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大话群星]梅婷:现在是我最好的时光  

2006-08-23 17:22: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搜过了,她一直没开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6-8-23 2:30:34 · 来源: 新京报





结束新剧《你一定要幸福》拍摄,畅谈自身变化成长



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段,我想,即使我到了4 0、5 0岁我也会去享受。



梅婷与新剧《你一定要幸福》的三位搭档在一起。

  我肯定不是一个偶像演员

  新京报:在新剧《你一定要幸福》中,这个女孩儿跟你之前的角色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梅婷:这个女孩是那种对生活特别乐观,特别积极地面对很多事情,特别会缓解周围的环境,周围人的状态。

  新京报:上海发布会你一直说这个角色,不再苦情,大家对梅婷的固有印象可能就是“苦情”?

  梅婷:可能是因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太深入人心,大家认为我适合演这样的角色,导演也是。这种类型的角色对我来说可能比较容易,大家已经很认可,你往那里一站,大家都会觉得,就是这样的。哪怕你说这个跟那个不大一样,别人都会往那里去想。

  其实我自己的个性跟《不要》不一样。生活当中,我还是一个比较open的人,我也是一个大多数时候比较乐观的人。我想也正因为如此,才敢于去出演这么一个悲苦的角色。

  新京报:从《不要》到《你一定要幸福》,新剧让你感受到了什么?

  梅婷:我喜欢写实,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我很少演偶像化的东西,《你一定要幸福》的很多台词,桥段都很唯美。我们这个剧的导演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诗人,我们这个剧很浪漫。我肯定不是一个偶像演员,我是一个这样的人,所以这个角色不会是飘飘然的。她会是一个有根据的人,我不由自主地会把她往下拿。电视剧给人一种休闲,大家工作一天,很累,坐下来。这是一个像梦一样的东西,让你哭,让你感动,这个意义,我也是最近才感觉到的。

  新京报:如此浪漫唯美,会不会不习惯?

  梅婷:我刚拿到剧本的时候,非常喜欢,因为有很多很多幸福感向往洋溢的桥段,很棒,当我到了剧组,开始表演的时候,发现这个有点儿太童话。生活当中是这样的吗?后来这种不解到了极端,和导演爆发了一场比较大的争执,作为一个演员应该去接触,去实践,不是一味地去排斥。

  新京报:你为什么喜欢写实?拿到一个人物,是不是先去习惯性地考虑生活中的样子。

  梅婷:我会。比如说,我是一个南方人,普通话不是我的母语,之前我发现,为什么香港演员演戏,那么松弛,因为他们说粤语。我会觉得说普通话的时候,很多语气和腔调不对,那我会默默地把这句台词改成我的方言,说一下,这地方是这样子,然后再按照这个去演,慢慢时间长了,就适应了。演戏是很有意思的事,因为每个角色都是你的对手,对手永远不一样,我要用各种方式去适应它。写实的东西,是本真的东西,稍微有点儿不真实,你觉得你能把观众给骗了吗?我自己会先觉得自己不真实,连我自己都骗不了。

  我真的不太喜欢古装剧

  新京报:当年那部戏影响很深,包括你、冯远征,这么多年过去,大家还会想到“变态丈夫”。也就是说,正因为你乐观,演出没有受到角色太多影响。

  但反过来,你又是怎么塑造这个角色呢,如果不深入这个角色内心的话。

  梅婷:在那段时间里,是挺痛苦的一个过程,我那时候还很年轻,没有特别多的表演经验,我记得整整3个月,我慢慢慢慢进入这个角色,我的确在演另外一个人,但是是用我自己来展示那个人,我自己本身对她有很多怒气,很多不满,我不能跟冯远征争,我去跟导演、编剧争执,要求去修改剧本。那时候白天拍受气的戏,被打,晚上回去之后很难受。

  回忆起自己的那段经历,印象深刻。

  新京报:作为在题材方面具有开拓意义的现实主义情感剧,这部戏对于你的意义在于哪里?

  梅婷:据说这部戏放的当年,离婚率提高了不知道多少个点,很多地方成立了反家庭暴力的组织,妇联大会,反对家庭暴力的宣传、活动,我觉得这跟这个剧有关系,离婚率提高不是什么好事情,但问题是很多人通过这个剧知道要反抗,让很多有家庭暴力的家庭来反思,很多女性会变得更自强。

  我自己从演技上了一个台阶吧。这个戏完了之后遇到很多特别好的导演,觉得我演戏的感觉跟原来不一样了。导演对我的要求很高。排练啊。除了社会效益,它也是一个可看性很高、很娱乐大众的电视剧。

  新京报:如此强烈的社会反响,有没有给你带来超出演员之外的成就感?

  梅婷:有,这部戏在呼唤正义。我记得当时以及之后收到很多的电话信件,很多人求助,我个人可能无法一一帮助,但是但凡我做得到的,我可以给他们鼓励,现实生活很残酷。

  新京报:这么多年你几乎没有演过古装剧?

  梅婷:的确,签了新公司,他们对我说,古装剧也是一个翅膀,我才在前不久演了第一部。坦白说我真的不太喜欢古装剧。我觉得那个巨大的发髻一装上,你就必须跟你的环境和造型配合,必须要有一种腔调。到现在我可能都没有习惯,我记得一开始,导演总说我表演太松弛,当我找到了那种腔调的时候,导演又说我得松弛一下,这样左右摇摆。

  新京报:那你接下来,会乐于尝试古装吗?

  梅婷:无论是古装还是现代,我从来演戏的时候,都不要以任何的习惯来演。要有逆向思维。

  不在于电影电视剧,在于好与坏

  新京报:你说你塑造人物分阶段,那对自己演戏生涯的规划呢。

  梅婷:我从来没去考虑过转型,但是导演和编剧总是想到,比窦娥还冤的人就找她演。每个人都有很多的面,但人都是有强项的。我也可以努力改变所有人的认同,但是有的东西就是我往那里一站,大家就觉得是我,一个人的强项,发挥到一定程度,不是代表着我只能演这个,而是可能在这个领域,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我。

  新京报:去年对你制片以及主演的《阿司匹林》印象深刻,和老公合作,自己做制片人。

  梅婷:当你做一件非常不一样的事情,你的人生就拉长了,我之前演剧,天天一样的角色,几年时间很快过去。《阿》其实没有多长时间,40天,筹备,宣传,但是想起去年,我就觉得很长,《阿》拉长了我的时间。也是我这几年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当时编剧觉得我不适合,后来看片,很多潘石屹的朋友,他们没怎么看过我的电视剧,他们都觉得那个角色就是我。演员应该保留神秘感,当观众很了解你的时候,就会觉得你演什么都是一样的。

  我下一部戏的导演,也是走到街上,偶尔去看了《阿》,他看完之后,觉得梅婷是有创造力的演员。原来我只是觉得我自己可以,但是我会去问别人,我可以吗?现在我想,别人不相信也没有关系。

  包括做制片,反正我肯定是第一次,第一次做不了最好,我做得差又怎么样,反正都是自己掏钱,我也不会做得太差。

  新京报:感觉梅婷不是很愿意和大家分享关于家庭和感情的问题。

  梅婷:尤其现在更不愿意,大家其实都很实用,电影宣传的时候没办法,回避不了,不是不愿意跟大家分享,平平常常的百姓,又有谁能成天去跟人说两口子的事情呢?有的时候两口子的事情都不能说给父母听,那些成天把两个人的事情到处说的,肯定是有问题的。

  新京报:周迅、赵薇等当年的电视剧小天后都在往电影方向努力。你不想做个电影演员吗?

  梅婷:光拍电影对于演员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我记得花姐(王京花)对我说,香港演员羡慕内地,因为在香港拍了电影就不能去拍电视。我觉得表演是一个职业。我反正是那种兴奋型,拿到本子我喜欢,如果一个让我疲乏的电影和一个让我兴奋的电视剧,我会选择电视剧。

  新京报:现在是你“最好的时光”?

  梅婷:是的,在之前小一点儿的时候,小的时候会觉得大了多好啊,再大,就会觉得小的时候多好啊。到了现在这个年龄段,我想,即使我到了40、50岁我也会去享受。以前看到老的人会害怕,无法设想自己变成那个样子,现在看到老的人会觉得,自己在人家眼里可能什么都不是,因为人家的阅历感悟比我多多了肯定。

  采写/本报记者雷丹

■记者手记

  梅婷的新剧拍完了。不知道是提前统一口径还是为什么,虽然这部戏的名字叫做《你一定要幸福》,但是,在所有的宣传活动上,记者提问的矛头都直指“苦情”,而梅婷每次都在一个劲儿地解释,这次演的这个女孩儿不苦情,这次演的女孩儿不悲惨等等。的确,从12年前在电视剧《血色童心》中让人印象深刻的出演,再到《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所引起的巨大反响,梅婷,早已是内地“苦情戏”女主角当仁不让的头号人选。就像她自己说的,你在某些方面表现得突出,别人就会忘记你还会做别的。

  这两年,每次见到梅婷,都觉得有所变化。

  其实,之前对她的定位,只是一位还不错的电视剧演员,作为一个一直出演各种写实类型情感剧、生活剧的女演员来说,坦白说梅婷观众缘非常好,却难免明星味不够。内地电视剧女演员的断档大家有目共睹,特别是梅婷这个年龄层的这一批,数来数去,有观众缘、有演技、有收视号召力的,梅婷绝对是一个。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