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刘芸曝和聂远情变内幕 阿娇谢娜胡可卷入五角恋  

2006-08-10 14:0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ent.sina.com.cn 2006年08月10日10:17 南都周刊


刘芸:如果只是阿娇一个人,我也就认了,看到他有那么多女人,我彻底蒙掉了




刘芸



聂远



聂远刘芸分手案牵连极为广泛


  又一桩娱乐圈的分手案。不过这次事件的当事人牵连极为广泛,聂远(blog),阿娇,谢娜(blog),胡可(blog)以及刘芸(blog)。事件的顺序是,聂远和刘芸恋爱3年,一度谈婚论嫁;接下来在《雪山飞狐》剧组,聂远却和阿娇建立不寻常关系;再接下来刘芸知情,导致两人情变;又接下来,阿娇回香港,剧组解散;最后接下来,传出聂远和谢娜,聂远和胡可恋情。刘芸成为整个事件中唯一的受害者,在整个事件被热炒时,记者采访了正在武夷山拍《鹿鼎记》的刘芸,在哭诉中她细述了与聂远分手的全部细节,在她的嘴中刻画出一个与3年前她认识的,却在3年后变得不一样的聂远。本报记者 付军 制图 康哲峰

  刘芸:“当所有的消息传到我耳朵时,我完全是蒙的,我不知道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很正的人,直到别人告诉我,他和阿娇好上时,我才发现,我被骗了。”记者也采访了刚回国的聂远,他则说:“现在不想回应,过一段时间会站出来说的。”以下是刘芸的口述:

  从来没给我名分,连分手都不给理由

  我和他在一起3年,他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承认过我,他都是说:“我还是快乐的单身。”我一直在他面前没名没分的,他就当我是透明的,这是我最悲哀的地方。

  有次去广州换身份证,当时和朋友聊天,喝了一点酒,就给他打电话说,都3年多了,我也老大不小了,要么就结婚,要么就分手吧。他就给我说:“等你回来我就领证。”但我回来以后,他就说在剧组(《雪山飞狐》)很忙,连面都没有见过,但那时并没有觉得有异常。

  在这之后,我在湖南外婆去世了,我知道后赶紧回家收拾准备回去,他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我说要回湖南,刚到家里楼下,他说别挂电话,上去以后用座机打过去。我觉得他怎么这样,到现在都还在查我,我特别的生气,就在楼下哭。

  因为我们都有对方家的钥匙,经常去对方家住,我在楼下哭时,他就直接去了我家,结果没有找到我,就很生气走了。我上去时阿姨告诉我,我当时以为只是随便的吵架,他会回来哄我的,但等我从湖南回来,我们就不了了之了。

  我回北京后,就给他发短信说:“3年了,我算什么。”他说:“再说吧。”我看觉得特别难受,就又发短信:“一个人在北京。”他就不理我了。

  现在剧组(刘芸现在《鹿鼎记》剧组)里很多人安慰我,黄晓明看到我经常哭就说:“已经翻天了,再说也没有用了。”我只是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头脑,都不懂得去防备,要是我当时坚持去剧组探班,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他和阿娇的事情传出来后,我想知道一些细节,他身边的人说:“你们都已经这样了,就不要知道了,对你不好。”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是怎样走到一起的。

  我以后再也不想谈恋爱了

  我一直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人,他给我的感觉都很好,特别不爱和女人说话,都是和哥们在一起喝酒,他经常还给我说,想要一个小孩子,他身边的人也经常给我说:“聂远想和你结婚。”从这些事情,还有他身边的人传达给我的说法,我觉得聂远这个人挺正的,所以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在那一段时间,我的生活也完全以他为主,就想不要拼了,演得好又怎样?他好我就好,夫贵妻荣嘛,他能混得特别牛,我也很开心,我只要照顾好他就行了。我自己的事业全抛下了,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后退了。

  所以住在一起没事干的时候,我就看杂志给他搭配衣服,希望他更帅一点,还去香港给他买东西,我在家都不看女性杂志,只看男性杂志,就想把他弄得帅一点。

  我和聂远认识在吴子牛的《汗血宝马》的剧组里,当时吴导说进我的剧组有一个条件,就是不准谈恋爱,结果我没有听吴导的话,就和聂远谈上了。后来吴导有一次碰见我们,看到我们还在一起就说:“看来你们是认真的。”

  但现在却变成这样,以后碰见我他都装做没看见,我后来问他到底是为什么,他说:”感情是这样的,没了就没了。”我以后再也不谈恋爱了,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相信了。

  别人告诉我他和阿娇我都不敢相信

  以前聂远拍戏时,我都会去探班,陪他在剧组住一段时间,但只有拍《雪山飞狐》时,他没有让我去。其实过年时我们就分过一次手,但过完年回来以后,觉得彼此都难以割舍对方,所以又继续在一起了,但当时没有想到会出现后来的事情。

  在拍《雪山飞狐》时,他爸妈来北京,我正好没有戏就一直照顾他们,后来接了一部以警察生活为主题的电影,拍戏的间隙,我想去探他的班(聂远此时在北京近郊拍戏),但他在电话里说,在剧组很忙,几乎没有觉睡,我要是去了,根本没时间照顾我。后来我又打电话说了几次想去,他只是说等忙完了再找我。

  有一次他打电话给我说:“今天晚上回来找你。”(被某周刊拍到聂远和阿娇在一起的那天)但他直到晚上12点都没有打电话,晚上有个朋友过生日,我和朴树的老婆吴小敏,郑钧在酒吧,就因为怕他说,不到10点我就离开了。后来我一直打电话他都不接,凌晨5点才回电话说:“宝贝,我喝多了。我在剧组,不回来了。”我问他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他说放在棉衣口袋里,没有听见。我怕他喝得太醉,早上8点多又给他电话,结果他还是不接,没办法我就给他们组里的阿哲打了一个电话,结果他竟然说:“聂远早回去了。”

  我当时听了就蒙了,立即打车去他家,走到楼下看见他的车停着,我就站在他家楼下给他电话,他还不停地东拉西扯,一会说剧组,一会说在家,后来他终于说:“昨晚我和导演,方中信,一些剧组的人在唐会喝酒。”当时因为我还不知道他和阿娇的事,就哭着对他说以后再不要骗我了,去哪里记得告诉我一声,别再让我担心,他当时就答应了。

  没想到一周后,他和阿娇的事情就被爆出来了。我当时知道以后,整个人都炸掉了。我楼上的邻居海峰对我说:“你去剧组里找他问个究竟,不能这样被蒙在鼓里。”不过我没有去组里,只给聂远打了一个电话,他说:“没有这样的事情,你要相信我,我和阿娇绝对没有任何事情。”

  聂远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好,感觉他是个很正的人,从来不对女孩子多说话,至少给我的印象是,他只和一班哥们喝酒。所以他说和阿娇没有关系,我也就相信了。结果没过多久,他们公司一个人(此人后来辞职),私下对我说:“在剧组时,聂远是和阿娇在一起了,剧组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但他们都不敢告诉你。”

  我听完以后,眼前就有点发黑,我还不肯定地问,是在一起还是好上了,他们说是好上了。我觉得自己受骗了,他不让我去剧组,就是因为和阿娇在一起。前段时间还有人跟我说,聂远的手机里存满了和阿娇的亲密合影,有次阿娇来北京,阿娇没有联系聂远,听他身边的人说,聂远为此特别不高兴。

  他在我面前却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他不是在我知道的情况下交了女朋友,这样我知道了会忍,而是在我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这样我心里是没有底线的。

  如果只是阿娇一个人,我也就认了,后来才知道,还有胡可,娜娜,看到有那么多女人,我就彻底蒙掉了。

  谢娜还是我介绍给他认识的

  刚开始别人跟我说他和娜娜也在一起,我还不相信,觉得这件事情太荒唐了,娜娜还是我介绍给聂远认识的,我和娜娜是在6年前认识的,我认识娜娜前就认识刘烨了,所以别人跟我说,我根本就不相信。但不是一个人在我面前说这个事情,都是他们身边的人在说,我就觉得特别的拧,怎么连好朋友都这样。胡可现在和我在一个公司,他们说聂远也和胡可在一起过,我也蒙了。胡可和他的事我不是很清楚,我现在只是觉得特别傻,为什么好多事情我都不知道。当时出阿娇的事时,我曾质问过跟我说的人,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说:“告诉你,受得了吗?”分手后有次我还痴痴地打电话给他,问他身边有没有女朋友,他说在找,只是身边没有一个靠谱的。

  记者也采访了刚回国的聂远,对因阿娇导致分手的新闻:

  我刚回国,觉得这个新闻,是炒作吧,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最近我还和方中信在联系,这种事情根本没有必要说。

  对传出与谢娜、胡可关系的新闻:

  我们都是好朋友,昨天还一起吃饭,这些事情真的没法说,日久见人心吧。

  对与刘芸分手:

  还是让时间来评价,过一段时间,等时机比较成熟的时候,我会站出来说的。

  记者手记

  采访本来约在中午,但后来她身边的人告诉我,刘芸因为情绪不稳定,喝醉了。

  在等待她酒醒的过程中,我浏览了她最近的图片,一个清新活泼的人。

  当然因为在等待,所以编辑部的同事聊了起来,编辑A说:“现在这种男人太多了。”记者A则说:“我就知道有些男艺人,在你面前一套,在剧组女演员面前又是一套。”记者B更爆料:“我听人说,有个男演员,在某个剧组,竟然同时和里面3个女演员好上了,而且每个女的都夸他好。”

  未采访前,就已经上了课。

  刘芸终于清醒了。她在电话里哭了一个小时,最后以一句:“我再也不谈恋爱了。”为结束语。

  尽管已经分手了,但刘芸吐出的每种语气或字眼里,都是满满的爱意,聂远,这个称谓,让她的3年充满幸福;但现在聂远,这个名字,让她充满痛苦。

  在这个分手故事里,刘芸成为最后知道分手的人,在最后对方甚至没有给她一个分手理由,在眼泪中的刘芸形容不了这种感情的结局,只好说:“我们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后来在采访聂远时,他说:“日久见人心吧。”是的,时间可以冲淡一切,我在电话中安慰刘芸时,就是这样说的。(以上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摘编)
  评论这张
 
阅读(7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