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明报周刊]真面目 周汶錡  

2006-08-24 20:43: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汶錡是長女,有一弟一妹,弟弟是圈外人。她自小愛美,拍照懂得擺個蘭花手甫士。

周汶錡出結婚指南書,妹妹周麗淇撐場,刻意作新郎新娘的打扮。

今年三月,在珠寶店開幕禮上,周汶錡和法籍男友Julien並肩而站,現在每說起他,她總顯得害羞。

三年前和Rosemary、歐陽妙芝拍相集,跟出版商鬧出了電腦脫衣的是非,那時已見周汶錡說話好「倔」。

今年的香港先生選舉,周汶錡是司儀之一,表現中規中矩。

周汶錡被指整容,記者圍她對質,她揚起頭讓大家看清楚有沒有疤痕。
[img][/img]
[img][/img]
[img][/img]


 經常看Discovery Channel的Home and Health台,為的是了解整容手術,訪問盛傳三個月一小執、六個月一大執的周汶錡,不期然地,像看一齣紀錄片,在她臉上搜索醫學美容的痕。

 她側頭說﹕「說我整了個兜下巴喎,我自小已是這樣,我才不喜歡,像鞋揪。」

 她不介意自貶,其實是有自信的表現,又說了個老掉牙但似乎說得通的道理﹕「一個人順利,有自信,就會變得漂亮。」

 幾年來工作沒停過,由天橋跑到電視、出書、做側田演唱嘉賓、做港男司儀、拍廣告、客串電影,沒有哪位模特兒比她更多瓣數,周刊指她身價飛升,騷價二至四萬,出席宣傳活動收五至七萬,還有個鋒頭同樣勁的妹妹周麗淇,男朋友是來自法國的富家子,怎說都是事業愛情兩得意。

 怪不得問她任何關於負面新聞的問題,都沒有七孔生煙,也沒有急急嚷還我一個清白,反倒談笑自若﹕「無奈加無聊,怎澄清得晒﹖」

 替杜德偉感不值


 「我覺得自己好像一種調味料,每單新聞加了我,才夠味道,有聲有色。和妹妹不和呀、整容呀、搭上富商呀,唯一安慰自己,應該好賣書。」

 最新一單,杜德偉被傳召妓及被偷拍,雖然和周汶錡無關,但由於對方是三年前分手的男朋友,照例又要被問回應。

 「那些女記者問我﹕『你點睇杜德偉叫雞事件呀﹖』未答她們之前,我說,你們是女孩子,講這兩個字,好粗俗呀,我教訓她們。」

 她坦言,與他分手後已沒有聯絡,但依然非常關心對方,也出言為他討回公道﹕「單憑一個fax,就變成一個故事,到現在還未見到真憑實據,很明顯,是整蠱囉。」

 ○三年,杜德偉涉藏大麻罪名成立,罰款兼留案底,期間,周汶錡和他分手。之後,女的愈來愈紅,男的事業跌進谷底,被傳媒大肆踐踏,她也為舊男友感到不值。「食茶餐廳,就叫做淪落,充滿了惡意、尖酸刻薄,我也常常光顧茶餐廳。好像我出書,就用勢利眼光看﹕『你都出到書﹖一定有槍手。』」

 與男友公開接吻


 關於周汶錡的新聞,每一單都有可能引起她的不滿,唯一一單不會,就是說她和法籍男友蜜運當中。

 一說起這位法蘭西男子,她就甜笑﹕「現在感情OK啦,要慢慢來。」

 她怕被狗仔隊偷拍,但在中環的同志酒吧,由於放下了防備,就會熱情得當眾擁吻。

 「身邊朋友都知我有男朋友,我又不會特登閃閃避避,如果在公開場合,沒有記者,我覺得舒服穩陣,有朋友在周圍,我會做番自己。」

 比她年輕四年的Julien Lepeu,在名牌首飾店任副經理,家族經營珠寶生意,是富家子。照例,她又被寫成貪慕虛榮,專釣金龜。

 「這種看法很侮辱女性。如果認識一個男友,他家中有點錢,是否要他破了產才可以追我﹖我以前的男友,都不是因為有錢鍾意他們,男人有沒有錢不重要,錫不錫我才重要,你有錢,但有大把女朋友,咪死﹖無錢,但錫到我,我反而更開心。」

 做不到被照顧的寵物


 她以前被拍下和富商出入,兩年前有連戰之子連勝文,又有上海富商朋友,常被指忽然富貴,或者列出飯局價,彷彿一件待價而沽的高檔貨,她聽見也感到噁心。

 「我需要愛情、拍拖,單單有錢不夠,不喜歡沒感覺的關係,用金錢照顧我,不行的,我不是一隻貓、一隻寵物,給我很多錢,我都會發癲,我接受不到做一隻波斯貓。如果有人照顧我,就不用工作,不用和你做訪問啦,又要見記者,被他們評頭品足。」

 她說,那些所謂富豪,全是她的親戚朋友,那些堆砌的故事,可以套落任何一個女藝人身上,她不是唯一受害者。

 「我很享受愛情,我是穩陣派,我會想長遠,我未拍過散拖,要拍就要有將來。每次拍拖時,都會想到結婚,想和他永遠一起,我接受不到拍住拖先,到時才算。如果我喜歡一個人,就投入到不得了,很專一,放棄事業也可以。女性總喜歡有個人關心你,我怕寂寞的。」

 未曾失蹤如何整容﹖


 周汶錡上個月在書展介紹兩本新書,再被報章指加建高鼻和尖下巴,還像解剖一樣逐部對照。

 「我一向不喜歡自己兜下巴,這是我的特徵,天生的,自小已是這樣。下巴兜靚咩﹖像鞋揪。我問過醫生,如果要整下巴,他說摸得出,有個東西套落去,一定有個凹位。」

 她邊說邊摸自己的下巴,以示如假包換。

 「你想想時間,我幾時試過失蹤一個月﹖我看整容節目,做這種大手術,塊臉腫晒,要消腫,起碼失蹤三個月啦,這種常識我都有。


 「我在這行從未消失一個月,記者也說我見報率高,起碼一星期見一次,你說啦,我何來時間去整容呢﹖你見我笑得咁自然,怎會是人工﹖」

 她笑得很輕鬆,也沒有動氣,只是帶點輕蔑地表示不滿某些記者無知。雜誌常拿她的舊相作新舊對照,舊相中的她眼腫臉闊,跟眼前的她確有天淵之別。

 「單憑那些舊相就是證據﹖別人化妝化得我醜,我都沒辦法,以前的妝好重手,粗眉、打晒鼻影,我現在化個白面妝,打燈flat晒、爆晒,也可影到那個樣子。」

 未箍牙前口腫面腫


 她提供的童年照片,一張側面相,的確看得出她小時候已是下巴兜兜,另一張初中時跳中國舞的,化了個老土濃妝,的確又幾可怖。

 「人工美與自然美是兩回事,騙不到人的,我以前個樣,和現在其實差不多。未箍牙前,的確較肥,有baby fat,口腫臉腫,一個未成形的人,以前是肥妹仔,我大把這些相,有時拿出來看,幾得意,我不會否認那些不是我。

 「人可以愈大愈美,也可以愈大愈醜,有些人小時候很漂亮,長大後不怎麼樣,難道說她整容弄醜了自己﹖」

 她說,朋友問她,為什麼不找醫生來證明。「我才不肯,到時說醫生造馬,又被記者寫,盞俾你們笑。

 「如果你見到我腋下有疤痕,這不叫整容,這是失敗個案,而且是單邊,難道只隆一邊﹖有智慧的人都不會信,一個女仔有條大疤,都遮住啦,還穿吊帶讓你們影﹖」

 討厭比同學高一截


 周汶錡有很多不滿,關於她自己的暫且不說,作為一位模特兒,亦感到被侮辱。

 「做完一個時裝表演,報道出來,不是欣賞設計師的衣服,而是看有幾少布,有沒有戴bra,香港設計師好慘,時裝版全是露底、透點。」

 她兩年前到台灣做騷,就被寫成搶林志玲飯碗。

 「當然了,難道寫『進軍台灣,恭喜恭喜』﹖

 「我阿媽都話,小心記者,千祈不要嬲,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激嬲的。」

 三歲未必定八十,周汶錡小時候文靜兼怕事。她第一份工作做模特兒,直到現在,因為自小不喜歡說話,只喜歡扮靚,家人帶她去飲,她要自己揀衫,紅裙襯紅靴,是很女仔的女仔,打波跑步不用預她。她七歲加入香港兒童合唱團的舞蹈組,學跳中國舞(妹妹周麗淇後來也加入),常在大會堂、文化中心表演,十歲第一次坐飛機,去澳洲表演三星期。

 「跳舞不用說話,只需身體語言,很適合我。」

 小時候住觀塘,讀基智中學,中一已有現在這麼高,五呎七(168cm),永遠排最尾。

 「很討厭,很自卑,別人中一,我又中一,高出一大截,好像留班生,我不想很高。當然,入行後,又嫌自己不夠高。」

 喜歡做模特兒不用說話


 做學生時沒什麼夢想,女孩子長大後,最好做護士,或者幼稚園教師,然後嫁人,平平凡凡過一生。

 中五時,同學帶她到模特兒公司試鏡,半推半就拍了幾張相,就被看中去拍電視廣告。

 「我性格被動,小時候,auntie叫我參加港姐,我諗﹕『有冇搞錯﹖唔使諗。』拍廣告,我問過見不到樣,才肯去。」

 處女作是Shell油站廣告,五個女孩子搭的士,她坐後座,第二天再拍,被調到前座,原來,開開心心對鏡頭笑,就有錢賺,中學畢業後,便順理成章轉做全職。

 美女如花瓶,她樂於飾演這個角色。

 「我很怕說話,做模特兒不用開口,只需要樣靚,笑就得,我識笑,得到很多廣告。」

 做了三年硬照和廣告模特兒,然後轉行天橋。

 「我唔出聲,別人以為我有陰謀,不敢『蝦』我。」

 行走天橋,靠一個串樣,閉口表演,萬無一失,現在半邊身進了娛樂圈,被記者問這問那,就要練出耐性,她的妹妹也曾被記者噓,兩姊妹同上一課,看哪個先拿個A。

 姊妹對照


 傳媒喜歡拿周汶錡周麗淇作比較,說她們都整容,又說有兩姊妹一起的飯局價云云,要多難聽有多難聽。經周汶錡證實,原來她們只是小時候一起加入過香港兒童合唱團的舞蹈組,之後,兩個人各有各的路去走。

 「妹妹沒有羨慕我做模特兒,我也沒有教她任何東西,她自由發揮的,她入行做模特兒,我也沒有替她安排。正如她演戲、唱歌好些,向那邊發展,不用我帶她走。有人搵過我出唱片,我話﹕『咪玩啦。』我沒有信心也沒有興趣。」

 臨走之時,周汶錡終說出她跟妹妹的相同之處。

 「我喜歡去同志bar,不用被男人上下打量,玩得開心。」她的法籍男友也不介意跟她去,跟一男同志一起玩。「有一次,有個男同志跟他調情,他笑笑就算,覺得好玩。」

 她又說,狗仔隊影到她在街上挽手的壯男,很多都是姊妹。「Niki都係,她被偷拍的『男朋友』大部分都是。」

 接着,她說出了幾個男性英文名,噢,明白了,下次狗仔隊偷影到,麻煩不要曲直不分了。

 撰文﹕王志強


 攝影﹕CK@Secret 9 Production House

 形象: Adele Leung

 服裝﹕LOEWE


 髮型﹕Debby Kwan @ Hair

 化妝﹕Omix_b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