴,她戲裏戲外都不是。

 五年前離開無線,做廣告客戶經理,做餐廳老闆娘,去年回巢,她學得更硬朗。復出接拍第一個纖體廣告,宣傳照被電腦改成露毛,她怒不可遏,乾脆終止合約。

 「我不是好欺負。」性格中有隻刺蝟,攻擊能力不大,但自我保護機制很強。

 離開娛樂圈那幾年,做過餐廳老闆娘,闖過天地,性格更硬,和男朋友分手後,連依靠的肩膊也不用了,樂於長駐單身女人營。

 轉工導致與男友分手


 在郭少芸的迷你車裏,駕駛座位旁放一疊文件,彷彿日理萬機,原來,她的身份除了是藝人,還兼職經營餐廳,保留半個餐飲業從業員身份。

 ○一年A她離開了無線,回復白領生涯,在姊姊開設的廣告製作公司上班,卡片上印的職位是客戶經理。

 一年後,她和姊姊合資開餐廳,做了三年老闆娘,○五年租約期滿結業,蝕了一筆錢,但賺了人生經驗。

 「這四年,好像去了深造,不是讀演技班,但增了內涵,開了眼界。」別人讀大學,三年交學費十萬,她說蝕的錢也差不多,無怨無悔。

 唯一可惜的是,工作壓力導致感情有變,跟同居四年的編導男友分手了。事業勇闖新天地,卻付出了意想不到的代價。

 「那一年,生活經歷了一場驚濤駭浪,很多事情要適應。一些很簡單的事,譬如和同事去食午飯,突然有人遞張廿蚊紙來,叫我簽名,也令我好尷尬。」

 她自己也想不到,由一個階段過渡到另一階段,心理壓力如此大。

 「巴士阿叔有壓力,就去罵人,而我呢,心情不好,回到家裏,覺得同屋這個人不明白我,沒有傾訴對象。」

 男友通宵拍劇,清晨六時收工回家,她在睡覺,聽到他砰砰在煮麵,她心裏暗罵﹕「喂,我明天返九點呀。」

 兩個人開始有磨擦,開始吵架,接連吵架的氣力也沒有,再下一步就是分手。

 難再遇到同樣好的男人


 郭少芸入行十四年,承認過的男友只有一位,在無線任職編導的「高佬」鍾國強。九九年,鍾國強遇上交通意外,重傷並一度昏迷,她每天到醫院探病,由好友變成拖友,相戀幾個月即買樓同居。她也承認,自己是一個勇於去愛的女人。

 同居幾年,她對朋友說,和男友的關係像老夫老妻。父母也當她已找到歸宿,姪兒叫她「小姑姐」,叫她男友做「小Uncle」,兩個人只欠一紙婚書。

 「他是一個百分百的好男人,有時好到過分,開車送朋友回家,由清水灣送到西環,初時我也罵他被人搵笨,但慢慢從他身上學到做人要好心腸。」

 跟他分手三年來,郭少芸的感情一片空白。現在,她對前度男友仍讚不絕口﹕「他對我很好,很關心我,很疼我。」

 一個月前,她到菲律賓拍《賭場風雲》,對方正是同劇導演,她說兩人並非無可能舊情復熾。

 「將來,都很難再遇到一個同樣好的男人,He's so nice。」

 老友梅小惠叫她要擴充生活圈子,她說自己並不急。朋友提議約她吃飯,順便給她介紹男人,她非常抗拒。

 「對工作,我無懼,我勇往直前﹔對愛情,我一點都不aggressive,我寧願將時間留給家人。」

 自創羊肉蘿蔔糕賣斷巿


 她那幾年的經濟狀況是,替姊姊打工,有固定月薪,但收入比不上做藝人。

 「要學東西,愈年輕愈好,趁早拋個身出來,不能太遲。年紀太大做trainee,不好意思。」

 她在無線做了九年,未拿到老人金牌就離開,當時已年過三十。

 「開餐廳蝕錢不要緊,最重要你知道自己還有earning power,蝕了可以再賺回來,在外面學到東西也是一種知識。」

 當時,她在銅鑼灣耀華街上班,中午常去蘭芳道一間餐廳吃飯,有一天,餐廳倒閉了,她和姊姊、姊夫忽發奇想,把舖位頂了來經營。

 「三個清兵,心口寫個『勇』字,毫無經驗,一手一腳請廚師、請侍應、設計餐牌,餐廳開了,傳菜、收銀什麼都做。」

 她上午在製作公司上班,中午到餐廳捧餐,下午回辦公室繼續工作,到了晚飯時間,再去幫手收銀,在耀華街和蘭芳道兩邊跑來跑去。

 「當日我不知就裏,做了藝人,後來無厘頭走去做餐飲。證明我有大膽嘗試的性格,一直向前。」

 她的餐廳以羊為號召,在農曆年創出羊肉蘿蔔糕,廚師也接受不到,怎料賣到供不應求。

 「餐廳的侍應二十歲出頭,他們的工作態度是『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我不知為什麼現在的年輕人這樣想,我或許不知天高地厚,但不怕錯,錯了可以再來過。」

 在律師行做秘書


 不怕錯,可以說是勇,也可說是蠢,郭少芸一直就有這股勁。九二年參選港姐,沒得到任何名銜,卻是那屆唯一仍留在娛樂圈的佳麗。冠軍盧淑儀,幾乎沒演出過,就做了李克勤背後的女人﹔另外有個梁思敏,是第一位拍三級片的港姐,接就銷聲匿,只有郭少芸直到現在仍劇接劇。

 她中學讀天光道官中,不愛讀書,只有英文一科好,中五畢業後做秘書,在的近(Deacons)律師行上班,上司是洋人,她負責打律師信,英語說得漂漂亮亮,在中環麗人當中,身份和薪金稍高,生活本沒值得投訴的地方。

 一次,在街上被模特兒公司發掘,像《警訊》個案一樣,付錢上化妝班、影靚相,獲聘行天橋的機會卻一次也沒有,只在《火玫瑰》中做過臨記,上遊艇穿泳衣開工,拍了一天只得幾十元。

 笨女孩不覺得受騙,模特兒公司慫恿她去參加港姐,有專人陪去買衫面試,她覺得不妨一試,沒問家人意見就報名入圍了。

 「我記得跟老闆講,我要請假兩個月去選美,他贊成﹕『That's great.』讓我停薪留職,連留職的文件也是我自己打的。臨走前,我跟他說﹕『I'll be back.』沒想到一去沒回頭。」

 朋友嫌性格麻煩


 入了娛樂圈,她常被安排演巴渣女人,幾乎已定了型,監製選角必有原因,她也同意自己戲裏戲外做悍婦,都入型入格。

 「現實中的我,幾bi-li-ba-la,幾口齒伶俐,性格幾奄尖,我現在已經冇咁bitchy,以前多,身邊朋友都說我麻煩。」

 麻煩之一是,她不肯行路,約她吃飯,餐廳和停車場之間,不可超過十分鐘行走距離。

 她很少做溫婉可愛的小女子,拍《真情》時,和戲中丈夫劉少君傳緋聞,對方的太太周秀蘭表示不滿,她毫不畏懼,和劉少君繼續出雙入對,儼然小夫妻。

 「你說別人有太太,應該避忌些,我去到最終的想法是,只要事實不是,我就不會在意。大家是成年人,都清楚什麼是真是假,大家都明白,做這行避免不到。我不怕別人講,和林家棟傳緋聞,也傳到沒有反應了。」

 她自認不好惹,周刊寫她和王賢誌在澳門開房,她入稟高等法院控告誹謗,要求作出賠償。

 「我打電話給酒店,他們是文華集團,定位都很高級,我投訴他們的員工屈我當日在酒店住,事實上我沒有,他們給我解釋囉。由於牽涉官司,他們破例將當日的住客名單給律師看,結果我告得入。」

 演慣霸道女人角色


 郭少芸性格夠硬,離開無線後,在家中看《金枝慾孽》,後宮女人鬥個你死我活,她看得技癢。

 「我想做珠姐(陳秀珠)的皇后,幾有霸氣,我在無線這麼多年,好多人都覺得我幾大家姐,霸道女人適合我,柔弱的角色我做得不多。」

 回歸娛樂圈出師不利,她接拍纖體廣告,宣傳照被電腦加工,變了露毛相片,成為雜誌封面。她拿出原相刊登求個清白,並要求終止與收身公司的合約。

 「我不喜歡這種宣傳,如果要這樣,才能得到一個封面,我寧願不要,唔使客氣。

 「本雜誌說我在現場沒穿內褲,有乜可能﹖除非我神經病,我又不是拍寫真集,真的很過分。我有我的底線,你不要試我的極限,否則我會還擊。」

 回到電視台,她覺得自己更硬朗,在《法證先鋒》演CSI調查員,她說﹕「要硬朗,過去四年我真的過得好硬朗,好pro,這類角色我勝任得到。」

 做完訪問,郭少芸拿文件回去,繼續為姊姊在朗豪坊開的第二間餐廳做策劃,雙線發展,不靠男人。

 郭秀雲


 不止一次,聽見人將郭少芸說成郭秀雲,她自己也說笑,就當有個孖生姊姊,叫做郭秀雲。

 「有時一起開工幾個月的同事也叫錯,正如我老友王賢誌,有個孖生哥哥叫黃智賢,很多人都搞不清。」

 另一個更巧合的是,郭少芸離開電視圈那幾年,傳過被姓龐的商人照顧,打本給她開餐廳。傳聞中的龐姓商人,正是郭秀雲的丈夫龐傑。

 「郭秀雲的丈夫是誰﹖我不認識他喎,從來沒有一個朋友姓龐。」

 她笑記者﹕「你料咁流。我有手有腳,不用別人照顧。」

 事實是,她和編導男友拍拖時,收入比他高,她一點也不介意。他們當年閃電同居,夾錢在清水灣買屋一起住,後來分手時,她自願遷出,心平氣和地解決了供樓的金錢問題。

 能夠一起過了開心的幾年時光,已經是錢買不到的回憶,要計,也不知如何去計,郭少芸是真的這樣想。

 撰文﹕王志強


 攝影﹕蔡豪


 服裝﹕Bella


 場地﹕TEO(天文台圍)

那个男友就是和唐宁传的那个吧?
  评论这张
 
阅读(8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