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成报]盧巧音的暴烈解碼  

2006-08-15 11:3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盧巧音最近大半年停了下來休息一下,她每日去一些平時做事去不到的地方,做平常沒有時間做的事。她覺得應該重新思考自己將來,想一想應該用現在的方法繼續自己的工作,用一個新的方法繼續工作抑或用新的方法去做新的工作。雖然問題迫切要解決,但是她保持心情優游開心。盧巧音多年來都在不停塑造自己,這令我想起米高安哲勞一件事情。有人問米高安哲勞如何創作出他最偉大的雕像「大衛」,他說:「大衛就在石頭裏面,我只需要把不是大衛的部分去掉就可以了。」也許現在她正做很簡單的事情,就是把不是她的部分去掉。


 未接觸過盧巧音之前,我和大部分人一樣,都覺得她是個很酷的女孩。訪問當天,盧巧音來了,果然是酷酷的。沒有必要的話,她不會說。未輪到她說話,她也不會說。訪問過程中,我漸漸覺得她不酷了,尤其她笑起來的時候,玫瑰花一樣的燦爛,能量足以把甚麼都溶化。我想,盧巧音的酷,一部分是來自於她輪廓的突出,一臉素淨,雙眼精靈有神,是一個揚眉女子。因此,大家覺得她比較酷。另外,不是盧巧音說話的時候,她總是乖乖的聽,分外的寧靜。

 那麼,為甚麼盧巧音給外界的印象總是與真正的她那麼的格格不入呢?我覺得,就是因為她天生性格裏的那種內斂,那種寧靜,使她不善於向外界解釋些甚麼,或者裝扮些甚麼,更或者製造些甚麼新聞。因此,我們從沒有真正的了解她。

 於是,我們嘗試隨盧巧音的節奏走進她的內心世界,看看她怎樣雕塑盧巧音。

成:你認識的盧巧音是怎樣的一個人?

盧:一個正常人。

成:她有怎樣的性格?

盧:有時怪,有時就很小朋友,其實都冇乜特別,基本都係得個樣。

成:鍾唔鍾意同佢相處。

盧:幾好,基本係有咩就講,唔會收收埋埋。

成:由細到大,最多講係邊段時間。

盧:最多講?成日都多講喎,自己同自己不停講。

成:會唔會呃自己?

盧:自己呃唔到自己,呃到自己咩?我未試過。

成:會唔會說服自己去做一?

盧:會。

成:但是,要調節自己去適應環境會非常辛苦。

盧:調節完之後,我又會覺得開心自己會做到。試完之後發覺自己做不到,就會有失敗感。

為歌放棄時裝

成:其實有冇試過做自己唔想做?

盧:其實我唔想考會考,跟住我要逼自己考會考,我陣時目標係想做時裝設計,因為我學校冇得讀,即如果我揀商科,我就冇得考Art。唯有硬住頭皮咁去考會考,考我好唔想考科目,但Anyway都過喇。跟住升中六、中七。後來去TI讀時裝。爸爸好唔願意我讀TI,他覺得中三、中五都讀到,使乜到中七臨考A level先至話唔考,去TI讀時裝。

成:最後完成了時裝課程?

盧:有。我 TI 94年畢業,本來應該係95年讀理工,陣時理工有得Interview,其實七成把握會收我,但因為我要錄唱碟,我放棄。我陣時夾緊Band。

成:選擇錄碟同時裝之間,毫無掙扎?

盧:冇啊。

成:但你當初係好想去讀時裝?

盧:係啊。

學識隨機應變
成:可以完全忘記了時裝這件事?

盧:係啊,同自己講,個文憑,有張證書,起碼有乜冬瓜豆腐可以拎番出。

成:讀時裝的日子,學識之中最緊要是甚麼?

盧:最緊要?學識隨機應變。因為我Miss係幾麻煩傳統英國人,佢口音好難聽,仲要佢畫圖個方法比較七八十年度,我冇理由要跟住佢個方法,變我會諗好多計仔。佢有時又會發脾氣突然改功課,咁我成班又要識得應變去找身邊有關資料做功課。

成:這些經驗對日後的工作有幾大幫助?

盧:公司唔使畀錢去請Styling去借衫或者買衫,我自己搞掂晒,其實都幾好玩。

成:那時你對自己的認識有幾多?

盧:我想起其中一份功課,個Miss就話,你個樣唔似畫呢衫,「你平時咁男仔頭,點解你畫衫出來咁女人?」咁我就發現原來我係畫呢衫。

愛健康不貪靚
成:其實是否一直以來你Miss都理解錯了你?

盧:我平時唔會到「叮叮噹噹」,但我鍾意,鍾意lace。

成:做時裝對人的身體要有特別認識,你對自己Body有甚麼感覺,例如話唔滿意高度,骨架會唔會太窄或太闊?

盧:我滿意自己健康的身體。細個就會貪靚,覺得如果我瘦就好喇。當然依家都會久唔久咁樣唸。試衫時候,如果我條褲唔使改就好喇。以前就真係諗,我使唔使吃減肥藥去減肥呢?咁後來都嘗試,我吃過減肥藥,咁跟住身體唔係咁好啦,所以,當個人精神健康,我就覺得滿意。

自然改變成:樂隊陣你好Rock,情緒表達係好暴烈,譬如你的《逆插玫瑰》,個情緒表達係好暴烈。但是現在有些不同,其實這是一個怎樣的變化?

盧:好暴烈咩?OK啦,仲可以暴烈,我覺得表現一樣有好多種方法,表現樣狀態轉變,即是依家冇咁暴烈,我覺得係成長其中一步。以前一直夾Band,鍾意比較邪惡少少,直至到讀時裝,我都係鍾意黑色,流血咁。可能呢幾年覺得唔需要用呢種狀態去表達個情緒,可能用第二更加暴烈,但大家可能睇唔到一個方法去表達。

成:《好心分手》可能係仲暴烈?

盧:其實暴烈,唔好理唱腔點啦,你睇歌名同歌詞,其實都幾暴烈。

成:之前那種明顯暴烈是一個形象,即是能夠突出自己的一個方法?

盧:我沒有故意去營造。之前就暴烈,之後冇咁暴烈,都是自然改變。

正常人有壓抑
成:你剛才說盧巧音是正常人,咁點解有咁多暴烈情緒走出來?

盧:唔知喎,我又唔係生長在一個唔健全家庭。我屋企又好整齊,由細到大我生活都係好正常,只不過係細個唔畀出街,同埋細個我係唔講,即冇乜必要都唔會同阿爸阿媽打交道。細個畫面就係坐在地上睇電視。

成:你其實個腦裏面就好多,但就唔講出來。

盧:唔講,除非我好需要樣咯,譬如話買玩具,或者要買用品我係好需要,我就會出聲,平時都好少講。

成:咁算唔算係壓抑。

盧:算算,其實好嬲,阿媽唔畀我出街,但係可以點。

成:同你唱歌時狀態好唔同,原則上如果唱歌個你係真的,應該可以唔理阿媽就出街?

盧:個反而係我家姊,唔係我。

夾Band引爆一團火
成:係歌或者係時裝幫助你放出面隱藏情緒?

盧:如果好似你話引爆一,應該係夾Band引爆一。我中六開始學打鼓,因為我想夾band。然後,一直就夾兩隊Band。那兩隊Band都散了,我就轉投Black and blue。由94夾到96,直至Black and blue就真的一齊創作,創作一屬於自己樂隊歌,陣時先去引爆一。

成:但陣時始終你最滿意的是甚麼?

盧:一團火。

成:從前團火一路滾動到依家變成點?

盧:團火本來就出邊燒緊,依家就變淨係在入邊燒緊。即是我團火唔會熄,但我又無需要燒畀你睇。

成:幾時開始覺得唔需要畀團火人睇?

盧:我諗對上只碟之前就開始有呢種感覺。



愛情 創作之源

成:過去一段時間有兩件事我比較深刻,第一件係愛情同你關係,好似好容易受傷。愛情於你是否一個死位?

盧:都唔係死位,可能傳媒好唔講,分手先講。或者你企埋一二角,咁又話你失眠,精神衰弱,好多唔好,我覺得係傳媒個調味料太重。我覺得分手冇乜邊個會開心。

成:唔係講分手,係講愛情。

盧:但講愛情我就會聯想起分手,點解愛情係死位?即開心同唔開心,譬如有Artist避開愛情唔講,但我覺得拍拖都係屬於人生一部分。

成:愛情來時好開心,愛情走時好傷心,兩種都係好激烈感情。兩個感情中那一種對你的創作幫助較大?

盧:我諗唔開心時候會大。

成:創作人真係淒涼。

盧:創作人都會唔開心,我都唔開心。我永遠都寫唔到好開心歌,叫我寫嘉年華歌,我寫唔到。

淒涼也好玩
成:你係個唔開心人?

盧:唔開心幾好玩啊,我覺得因為開心有開心玩法,唔開心唔代表冇得玩,唔開心可以寫歌,可以寫,可以影相,仲可以諗,都幾好玩,我覺得唔開心唔一定要喊。

成:但好多人對唔開心處理唔係咁好,會傷害自己。

盧:以前未係咁識諗,就會傷害到自己,當你傷害到心靈時候,其實可能自己傷害到身體你都唔知,可能嬲得滯會打牆,以前會真係咁樣,打完之後咁又點,自己痛,之後就冇咁做。同埋嬲得耐我有甲狀腺病。

成:其實你係點樣處理唔開心,或者抑鬱狀態。你又想要佢幫你去創作,但你又唔想要佢壞影響,點樣可以做到平衡?

盧:好難講出來。試形容,我諗首先唔好將個「唔開心」真係變到好似世界末日咁,其實你係要「唔開心」陣「除」 ,譬如我寫歌,咪鬱埋自己幾個鐘,再唔得就閂埋房門,盡量在呢個情況呢個氣氛下做囉。

成:其實係將你唔開心斬件擺入你個記憶裏,當你真係用時候就拎出?

盧:用陣你會諗下次需唔需要咁唔開心呢。入邊有冇包含呢個人,我唔想記得的話,就會去佢。

溫柔 但也粗魯

成:你其實係咪一個好溫柔人?

盧:其實係,可以咁講,但亦都係粗魯。

成:但多唔多情況係人知道你溫柔?

盧:咁我屋企時候溫柔,冇理由個個都知道,同埋依家人大,對爸爸媽媽都唔可以有小朋友嬲,嬲係一種粗魯,依家已經冇,咁一路其實對佢兩個都溫柔,好似返去以前,有時嗲佢。

成:其實係咪太溫柔呢?

盧:又唔係咯,呢個係表達對某個人感覺,都唔關事。

成:你覺得你其實係咪一個好依賴性強人?

盧:都可能係,但我又唔係奪命call人,我以前會自己係咁度諗咯,同埋打畀佢又驚佢聽唔到,佢又唔打畀我,以前就會好多度諗緊,好都諗到衰,咪會唔開心咯,之後可能就會開始嘈,依家唔會喇,可能穩定,冇以前諗法。

紋身 一世的藝術

成:你仍然係鍾意你身上紋身?

盧:鍾意。

成:係咪因為它係過去印記?

盧:係啊,咁又點啊,我鍾意啊。

成:你仲會唔會有新紋身?

盧:暫時未有構思。

成:其實紋身對你來說是否一種時裝?

盧:一種藝術,時裝你都會有一日唔鍾意,但係紋身,我覺得係靚外殼,一種靚,咁就永遠都會靚。

成:但係會跟你一世?

盧:就係要它一世。

成:有因為感情而有紋身,你都係想全部將佢留番。總之留身上你都鍾意,其實唔係反叛。

盧:我之前替一本書寫過,都係講紋身,覺得點解你覺得唔紋身人覺得紋身人粗魯,冇修養,冇宗教,不知所謂,但其實不知所謂係邊個呢,未必係紋身人,因為我係想去表現我鍾意,咁我鍾意擺自己身體,有咩大問題呢?我又唔係擺你身上,自己鍾意就得啦。

絕不追潮流
成:其實有些人都想紋身,只是不夠勇氣?

盧:係佢唔夠勇氣,唔關我事。依家都好喇,依家唔係談論紋身唔紋身問題,係談論紋身靚唔靚。

成:當你揀紋身時候,怎樣做選擇?

盧:首先唔係潮流紋身先,譬如呢一兩年流行荊棘,咁就有一堆人去紋荊棘,咁唔流行點呢,唔通你又去浪費多千幾兩千蚊去做個唔係荊棘咩,我覺得首先係自己鍾意。第二就係感覺,即你見到呢個花紋,你自己好有感覺,好想擺自己度,咁未去做咯。

成:你手腕上的紋身是否閃電?有沒有特別意思?

盧:呢個係冇乜特別意思,因為多人紋星星,所以我紋閃電,因為我唔想要太多人有一樣,咁就紋呢個。

成:是否對閃電有特別感覺?

盧:咁都有,唔係夾硬紋上去,我都鍾意閃電,細個陣成日諗,究竟聲音先定光先呢?成日望住校定時間,閃完啦,仲未到?到喇,咁就會好興奮,成晚都好開心咁,對閃電呢樣好敏感。

迷失

成:那時開始好迷失,好累?

盧:我之前係迷失,迷失會令自己在台上表現唔好。我迷失了一段時間,其實迷失之後去點樣重整自己,個思維係需要好多時間,到依家我都重整緊。但都知道係迷失,迷失都要用心做音樂。完成了之後隻碟,就開始真係想坐低,真係正式去咁諗,究竟將來應該係點樣。重整自己一路到依家,我覺得其實迷失都唔係咁傷心,最緊要係你執得番自己,執唔番就慘喇。

成:可不可以具體講你的迷失情況係點樣,迷失了些甚麼?

盧:我的迷失是究竟係呢歌係咪我想唱?我唱了,但係我係咪唱得好聽呢?我係咪唱出填詞人個心聲呢?大家係咪想聽咁樣歌呢?我係咪真係想做呢音樂畀大家聽?我係咪都要拍戲呢?我係咪需要拍廣告呢?你就會去想,就是這樣的迷失。

怕唱不該唱的歌
成:這種迷失狀態中,最嚴重的是甚麼問題?

盧:就係我應唔應該唱呢隻歌,呢個已經係一個好大問題。因為呢個問題可以點樣表達隻歌之餘,點樣透過隻歌同你聽眾同觀眾溝通,所以一隻棋倒下來,可能你盤棋就完全唔知點行。

成:依家有沒有曙光?

盧:有。因為我上年出完《風鈴》就完成了跟之前間唱片公司合作關係。依家傾緊一間新,但我覺得係一個新機會。開心,我諗我會笑。新唱片公司雖然未必好似幾年前可以畀好多錢,但做得開心。已經做了幾首歌,因為呢幾隻歌我真係好想試咁樣行得唔得,如果得,下一步應該點做。其實我已經計畫了,都幾好玩。

成:之前你的演唱會都好簡單,好簡單的樂器,沒有甚麼特別裝置,但之後的演唱會玩「花臣」,好多搞。呢種變化當中,你內心有沒有好強烈的掙扎。

唔開心乜都假
盧:有掙扎,但我又覺得掙扎完你都要做啦,呢度唔係英國,又唔係美國,都好明白個市場需要,咁你咪去試下做咯,我係咁諗,咁我咪試去咁玩咯,我玩呢幾年,我覺得當我靜落,我發覺自己原來唔係咁。其實譬如你問我會唔會再去紅館開,我未必應承你。去伊館開,我可能會應承你,因為當你做過大場又做過細場,你會知道邊個場合係適合你,同埋玩唔玩「花臣」係咪拎吉他,拎乜吉他,係咪要化個好濃妝,其實自己知道好清楚。

成:但呢個唔係講緊大場細場,而係講緊你對將來希望。你覺得應該賺得甚麼?

盧:應該賺到我都可能已經賺喇,咁我又冇咁樣秤得咁犀利。我就係好自私、好自主咁諗我想點,因為人想你點樣已經人想咁多年,仲唔係我想點樣時候,我諗應該係時候諗我自己想點囉。所以我又唔係好介意我應該係咪好紅,係味應該朝住呢個Formula走,我唔覺得呢條Formula係適合所有人。我覺得我試過覺得唔係咁適合自己,咁我咪去做第二,務求令自己開心,唔開心乜都假。我其實已經好開心,我有一班朋友,又有地方住,有錫我人,仲有工作機會,冇乜憂慮。

盧巧音返來了
成:依家樂壇有人形容原先盧巧音個位就空,你覺得係咪?

盧:唔係,我行開,依家返,行開得太耐。

成:覺得依家趕得及。

盧:得。

成:很多樂迷很擔心。

盧:唔怕,我唔擔心。

成:其實你有乜想同你樂迷講?

盧:我未走,我仲度。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