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三代酒吧驻唱明星调查 曾经沧海难为了谁?(图)  

2006-07-06 12:5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7月05日21:45 南都周刊


周迅


  许飞、周迅、安又琪、李慧珍、吴遥、斯琴格日勒、陈琳……

  一位自称为“青春鸟离职员工”的网友近日称,长沙超女三强之一的许飞在参加超女前早就已经签约经纪公司,近期将面临与天娱解约并退出超女全国总决赛。该网友透露许飞曾与青春美少女组合到各处演出,其中很重要的场所就是酒吧。本报记者随即采访了天娱公司的宣传总监许小姐,她的回应是:如果许飞曾经签过约,那她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超女比赛。但是,有一点是许飞自己都不会否认的,她确实曾经在2002年到2005年期间在北京各个酒吧唱歌。

  电影《如果·爱》里,周迅扮演的歌女“孙纳”似乎可以用来做这样一群酒吧女驻唱的代名词。记者陆续采访了不同年龄层的女歌手,她们成名有先后,有的早已成为天后级人马,也有的像许飞一样通过选秀节目崭露头角。巧合的是,李慧珍与周迅同在位于北京魏公村的大富豪夜总会驻唱,两个人在谢幕的时候合唱过《真心英雄》;而许飞也与轮回女主唱吴遥同在“男孩女孩”,安又琪也认识陈琳等歌手,这足以说明北京酒吧歌手形成了相对独立又联系紧密的圈子,同时也说明这些“孙纳”都经历过那段夜幕降临后的生活…… 本报记者 林冲 付军 张燕

  1代 没像别的歌手那样出卖色相

  讲述者:李慧珍(华谊艺人)

  记者采访了李慧珍,她回忆了当时她们一起唱歌的情形。李慧珍说,那个时候大概是1994年,她18岁,那个时候北京的酒吧很少,大多是歌厅或者是夜总会,她们就被安排在那里唱歌。那个时候,在那里唱歌的歌手没有现在的酒吧歌手穿着那么随意,歌手们会被要求化妆,穿隆重的正装,比如质量不是很好的晚礼服,就像今天的“晚会歌手”。一个晚上会被分为上下两场,歌手们穿插进行。戴军除了做歌手,还要兼做主持人,说一些吸引客人的串词。那个时候,很多夜总会洒吧都会要求女歌手奉承客人,唱歌的间隙劝劝酒,哄客人开心。李慧珍很不习惯这样的搞法,所以经常请假。当时,她每唱一晚是50元,公司抽抽水,而周迅是150元。那个时候,周迅要唱的不止这一个地方,一个晚上可能要赶几场。所以歌手与歌手之间都没有太多的时间在后台交流,大家都很匆忙的样子。不过,在一晚演出结束的时候,所有歌手有时候为了应景,会共同出台合唱一首歌,李慧珍说我们一起合唱过《真心英雄》,这首歌就像是他们的下班曲。李慧珍说,那个时候的周迅虽然不像电影《如果·爱》里的“孙纳”那么窘迫,但是有一点倒是真的,周迅经常唱粤语歌,比如梅艳芳、陈慧娴的。那个时候周迅唱歌跟今天的没有太多变化,“她永远有她自己的拍子,就站在那里淡淡地”。

  都说夜总会环境复杂,李慧珍承认不少同拨的女歌手迷失了自己,不仅是音乐上还包括做人上。她说,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有的歌手出卖色相换取一点点名利,那也是自己选择的结果。她说,周迅倒是一直坚持着自己的理想,没有迷失自己,否则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不到两年,李慧珍决定不去夜总会唱歌了,因为她不喜欢。

  造型:晚礼服

  演唱歌曲:《冰山大火》、《红茶馆》、《千千阕歌》

  价格:150元一晚

  一句话总结:苍蝇不盯无缝的蛋

  


轮回乐队的新主唱吴遥。 邵欣 摄

  2代 “奢侈”地拿第一笔出场费打的

  1998年,毕业于东北一所艺校的安又琪,和下岗的父母一起来到北京,用安又琪的话来说“一家三口人都做了北漂”。最初在北京的日子,安又琪并没有成为家中的劳动力,而是靠父母推销药品的工作,维持家中的日常生活。

  一年后,安又琪在一个给她教唱歌的专业老师家中,认识了一位在PUB唱歌的朋友,这个朋友在自己有事没办法表演时,就会让安又琪去代替她表演,但这个时候安又琪基本上没有出场费的,只有朋友给的一点提成,也就可以刚够坐坐公交,吃个雪糕,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安又琪逐渐开始了在PUB演唱。回忆起这个时期,安又琪说:“开始唱的时候听众没有任何反应,后来自己慢慢地不太紧张了,唱歌就有感情了,观众也就有了些反应。其实我也没注意大家有什么反应,因为大家都在喝酒聊天,对我来说只要有人听就行了。”

  安又琪挣到第一笔出场费,50元钱,她拿到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车回家,那也是她第一次在演出后打的回家。当时家很远的安又琪,每天都要坐很长时间的公车到PUB,然后再坐很长时间的车回家,于是拿到钱后她决定奢侈一次,舒舒服服地坐没有异味,没有拥挤乘客的的士回家,她说那一次她舒服的几乎在车上睡着了。

  从此以后随着安又琪的表演越来越成熟,老板给的演出费也越来越高,最高的时候达到150到200块钱,安又琪说:“那算是当时PUB驻唱一线歌手的价钱了。”

  安又琪最开始是在北京一家名叫“唐人家”的PUB驻场,后来又到更大一点的“阳光俱乐部”,再后来全北京所有的场子她都去过。在“阳光俱乐部”时,她和杨坤、沙宝亮一起演出,当时两个人还没有红,还和戴娆、满江在“大富豪”唱过,因为都是在PUB唱歌,所以大家都很熟悉,只要哪里需要救场都会互相通知。2004年,安又琪决定离开PUB,选择真正属于自己的舞台,选择一个能被人记住名字的舞台,然后她报名了超女。

  造型:长发、牛仔短裙、白T恤

  演唱歌曲:《天黑黑》、《遇见》

  价格:150—200元一晚

  一句话总结:曾是PUB驻唱一线歌手

  3代 曾被老板骂哭还得继续唱

  从北京某私立艺校毕业后,许飞找不到工作又想唱歌,挣扎了一年多后,有个“长得像哈狗帮专辑封面那只可爱大狗”的一起学吉他的男生带她入行了。他们找的第一家酒吧在北京东方新世界大华电影院附近,一个马来西亚人开的。许飞还记得当时自己演唱的是张惠妹的《卡门》,当她和那个男孩表演结束后,出现了一件意外的事情,老板对许飞说,你可以留下,那个男生必须走!许飞只好安慰那个男生说,要不你继续找,有合适的我也可以去唱。于是,两个人几乎将全北京的酒吧或者是歌厅都找遍了,碰壁的居多。

  在许飞的酒吧驻唱生活中,有一个叫庆丰的男人对她有很重要的影响。当许飞觉得那个“哈狗帮男生”的吉他技巧已经达不到她的要求时,许飞笑着说“我炒了他的鱿鱼”,而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庆丰出现了,不仅仅让许飞学到更多的吉他技巧,也将她介绍到三里屯著名的“男孩女孩”酒吧。

  谁也想不到,那个唱着罗大佑《爱的箴言》,被评委评为“自然”的许飞刚出道的时候居然是个辣妹,把头发染得鲜红,穿着黄色的毛茸茸的衣服,下面是黑色皮裤,系着超大的腰带。许飞说:“那个时候的我,一看就是令人很讨厌,很浮躁的小孩。”一开口就知道飙高音,《青藏高原》、《三天三夜》等等,非要把人家吓死不可。不过,在“男孩女孩”驻唱之后,许飞开始慢慢找到适合自己的歌,那就是慢歌,小品式的歌。许飞说:“看我的身材就知道不性感,但是我唱欧阳菲菲的《莎哟娜拉》时,特别女人。”即使现在的许飞被超女评委肯定不少,她也有出丑的时候,有一次老板逼着她练刘若英的《很爱很爱你》,许飞不喜欢这首歌,结果就一直没有练,没有想到老板突然袭击,现场点了这首歌,许飞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开始唱,当然会走调。唱完后,许飞立刻就哭了,准备回家,不过被老板继续骂“你已经唱得这么差了,为什么不唱好下一首歌。”许飞豁出去了,跑上台唱了一首《爱之初体验》,好好地“辣妹”一把。

  许飞说:“我承认我对中年男人有吸引力,我唱歌的时候,看得出来他们在台下的眼神说明了什么,虽然不一定是发展什么感情,但是我知道他们对我有好感,有的会送我花、送我礼物,甚至有的会给我打个电话什么的。”

  许飞也开始有了稳定收入,从最开始的80元一天到最后月收入一万左右,她买了一辆车,租了2000元房租的房子,请老师为她补课,准备着考一个更专业的院校。

  造型:红发、皮裤、大皮带

  演唱歌曲:《卡门》、《青藏高原》、《三天三夜》、《爱之初体验》、《迟到》、《很爱很爱你》

  价格:80元一天到月收入一万

  一句话总结:我死也要死在北京唱歌

  


许飞的“紫晨”乐队合照。

  圈内人说话:除却巫山,只剩下云

  见到许飞和见到吴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前者的故事已经被超女的光芒影射得十分微弱了,当年酒吧驻唱的经历不过是一段野史和云烟,融入生命的水面既浅又淡。而作为轮回乐队的新主唱吴遥顶着蓬松的卷发,抽着烟坐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段经历是血液里的成分。她说,从来就没有任何心理障碍,就喜欢在王府井红狮西餐厅的酒吧唱,然后认识了不少好朋友,杨坤、沙宝亮、斯琴格日勒、朱哲琴等等。当然,她也认识许飞,因为一前一后都在三里屯的“男孩女孩”唱歌。有趣的是,她们两个双方的回忆出现了饶有趣味的误区,许飞说,吴遥那个姐姐唱歌很厉害,很佩服她;而吴遥说,我知道这个小女孩,可惜她唱过的歌我没有印象了,因为她的声音缺乏辨识度,不能一把抓住她的注意力。

  不过,吴遥依然羡慕着许飞通过超女选秀这样的途径出名,成为准明星,而她还在默默地做着自己喜欢的音乐,不在乎有人是否熟悉她,几天前,她还在酒吧过了把瘾,演唱了梅艳芳的《似水流年》、姜育恒的《与往事干杯》等等,当然她也收了钱。如果时间可以倒流,超女还能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举行,吴遥用“不一定”来表达假想的选择。而我也用“不一定”来说明在后海与摄影记者拍到的那些女孩子,她们巧笑倩兮,她们明眸善睐,她们也浅浅低唱。她们中是否还能像许飞那样,通过选秀冒出头,还是通过多年的历练成为“一把不被人熟知但值得珍惜的好声音”,这些都没有定论,有些人会像星星般升起,更多人则像云般无名地飘散。

  北京的夏天,后海,世界杯。不少酒吧不演出改放球赛,啤酒与喧嚣声中,她们的声音微弱了,但是也许在某个时刻众多声音中会有一束让人惊讶。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