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3周刊]一姐何求 張文慈  

2006-08-19 12:5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Pinky自言小時候的樣子很醜,加上總是一副苦瓜乾表情,在兄弟姊妹間最不得人喜愛,圖為她(中間)姊姊(左二)及大弟(右一)及細佬(右二)的合照。

這是Pinky的全家幅,坐在最左邊的是她的兩個細佬,左三的是她姐姐,中間是湊大她的,然後是後母、父親,那時還有點babyfat的她坐在最右。

11歲的她,樣子開始變得有點女孩子氣,帶了一副近視眼鏡,斯斯文文。

95年到美國修讀商科及電腦時,與一班同學留影。

在美國一段時間,是她人生的美好時光,還過了一個刺激的萬聖節。


張文慈,近年被喻為亞視一姐。


「一姐」這個後現代勢利名詞,對於曾被亞視雪藏過兩年,出道了十年的張文慈來說,怎說也應該有點吐氣揚眉之感,偏偏她只覺不切實際,「你說我是亞視一姐,亞視有無特別俾多一個機會我,或者度身訂造一個角色俾我,又或者捧我呢?老實說,我覺得這些機會比起你叫我一聲阿姐實際得多。」或者,對一個在圈中拚了十年的女藝人來說,能有一點實質成績比起虛銜的確來得重要,畢竟光陰有限,青春無價,以一串光陰一串金來換算,十年的確不是一個小數目。


一姐何價


對於自己躋身一姐行列,Pinky自言沒有特別感覺,「我在亞視出身,大家都覺得我在亞視年資好長,之前一直有煒哥(陳煒)坐陣,現在因為她離開了,大家俾面才說我是一姐,其實不是我特別出眾,只是我在亞視日子實在不短,又曾經出去拍過電影,可能知名度比較高,才順理成章這樣稱呼我,但這個名銜對我來說,從來沒有甚麼實質優惠,公司亦無特別加我人工,反而有一個責任推動自己要做得更好。


「老實說,在亞視這些年來,年資好像很久,但其實沒有太多機會做戲,一直以來,我在亞視拍劇,從來沒有擔正做女主角,一直都是side cast,甚至有些劇集戲份不多,但好彩拍過的劇,很多都有不錯的收視,但觀眾對我在亞視的感覺很根深柢固,所以又會對我有較高的要求,但實質可以給我磨練演技的機會,真的不多,我自知在演技上還有不足之處。」


為此,Pinky曾想過自資學戲,「我真的希望可以為自己增值,無論將來際遇如何,都可以準備好自己,除時在作戰狀態,早前是想找詹瑞文教我演技,但他實在太忙,找了他大半年,他都在忙舞台劇,所以要等先,不過現在的我,學懂凡事不要太強求,隨緣好了。」


一句隨緣好了,看似說得輕鬆,但內裏都是血淚史。Pinky在圈中十年,自從96年在亞姐選美台上奪得一個「最完美體態獎」後,這身完美體態便成了她事業上的標誌。十年以來,觀眾都知道張文慈有一副魔鬼身材,連拍戲拍劇所飾演的角色,目的都是要展示她的完美身段,其他資料?或者會覺得模糊。



十年歷練



其實,Pinky的路一直都不易行。剛出道不久,一篇真情訪問,坦白說出自己曾被男友迷姦一事,令自己前途跌入谷底。相信令她最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是受害者,卻被負面形象纏身,更被亞視雪藏了兩年。「我一向自我保護能力都很低,發生這些事後,我只懂在家匿埋,當時就覺得自己的存在是獻世,我自己俾人講甚麼都可以,但心裏真的感到連累了屋企,覺得全世界都會認為我家中出了這樣一個女很丟面,但結果反而是屋企人成為我的動力,使我咬實牙關捱過了。」捱過了便重新出發,但時不與我,拍的電影、劇集,賣的都是性感、性感、性感,自此張文慈與34B、24、34掛勾,但她的面目卻日漸模糊了。


提起陳年往事,只覺不堪回首,說到感觸處,當事人也只能回一啖氣,提起精神像沒事人一個的繼續說:「我自知性格有缺憾,是一個很沒安全感的人,可能因為自己的成長背景不太好的關係,引發這種自我執的性格更加極端化。我細細個父母離婚……最影響我對人無信心的,應該是……其實我細個經常被人打,生活環境差,家住梨木樹,當時一班街童經常打我,報過警但冇人理,之後都不敢再報警了,不過都過去了……有時諗番,都算好彩,若在這個年頭,報紙都有一些街童燒屍的案件報道,換了現在可能我都死了。我這樣的一個人,自細已不懂得與人相處,這樣的性格,在娛樂圈差不多等如死路一條,事實上我也撞過不少板,自己的人際關係真的很糟,好在入行後也認識了一些朋友,看見我這樣,實在看不過眼,有人真心的與我傾偈,有人教我做人,而我自己也不停的看書,最終都學懂了一個道理,做人是否開心其實全在乎自己,我要自己開心,我就可以擁有開心,我要自己不開心的過埋下半生;也是自己的選擇,看開了之後,開始發覺自己的生活都變了,連際遇也好起來,你知甚麼叫『捨得』嗎?有時太執要得到甚麼反而甚麼都得不到,必須先『捨』而後『得』,要學懂放手,事事『隨緣』」。



蓄勢待發



現在,Pinky只想在演藝圈中能有多些機會,名銜相對於她真不如一個好的機會來得實際。「其實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多潛力未被發掘,很多角色我也想一試,只是一直都未能遇上,以前拍的都是一些賣弄性感的角色,但我的性格其實幾獨特,我覺得自己等緊一個伯樂,一個機會,因為我現在已作好準備,在娛樂圈衝刺。」


娛樂圈是非圈,從出道至今,Pinky目睹不少圈中的陰暗面,「以前我見過有人不用努力,輕易從別人手中取得一個好的角色,我見過有人騎別人的頭向上爬,看到這些事,以前會鬱在心中,不開心,但現在不會這樣看了,娛樂圈最適合聰明的人生存,別人不用付出努力都可以上位,一定有他的原因,不論那原因是甚麼,都是別人做到自己做不到的事,那又何需介懷,或者那個機會對自己來說其實不是機會呢,可能得到也未必好,總知萬事隨緣,是你的遲早會給你遇上的,我總覺得,只要心存盼望,始終都可以遇上幸福。」


但幸福不是必然,今日Pinky坐上「一姐」寶座,但遺憾於自己辛苦了這十個年頭,卻連一個容身之所也沒有,目前仍然租屋住的她,對一直未能擁有自己的物業而耿耿於懷。「買樓是我其中一個人生目標,現在已經努力儲錢,亦狠下心同細佬講,以後我不能再照顧他們了,我十幾歲開始已經養他們,阿爸一頭家、阿一頭家,細佬又一頭家,三頭家我養了這麼多年,我覺得已經很夠了,除了阿爸阿我一定會繼續照顧外,細佬都應該要自己照顧自己了。你知嗎?雖然我無樓手,但阿爸同細佬都已經有層居屋,阿爸有間廠,細佬開舖頭,家姐結婚,全部都係我負責照應的,半生人都養他們,以後我要多錫自己了。」







雖然Pinky的童年過得不甚了了,在複雜家庭成長的她,比一般女性更多了一分承擔的韌力,經歷了十年的銀色生涯,歷盡艱辛,今天的她,的確比初出道時多了一份沉着,若性格真可決定命運,相信幸福的確距離她踏近了一步,但前路茫茫,路—仍然很長。
  评论这张
 
阅读(75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