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明报周刊]眼淚換不到同情 關心妍  

2006-07-20 16:2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關心妍自認沒姿色,出寫真集,底線是一件頭泳衣,可惜這批照片因版權爭拗沒推出。

出道兩年,即在紅館開個唱,雖然好壞意見參半,但她說沒有走音,老闆開心,已算交足功課。

去年,關心妍向本刊哭訴與公司續約出問題,談及周麗淇時說「不夠她犀利」,結果後來她要道歉平息事件。

和周麗淇由誤會開始,被傳爭寵,經過一番風波後,二人變成朋友。她說不是做戲,太刻意會毛管戙。

年紀小小已有表演慾,喜歡跳上梳化唱張德蘭的歌,做歌手是矢志不渝的夢想。

關心妍未入行前,母親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錢,包括買最貴的色士風來學,因此她最感激媽媽的支持。

她和緋聞男友蕭正楠雙雙得新人獎,合巹交杯慶祝,想不到幾年後,蕭已從香港消失。

關心妍有不少癡心歌迷,她公布和男友分手後,有男歌迷跪地向她求婚。

她說由小到大是一個肥妹仔,不懂得扮溫柔,只有裝堅強才是生存之道。



   初出道的關心妍,很懂得為自己盤算,鋪橋搭路入樂壇,改名、減肥、磨平齙牙、挑雙眼皮、學吹色士風,為的是令自己唱得看得,又有賣點,苦等三年,結果一碟成名,一年內出三張唱片,成為最快走入紅館開騷的新人。

 或許有些東西來得快去得快,她之後彷彿交上惡運,先因上有線宣傳,而被無線封殺﹔然後發生綁架恐嚇事件,encore再哭給攝記拍照,又成為笑柄﹔接着唱片銷量下滑﹔周麗淇加入同一公司,鬧出哭訴爭寵新聞,最後關心妍公開道歉認錯,風波才告平息。

 眼淚換不來同情,狠狠的上了一課EQ堂,她才發覺﹕「一向以為自己很識諗,原來不是。」

 兩年課程,內容充實,以前高唱我太強,沒想到硬碰硬,碰出了禍,唯有改變生存之道,化百煉鋼為繞指柔。

 「我也想小鳥依人,什麼都不用想,別人替我安排,我也可以做個普通女孩,溫溫柔柔。」

 廿七歲女子,爭過痛過哭過,重新學習,不做一姐,學做小妹妹。

 做人不要太精明


 年紀很小,關心妍就知道要硬淨,才可以生存。父母在她十二歲那年離婚,媽媽回港工作,把她和哥哥留在溫哥華,要自己照顧自己,很多生活上的問題,不硬淨,根本無法解決。

 譬如去街市買菜,魚檔老闆呃秤,她會破口大罵。社會弱肉強食,你不堅強,別人會欺負你。

 「初入行時,我要好強,唯有這樣,才可以生存。我沒有溫柔的條件,一個普通女孩,除非很漂亮,別人才會來保護她。我不太漂亮、肥肥的、沒有姿色,要裝溫柔,別人不會理我。你想想,一個肥妹對你溫柔,你會不會睬她﹖」

 唯有裝備自己,才是生存之道,這是關心妍一貫的想法。

 去年,她的唱片公司換高層,林珊珊帶來了周麗淇,剛巧要談續約問題,她的甲殼裝備就自動發揮功能。

 如果將事情稱為兩個女歌手爭寵,則太簡單化,對關心妍來說,簽新合約是大件事,她想為自己爭取更佳條件,結果在拉鋸之中,工作安排停頓,沒唱片出,要自行接內地騷幫補收入。

 「當時有太多意見、太多聲音,思想亂了,所以不夠冷靜。」

 經過哭訴事件後,她學會了低頭,以前的生存之道,不得不作出修正。

 「以前,我覺得tough是一件值得proud of的事,經歷那麼多,發覺做人不要那麼精明,做弱者好過做強者,我現在才知道。」

 林珊珊是女強人,遇強愈強,原來此路不通。

 「有時候,要顯出無助──我做不到,你來幫我,你教我──這樣才解決到問題。」

 周麗淇的豬?麵


 經過一輪風波,關心妍公開道歉,續約再出唱片,得到公司強勁宣傳,才回復聲勢,新唱片《Jade Loves》銷量過萬,總算收復失地。

 她說,在認錯的過程中,沒有委屈。

 「這是妥協,以前太硬頸了,不可以永遠覺得自己那套才對。」

 去年和周麗淇合照,記者形容為貌合神離。最近,兩個人的合照機會更多,已被寫成好姊妹,她不覺得假。

 「我不會為熟而熟,如果我不想跟某個人交朋友,我會不出聲,你要我刻意,我做不到,我會毛管戙的。」

 和周麗淇的關係,未去到好姊妹的地步,但至少已開始成為朋友。

 「由之前誤會,到現在愈來愈好。以前人傳人的說話,會很複雜,現在我們單對單講,或者她SMS我,少了傳話的人,很清晰,互相開始了解,由以前不是朋友,只是同事,變成朋友,希望做到好朋友啦。」

 在她眼中,周麗淇性格好動,喜歡講笑話搞氣氛,她自己則比較內向,有Niki在她身邊,也會令她變得開朗。

 「我們喜歡討論美食,她教我去深水?的大排檔食豬?麵,真的很好食,唔係老點。」

 她說,暫時兩人未試過約會去街,但以前的誤會,大家都明白是什麼一回事。不打不相識,這種橋段電視劇最常用,以後無論劇情如何發展,也要好好去演。

 分手因拖不到手


 關心妍上星期開迷你演唱會,唱到最後一首歌,終於忍不住哭了,有報紙形容她是寂寞芳心。今年年初,她在個人網誌公布,跟男朋友分手了。回復單身的這半年來,朋友都替她着緊,想給她介紹新男友。

 「我不是很需要愛情的人,有當然好,個個都想拍拖,但拍了可以怎去維繫呢,這是人生最高深的學問。」

 舊男友是印尼餐廳太子爺,和圈外人拍拖,有不少問題,她現在仍想不通。

 「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他做飲食業,我是歌菗氶A大家沒有共同話題,見的時間很少,很難遷就,可能一星期見不到一次,他又夜收工,我早睡,星期六、日不可以出街,整條街都是人,要跟人擠,怎拍拖呢﹖

 「我們拍拖,出街不可以拖手、不可以攬、不可以錫,男女朋友像普通朋友那樣,他作為我的男朋友,會覺得好辛苦。

 「雜誌把他的家人都影出來,不是每個人都習慣。女藝人拍拖很難,要男孩子非常體諒,男藝人的女朋友比較容易明白,女藝人的男朋友要體諒很難。」

 她不會考慮圈內人,很抗拒私事變成娛樂,出街吃飯也是新聞。

 「我處理感情不太好,太忠於事業。拍了拖兩、三年,算不算開過花呢﹖都算啦,也是一段不短的時間,最後開到花結不到果,但愛過都幾開心,能不能結果是注定的。」

 煮飯煲湯也願意


 關心妍讀書時拍過一次拖,在加拿大苦戀六年,甘心命抵百般遷就,最後還是分手,男的到上海營商,現已結婚生子。

 「那一次是刻骨銘心,經過這次戀愛,對愛有少少保留,第二次拍拖,已經不會放盡去愛,長大了不是那麼容易死心塌地。」

 跟餐廳太子爺一起時,她形容自己是一個入得廚房出得廳堂的女友,懂得照顧男友。

 「在台上,我是歌手,回到男友身邊,做回女朋友的身份,我分得很清楚,煮飯煲湯都肯,他要飲水,我立刻倒杯水給他。對這段感情,我也有努力過,無奈唔work,是性格和timing的問題。」

 有事業沒愛情,她懂得自我安慰,現在很自由,不用交代幾點回家,不用交代幾點睡。

 「拍拖時都要循例打個電話,報告行蹤,現在幾瀟灑呀。」

 有雜誌說他們其實是轉地下情,方便事業發展,她只覺得好笑。

 「很多人覺得我不夠慘,難道又要在你們面前哭,唱隻慘歌嗎﹖交代了又不信,沒有辦法喎。我份人有拍拖會話你知,沒有拍拖也不會說謊,可以公開就公開,散了就散了,我是一個很清楚的人。」

 她開始相信自己暫時不需要愛情,就算遇到喜歡的人,也不會發展。「因為驚,hurt到對方,或者對方hurt到我。」

 不能增高只能減肥


 關心妍入行的故事,早被奉為平凡女子追夢的堅毅代表,歌唱得好不夠,還要整牙挑眼皮,不漂亮,也起碼不可以有礙觀瞻,改名學樂器製造話題,不介意拍護胸mask廣告,總之不放過任何機會。

 入行五年,唱片出過,演唱會開過,她還是不讓自己鬆懈,緊記不進則退。

 現在她下定決心瘦身,一年前,記者朋友笑她肥,她會解釋有肉地等於有福氣,最重要是男朋友喜歡。

 「原來有些衣服要好瘦穿才靚,因為我不夠高,一定要比標準更瘦。現在我每日游二十個塘,四十次來回,已經好辛苦,再跑步四十分鐘,單車、steps什麼都做。」

 已經成功減了六磅,目標再減六磅。

 以前母親叫她打籃球,她不聽話,發育完成身高五呎四,做了藝人才知後悔,與周麗淇合照矮半個頭,原來有競爭才有進步是真理,高度補救不到,唯有努力向體形努力,這就是關心妍。

 出道一年多,趕着在紅館開演唱會,當時意見認為她拔苗助長,門票大量地派出去,口碑譭譽參半,結果令她聲勢滑落。

 「出道時間那麼短,可以handle一個紅館騷,開兩場,一個人兩個嘉賓,自己已經交足功課,盡了努力,沒有走音,大家覺得好聽,只是舞跳得不太好,以一個出道兩年的歌手來說,OK囉。

 「那時我決定take this risk,就不要後悔,不會記住壞意見,而且座無虛席,已經值得開心。唱歌給我滿足感,其他就不關我事,老闆也開心,OK啦。」

 老闆羅傑承一年開幾部戲,周麗淇總是榜上有名,關心妍永遠無份,外界認為她失寵,其實是她的選擇。

 「幾個導演找過我拍戲,但我沒有信心,其實要拍都不難。我最想拍張艾嘉的電影,假如她找我,我會去讀半年演戲,總之現在未是時候。」

 圈中個個三四棲,關心妍這種一棲藝人,愈來愈少,由得到唱片合約的第一天開始,她的目標只有一個,雖然中途走錯過路,但在娛樂圈沒迷失已很難得。

 四年畢業


 關心妍○二年出第一張唱片,四年過去,對一個讀書的人來說,即是大學畢業。

 與她同年角逐新人獎兼傳過緋聞的蕭正楠,拍過著名的「雪雪雪」廣告後,便轉戰內地,近年甚少曝光,好像轉讀內地大學。

 陳文媛則打算向商界發展,另一位趙頌茹,去年轉了行,在柴灣雜誌社上班,記者有時放工,會見到她乘同一輛巴士。即是兩位未戴四方帽,已中途輟學。

 關心妍說﹕「怎樣才算開心,很難說,可能她做記者更開心。現今可以做歌手,已經很難,還要有人買唱片,難上加難。到目前為止,只有唱歌令我開心,我會不顧一切去堅持。」

 在娛樂圈生存不容易,她去年有得傾合約,雖然招致風風雨雨,其實已值得高興。

 小時候,哥哥說要做醫生,她天真的想,如果做藥劑師,和他一起開間診所,世事就很完美。她在大學讀的藥劑課程未完成,就跑回香港做歌手,而哥哥也中途轉讀商科,現在在芝加哥從?簹鷚瑊z。

 世事無常,她四年前開始做歌手,現在還是歌手,已經萬幸。

 「可能突然不見了,做了另一行,對住二百粒藥丸,數到好悶。做藝人或許今日不知明日事,好像海鮮,今天高價,明天龍蝦不值錢,但總算是我最喜歡做的工作。」
 撰文﹕王志強


 攝影﹕賴飛鳳


 髮型﹕Mark Kim

 化妝﹕Omix B


 服裝﹕marc by Marc Jacobs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