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林燕妮访陈慧琳 陈慧琳:没有辛酸史,只有辛苦史  

2006-08-18 12:0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燕妮访陈慧琳 陈慧琳:没有辛酸史,只有辛苦史

2006-08-18 10:09:57 南方都市报  

 
  
  南都大牌档
  
  今期主持:林燕妮
  林燕妮:十七岁负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取得遗传学学士学位。其后于香港大学考取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可谓文理皆精。足迹踏遍世界,视野广阔。迄今出版小说及散文集六十余种。曾获得“香港第二届艺术家联盟”最佳作者奖。
  
  今期嘉宾:陈慧琳
  陈慧琳:香港著名女艺人。1995年在美国设计学院毕业后返港,拍了一个信用咭广告同MTV。经朋友介绍认识了钟珍,并签约为经理人,后透过经理人介绍到唱片公司试音,正式签约成为“正东唱片公司”旗下歌手。在喧嚣浮躁的娱乐圈,一个漂亮的女人总会被流言飞语包围着。然而陈慧琳从出道至今几乎与负面新闻绝缘。由于表现良好更被评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
  
  几年前,一口气三部《无间道》电影在市道不景中一枝独秀票房丰收,美国亦把剧本买了过去拍其好莱坞版时,我访问了导演、编剧、所有主角和第二主角,就是欠了一个陈慧琳。

  导演刘伟强形容她是个“你一见到便会开心的人”。今儿面对这艺坛高妹,两个小时下来,她任其天然地手舞足蹈,见到朋友便伸胳膊遥遥打招呼,言谈间完全不设防,怪不得刘导演说她是个快乐的姑娘。
  
  为了《无间道》,我请了一位好莱坞导师来港教我

  陈慧琳外表高贵、冷艳,跟她活跃和无所谓的性格完全相反。身高一米七三的她,整家子都高。弟弟高、爸妈高。”我念中三时已经差不多一米七了。”

  跟她在《无间道》中演对手戏的刘德华和梁朝伟,比现在的她高不了多少。

  “我演的不是个典型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不应该跟病人发生感情的,但我却跟梁朝伟发生了感情。第一集我占戏不多。”

  第三集她的戏便多了,梁朝伟已经死去,身份亦被死敌刘德华删掉,陈慧琳是把伟仔这卧底警员身份还个名份,还个清白的唯一人物。

  问她怎么去演,她说:“跟伟仔演戏很容易。他有时会自己修改一下对白,跟导演商量好他便自己踱来踱去地练习,练到他满意为止。哎,他自度的对白很长的啊!我都想伟仔教我演戏,但他老是看着我,笑着不作声。华仔倒是会教我的。”

  两大小生的性格,正跟陈慧琳所说的一样。

  问她作为演员的心路历程,她说:“我没受过训练的。初时我是明天表演今天便练习,认为自然便行了。渐渐不同啦,每个角色的表达方法都不一样了。为了《无间道》,我请了一位好莱坞导师来港教我。”“怎么教法?”我问。“她要我思考很多事情,然后她会问我想了些什么。比如那场戏,我跟华仔一起去坟场拜祭伟仔时,她会问‘你在想什么?’”

  “起初我以为很惨啊便可以了。导师却说:‘你已经超越了医生的界限,你跟他是有感情的。你已经放弃了你自己所有的东西去了另一个地方,一旦回来看他的墓碑,你怎么去面对?’她要我想得很细腻,很多细节。因为,我得鼓起很大的勇气才可以站在坟场。”“我想得手心流汗,心情紧张,总之内心有那种气氛在回荡着戏便出来了。导师要求我演给她看,演很多很多次。”

  这位快乐姑娘亦是个很用功的姑娘,什么她都要准备十足。她是天之骄女,家庭环境好,得到父母和弟弟的疼爱,出道至今顺风顺水,没受过挫折。难得的是,艺途那么顺利她仍那么努力。
  
  艳光四射的“那只鸡”

  她亦是一条心的。男朋友,十三年来都是同一个。她做事是一样归一样的:“演戏时我不唱歌,录唱片开演唱会时我不演戏。演戏是要投入角色的,我不愿意同时做几种不同的事。”

  2004年她开的“纸醉金迷”演唱会,在香港演完再到内地、马来西亚、澳洲和美、加巡回表演,最终一站是美国拉斯维加斯,那就是2006年了。

  “好极了,我终于可以把所有戏服丢掉。”陈慧琳如释重负地说。那些行头,料不到她全架在身上。公主装,头饰裙子都重。“还有那只鸡呢。”她说。

  “那只鸡”是她头上戴的水晶帽子,头上身上是插了如孔雀开屏那么多羽毛的戏服。那么沉重,那么艳光四射的造型,她只称之为“那只鸡”。

  观察她,发觉她的专业性很强,却一点都没有自恋狂。常觉陈慧琳微笑或者笑起来时,颧骨和嘴角之间那位置很动人。“哪儿?哪儿?”陈慧琳问。我指了指自己的脸暂作地图。

  她一把拿起了桌子上的大肚银茶壶当镜子照,左看右看。我不禁笑道:“这茶壶肚子大得像哈哈镜,怎会照得漂亮?”她的助手从手袋里掏出块镜子,她照着镜子搜索一番:“我都不知道的。”那最好,不知道便让观众在无意间像赏花般欣赏一下。

  那时我们坐在香格里拉的酒店大堂,她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众目睽睽之下拿着个大茶壶当镜子照,很逗。

  外头很热,酒店内却冷。她穿了件无袖紧身长背心,三个骨裤子,拿着火红路易·威登大披肩,开始访问时放在膝盖上,直到访问完毕时已拉得把整个身上盖着,室内的空调太冷了。
  
  我喜欢玩,我可以癫

  “好极了,新的演唱会我又可以改变形象了。我很喜欢转换形象的,目前正在为明年演唱会的造型而头疼。”她说。

  “通常作完秀了。你会encone(安哥)多少首歌?”我问。“顶多六首。通常是快歌。演唱会最后那天,六首已经必然是快歌的了,唱得跳得喘不过气来。安歌,再来五六首又唱又跳的快歌,累死了,太累有时会唱不好的。”

  她的双手左挥右挥:“一跳快舞,什么都有可能掉下来。头饰、衣饰、沉甸甸的,大力一挥便掉得满台东西,我会第一时间拾回手链,但拾得手链,耳环又飞脱了。有时踩着自己掉在台板上的不知什么东西又把我滑个半死,幸而没有摔倒。”

  “很怕放干冰啊,干冰是二氧化碳来的,放了令人喉咙干涩,从烟变回液态舞台便滑得像溜冰。最好用香了,烧大把香造烟,至少喉咙没那么干。”

  “最近做了很多宣传。这个暑假做了两个,无线的小型音乐会,其中一个是跟陈小春做的。亦做了两个小型的广播电台音乐会。”陈慧琳一一数来。这姑娘的确坦荡荡,很少艺人会讲到自己是在做宣传的。这是她可爱的地方。

  “看你上台湾电视台的游戏节目,你玩得很疯狂呢。”我说。“是啊,我喜欢玩,我可以癫。台湾和内地的游戏节目都比香港的疯狂放松。”陈慧琳说。对。香港人外表很前卫,内里都是保守的,很奇怪的现象。叫香港人改很难,叫他们守诺言却很容易。
  
  算命的说我五行不知道是欠火还是木,所以现在有两个木,烧起来便更多火了

  问她“你原名叫做什么?”她答道:“原名陈慧汶。算命的说我五行不知道是欠火还是木,所以现在有两个木,烧起来便更多火了。”

  说起唱歌,她说:“最好从小就开始训练,大了,有了坏习惯很难改的。唱歌耳朵一定要好,一定要音准。气可以练,耳朵不好便不行。唱歌很靠自己的一双耳朵,得听自己唱。用哪一种声音去唱哪一首歌好呢?试好了那一种声音最好得记住,然后用那种声音唱出来。”

  摄影师在给陈慧琳拍照。她很多角度都好看的。她仰起头,托着下巴,“最怕谢幕时从低角度拍上来,下巴全没有了。”摄影师教她:侧七分脸,那么脸便不会平扁了。“这样啊?”陈慧琳马上来个七分脸,在脸颊边上摆了个兰花手,“不过谢幕时管不得那么多了,只想快点走。”

  “每次音乐会要唱多少首歌?”我问。“二十五六首。最好只唱十三首。演唱会一个半小时是最适合的。那样我对唱歌,控制声音和跳舞都会在最佳状态。”

  “但年轻人喜欢长长的演唱会,那我又不忍心让他们失望。在红馆,最好坐第二十行。很多人爱坐第一二行,因为他们想跟艺人握手。”

  “我喜欢三面台。要是四面台,跳舞时得记住什么时候面向哪一边,烦煞了。巡回表演亦要适应当地的台。有些三面,有些有条天桥,有些是很细小的四面,处处都要排练好。”
  
  我是明天开秀今夜都可以睡大觉的人

  “2008年我都很希望有机会参与在祖国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巡回表演时我乘机搞好一条路去参与吧。”这姑娘真的胸无城府,演艺界很少她这种直性儿。“我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浙江省的城市,还有成都、重庆、北京、上海、广州。通常只是去工作,没机会游山玩水。”

  “巡回表演没有在香港表演那么辛苦,因为每每在香港启幕,什么都熟悉了。开演唱会,每次我都会有崭新的元素、新的挑战。”

  挑战岂不是很紧张?陈慧琳说:“我是明天开秀今夜都可以睡大觉的人。我是必须准备充足的。如果要表演的东西没学全的话,我便会很紧张。没学全怎么上台?如果新歌还没写好,我们便没法事前排舞,编舞者需要时间去想的。我就是流程最后的一环,我得上台表演的啊。”

  问她:“录唱片时,试过歌词还没有到吗?”她没好气地说:“常常都是啦,等几天都没有。现在我聪明多了,不去录音室等,在家里等。”

  香港歌手得唱粤语、国语和普通话歌词。国语和普通话的腔调不同的。陈慧琳说:”每次巡回演出妈妈都陪我去的。她会说‘你的腔调不是这地方的。’我不管了,想到怎么说便怎么说,内地的观众并不介意的。”其实她的普通话相当流利。

  “我跟李泉合作过,他弹琴跟我一块儿唱。”她好像连自己都有点奇怪地说:“那首《白蛇传》主题曲在内地受欢迎呀。张亚东作曲,填词也是内地填的。去年在电视上看见播映《白蛇传》,我想:哎,好久之前唱的了。最搞笑的是,剧是古装剧,歌里却有英文饶舌伴唱的。”

  “亦试过在北京跟崔健合作,亦一起去过韩国。他来港时我们再次一起唱。”陈慧琳说及她的内地乐坛相交:“韩红的嗓子美得不得了,人倒挺豪放的,老照顾我们。有一回我们赶飞机,她说:‘我让人来接你们吧。’巡回表演全是工作,也会交上一些朋友。等开工时,坐在车子里面最安全。”

  想起韩红的壮,便想起陈慧琳的瘦。问她:“你有多重?”“不知道,”她用手抽着头顶的头发在称自己:“大概五十多公斤吧。”
  
  没有辛酸史,只有辛苦史

  “入行以来有没有辛酸史?”问她。陈慧琳答道:“没有辛酸史,只有辛苦史。工作很多,好多事情要应付。我独立(边说边点头),独立。”

  问她的经理人钟珍:“她有没有三更半夜地找你倾诉?”钟珍答道:“她完全不会打扰我,什么事她都隔了一夜便算了,非常乐观。”

  陈慧琳说:“夜里,睡觉吧。我一定能入睡的,除非喝了咖啡。男朋友?很少吵嘴。起初时吵,后来懒得吵了。一丁点儿的事而已,吵什么?马上解决便行。”

  钟珍说她:“脾气好,天性快乐,不会自寻烦恼,不会钻牛角尖。这一行很少有这种性格。艺人,总是方方面面所受的压力都比别人大,而她却不觉得有什么压力。”

  陈慧琳说:“我的压力全在开演之前。记歌词、练舞步,现在排舞快了很多。一旦登台,每次更衣时间和换发型时间只有一分三十秒,所以衣服的拉链位置跟常人穿的衣服不同,要方便几个人同时一口气帮我穿上。”

  “我最近看了两部电影,《超人》和《魔盗王》。好钟意约翰尼·德普(似乎没什么女孩子不喜欢约翰尼·德普)。他都不老的,脸上没皱纹的。女明星,我喜欢大口姐茱莉亚·罗伯茨。我爱看喜剧。我喜欢《哈利·波特》。作者罗琳说第七集会有一个主要人物死去。别让哈利·波特死去吧,那会无可弥补地伤害小朋友的啊。”

  我们只认为罗琳搁笔后担心别人代她写《哈利·波特》,故而可能把他弄死。倒没想及陈慧琳的微言大义。

  访问完她,真的很开心。我想,跟一个善良的人相处总是开心的。她是我所访问的女艺人之中双臂动作最多的,就像美丽的鸟儿在蓝天白云间无拘无束地飞翔。她不懂得告诉你阳光在哪儿,但是看着她往哪飞,你便有如听到了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快乐颂》。

  ■特约采访 林燕妮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