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南都大牌档]郭启华:现在郑秀文已经悠然以对了  

2006-09-01 12:0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9-01 10:35:59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南都大牌档

  金牌经理人系列访问之郭启华
  
  今期主持:林燕妮

  林燕妮:十七岁负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取得遗传学学士学位。其后于香港大学考取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可谓文理皆精。足迹踏遍世界,视野广阔。迄今出版小说及散文集六十余种。曾获得“香港第二届艺术家联盟”最佳作者奖。
  
  今期嘉宾:郭启华

  郭启华:最为人知的头衔是郑秀文的经理人(也曾是许志安的经理人)。堪称香港娱乐圈中的传奇人物,香港中文大学传媒系毕业,上世纪80年代在商台做DJ,是最受欢迎的“六对半”DJ之一,主持过深夜点唱节目“霎时冲动”;曾为填词人,为黄耀明等人赋词多首。1999年做新城节目总监,2000年做了郑秀文经理人。




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郭启华与郑秀文四处闲逛之时,也不忘留下一个亲密的合照。

  艺人的经理人,每个都出身不同的。郭启华本来是“香港商业广播电台”的红DJ(唱片骑师),因缘际会,做了天后郑秀文的经理人,弹指已有多年。

  不是冤家不聚头,在许志安跟郑秀文恋爱时,他是安仔的经理人,兜兜转转,在郑秀文跟许志安分手后,他再度做许志安的经理人。

  在他刚上任新城广播电台节目总监时,跟我结过梁子。那时半夜三更,连样子都没看清楚。这回见面,他说:“我是……”我觉得他熟口熟面,便说:“知道了。”其实当时我是忘记了。

  人不外踏在一个缘字上面,过去的,一把丢进垃圾桶好了。

  正如他说,他跟郑秀文很有缘。他在哪里工作都碰巧遇到郑秀文。
  
  不合格的高材生

  十多岁时的郭启华,在名校“英皇书院”念完中学时,是个很乖很出色、品学兼优的学生。之后便一边上大学一边做DJ了。

  他说:“我是个很知道自己目的的人。香港大学没有传媒系,所以我自修一年进中文大学主修新闻传播。”

  这儿得略为解释。香港的大学有英式三年制的,亦有美式四年制的。中大属四年制。

  问他大学毕业时成绩如何,他说第一年平均1.9分(美国制是4分为满分,2分为合格。)

  我笑道:“又说自己是高材生,1.9分不合格的。”他说:“中大是1.5分便合格的。”

  为什么那么差劲?他说:“我本来认为自己是学者,到了大学时期才晓得自己原来喜欢到外面做事。我爱搞活动。大学二年级时替香港电台写新闻稿;三年级时到商台实习;四年级时已经天天到商业二台做节目了。”

  “我参加了‘进念社’,排戏时认识了林奕华、荣念曾和黄耀明。一放学便跑去‘进念’,他们有排戏的场地。我亦常常跟美国来的交换学生去兰桂坊玩。第一年玩得很疯狂很放肆。第二、三年平均有了3.6分,那便可以拿奖学金了。第四年老在商业二台做事,终于以低分毕业。”

  郭启华自豪地说:“中大所有学生都在啃书赶文卷,他们知道有一个学生在‘商业二台’做节目,而且收听了,做完节目有商台的车子送我回学校,好像明星似的。”

  “第四年时系主任朱立教授碰见我,他说:‘哈,原来是你!’那时我是DJ、舞台演员和大学生三合一体的。”
  
  从“十一时冲动”到唱片公司高层

  郭启华的传媒生涯在大学之时已经开始,俞琤竟然给他晚上十一时的电台黄金时间(电台的黄金时间就是电视台的边缘时间,即清晨和深夜)。“我四月便得考毕业试了,压力很大。怎料我的‘十一时冲动’反应很好,商台给我多加一个小时,从十点钟做到午夜十二时,节目名字亦改为‘霎时冲动’。”那是他青春时代的美好回忆。

  商业二台那时是鼎盛时期,“六对半”DJ很受青年人欢迎。其中包括了俞琤、郭启华、林珊珊(后为歌星以及郑伊健的经理人)、软硬天师(仍是嬉笑怒骂的表演人,最近在红馆开了满座的秀)、郑丹瑞(后为电视《小男人日记》演员,今为电影监制)、卢业媚(后为歌星及歌唱老师)、陈辉虹(林忆莲前后恋人,今为节目策略谋臣),还有梁安琪、陈海琪等,一时多少豪杰。

  “青春是应该那样燃烧的。”郭启华说。

  燃烧完还有什么剩下的?“那时是粤语流行曲的全盛时期。谭咏麟、梅艳芳等独霸乐坛的现象已近尾声,那时又产生了四大天王。一九九七年之前,电台很特别,是个训练人才的基地,各人都可以在其它方面发展。”

  “后来我当上了商台创作总监;一九九五年加入了‘华星’(唱片公司),第一天上班恰巧是新秀赛,那时便认识了郑秀文。在‘华星’的时候亦认识了杨千病、陈奕迅。可以说我们已经代表了‘后四大天王’。”

  “我们很用心地去做,不可以让他们被淹没。我在‘进念前卫剧场’认识了黄伟文,他写的第一首词便是让陈奕迅唱的《时代曲》。那是一个好时代必须寄存的声音。”
  
  郑秀文那么有诚意,加上以前合作过,那我便再做她的经理人了。

  “‘华星’是唯一的华资唱片公司。我学会了印刷、制作流程、了解了听众品位,如何处理歌星和看着那盘生意。还有,歌星形象都要兼顾,连自己的衣服都借出来给他们穿。”

  郭启华的事业过程便是:媒体、唱片、经理人三部曲。“有时会有冲突,我三样都做过,晓得三方面的心态。从电台福利,到唱片公司的预算支出,以及艺人所需我都清楚。”

  “预算是固定的了,这儿多用一些,那儿便要省着一些。歌星可以用预算的钱。比如郑秀文,叫阿星化一次妆便要五千港元,梳头又三四千元,衣服八千元一件。如果那方面花的钱太多,宣传费便得减少了。我要为唱片公司着想,并且会向歌星解释为什么要这样做”。

  郭启华的强项是什么?“选歌够触觉。EQ(情绪指数)极高,冷静理智,不会乱发脾气。”

  弱项呢?“没有电影界的关系。”他答道。“黄耀明那几年是很特别的歌手,头两张唱片挺不错。接下来,安仔那首《男人最痛》也卖了十几万张。”

  “我在华星时负责过一个演唱会,加入了‘正东’(香港另一著名经理人黄柏高开的公司)时亦负责了一个演唱会。那时安仔亦在‘正东’。”

  之后,他又回到广播电台老本行,当了新城电台三年节目总监。“那时郑秀文已经加入了‘华纳’,李进却离开了,郑秀文需要一个经理人。郑秀文和黄柏高在2000年一年约满之后,便问我想继续在‘新城’工作还是愿意当她的经理人。她那么有诚意,加上以前合作过,那我便再做她的经理人了。”
  
  这两年市道窄了,经理人很难赚很多钱。

  “演唱会怎么分账?”我问他,他答道:“办演唱会,先得有个投资者,所有钱都是他出的。在红馆开秀,若做不了两场是没有钱赚的。歌星的酬劳,由不收钱到收一百万港元一场的都有(徐小凤便有这个身价)。红馆可以容纳一万一千观众,满座时一场的门票收入便是百多万元,有些歌星第一场不收钱,第二场可能收十万,到了第四五场,歌星如果想效果更好,便会自掏腰包津贴制作费。”

  “这几年音乐界的生态变化很大。张学友拍电影完全不会阻碍他唱歌的成就。如今唱片卖得一万张已算好了。最重要的转变是,唱片公司本身兼做旗下歌星的经理人,例如黄柏高。另外一类便是‘英皇’。他们自己发掘新人,签很长的约,抽很重的佣金,因为公司的投资很大,比如容祖儿的唱片卖三万张,经理人公司得营运其它投资去推广出唱片。有时很奇怪的,DJ选播的卖得不好,不选播的反而卖得好。”我问:“经理人收入好吗?”郭启华答道:“一个二线艺人,年入三四百万,经理人抽百分之十五的佣金,一年才收入四十五万至六十万,还得替艺人请助手,可赚的钱不多。”

  那么一线艺人又如何?“一线艺人有一个全职经理人,该艺人的收入够营运一家公司,如张学友便可以。”

  “‘英皇’用的是整个经理人部门。这两年市道窄了,经理人很难赚很多钱。香港艺人一如以往,得在香港红了才可以在内地和台湾走红。美、加登台则只要香港艺人。台湾的张宇,唱片卖了一百万张,美、加都不要。”

  “另一方面,香港歌手没以前那般受重视了。台湾也时尚了,王力宏、陶喆都是在美国念书的(他们较洋化,英语说得很溜),周杰伦则是台湾音乐学院毕业的,代表本土乐坛,张惠妹是山地人,更加是台湾本地人了。”

  “十年前崔健来香港,港人不接受内地人做流行音乐,如今通过手机、网站可以推广。现在连Twins的姐妹都要唱国语歌了。”

  “如果演唱会场数开得多,经理人可抽多点佣金吗?”我问。“投资者在打个平手之后,会给歌星花红,经理人就在花红之中抽百分之十五佣金,刘德华则什么都自己主导,女艺人则不爱管生意。”
  
  现在郑秀文已经悠然以对了。

  “为什么艺人不公开情史和私事?”我问。“拍拖曝光得太早,拍不成怎么办?艺人与报刊的关系愈来愈对立。艺人只卖声、色、艺,不是卖私生活的。”郭启华说。

  既然郭启华的EQ那么高,为什么他有些公关工作不爱做呢?

  “我不算是常跟报刊编辑等每周吃饭的那一类。推广新唱片,公开就会让人说炒作,不讲又让人说隐蔽,这就是难为之处。”

  “艺人都是惊弓之鸟,一切都是说好?还是不说好呢?我念过新闻系,不过现在的新闻已经不是正式的新闻了。动不动便指人家为堕落天后。既偷拍又跟踪的,艺人都不晓得怎么办。”

  “最可恶是八卦周刊里面的‘事件簿’,每两个月便列表一次。他们硬生生地把艺人定性,定性了便成‘史实’。”郭启华说,“现在郑秀文已经悠然以对了。有人在网上批评她的英文差,她都很幽默地说汗颜,汗ing啦。她才念到中五毕业,他们还能要求什么?”

  我跟郑秀文间中会用手机通英文短信,我觉得她OK,可以的了。

  郭启华说:“有人叫拍电影,那变了是由艺人主导扯缆。我们现在不会那么被动了,会尝试跟电影公司合作。”

  “黄柏高代郑秀文接的《孤男寡女》,本来是新城替她度身订造的广播剧。那又是宿命论,杜琪峰导演要拍,郑秀文便演了。”

  郑秀文是有演戏潜质,亦乐于尝试的艺人,这方面郭启华又得大费心思了。

  似乎,做经理人比做爸爸妈妈更头疼!

  特约采访:林燕妮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