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明报周刊]暫停開始過 草蜢  

2006-09-14 17:1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草蜢的起跌一如香港人,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他們新秀入行,從替樂壇大姐大梅艷芳伴舞,到八八年推出首張兼獲白金銷量的專輯《Grasshopper》,之後數個年頭飛躍舞台,誰個不懂《失戀》、《朋友》、《忘情森巴舞》或是《失樂園》﹖

 九○年代初,草蜢的威力更遍至兩岸及東南亞,出唱片廣東歌改國語歌,在寶島往往有五、六十萬銷量,歌迷當年對草蜢的瘋狂,絕不下於今天的F4或是183Club。

 雖然同樣經歷九七低潮,近九年沒出過唱片,不等於要去燒炭。去年三場《我們的草蜢演唱會》,的確是今天《Forever Grasshopper 06 Concert》由三場爆至六場的催化劑,三個加起來一百二十歲的草蜢仔身體力行勉勵香港人,暫停仍可開始過。

 明﹕明周


 傑﹕蔡一傑


 智﹕蔡一智


 威﹕蘇志威


 九七年,草蜢從一手捧紅他們的寶麗金跳槽至台灣滾石唱片,但三年合約期只推出過一張《照常營業》專輯,黑暗期過後草蜢分拆上市,蔡一智退居幕後,蔡一傑多以DJ Remus名義為派對打碟,蘇志威結婚生女拍劇,及至去年由林珊珊拉攏簽約BMA唱片,草蜢才能重踏紅館舞台。

 明﹕怎看外間一直說草蜢當年是給滾石害死﹖

 智﹕我又覺得不可以用害死來形容,當年我們大陸及台灣市場發展得好好,到滾石approach我們,當然給了好好的條件。到我們入了這間公司,才發現台灣人的想法跟我們香港人很不同,背景文化也不同。當時台灣公司給了我們一個題目是「再認識」,我們是廣東人,要重新認識國語市場及台灣人,我們確實花了很多時間及心機去研習這個課題,最後才發現做碟不應該去研究,是應該隨心所欲、隨自己生活出發去做,其實我們之前做的碟,也沒有想過什麼市場,又不是一樣去了台灣及大陸﹖

 傑﹕當時我們試過不同的音樂,但他們覺得那些歌不適合,有些歌我亦覺得不是草蜢的靈魂,有些不愉快,自己亦不是太喜歡。蹉跎三年﹖人家俾得起錢找你過檔,受人錢財替人消災是事實,唯有聽公司怎安排,我們亦不想別人覺得草蜢麻煩、搞事。後悔﹖嗯……已經過了這麼多年,有得必然有失,沒必要後悔。

 示範基本動作


 明﹕很多人形容去年的演唱會,是草蜢一次重生及再肯定。
   威﹕我們沒想過草蜢要重生,只是外間給我們的評語,但很難怪外間有這樣的感覺,因為他們有七年多沒見草蜢在香港出現,對我們生疏了。其實去年的concert,事前投資者、幕後都有擔心,草蜢這麼久沒在樂壇出現、沒出過碟,再出來的反應會怎樣﹖最後大家只是決定盡力去做好件事,不要想太多,但我們也估不到反應會這樣,原來大家對我們這樣好,是打了口強心針。

 智﹕我覺得今天草蜢在樂壇的位置,不是很大年紀的前輩,也不是一班新偶像,是in the middle。我覺得我們的角色及義務是令上一代跟下一代有交流。我們初出道,見過真正的天王巨星、武林高手,我們有機會跟這些人同台,在他們身上學到些東西,上一代巨星許多也走了,新一代沒機會接觸到,我們唯有以身作則告訴他們,這個世界曾經有武林高手,我們其實只是上一代的一點一滴,新接觸草蜢的人覺得草蜢很犀利,其實我們做的只是基本動作。

 明﹕為何至今仍沒推出新碟﹖

 傑﹕新碟應該在演唱會之後,當然我們要求高是一個因素,其次現在市面上的音樂人原來也很忙,要等到他們配合,填到一首好詞比較難。其實現在做碟不像從前,既然唱片解決不了翻版及非法下載的問題,唯有做多些live show真人發聲。

 威﹕也不覺得可惜,有些人會盡plug歌推高人氣開騷,我們是有點倒轉,演唱會上一樣有新歌,讓大家看完再追回,就像看完電影再追soundtrack。

 蘇志威適者生存


 草蜢眾成員當中,蘇志威(阿細)又名蘇老闆,被視為三子當中最踏實的一個,九八年與前歌手劉小慧結婚,最早當爸爸,最早謀定後路做生意及入無線拍劇,蔡一傑及蔡一智不約而同形容他數口最精,多年在草蜢擔任會計的角色。

 威﹕我覺得適者生存,我最早有家室,因為我知道要肩負起一個責任,要令我老婆女兒安居樂業,所以我會揀很多出路、做很多事。我不是只懂唱歌,我覺得拍戲得就去拍,覺得拍劇得又去拍,覺得做司儀得,又去做《大搜查》……任何娛樂圈工作都有興趣做,沒什麼所謂,都要為自己打算,難道坐不做嗎﹖基本上這一年停了拍劇,因為我知道草蜢還有很多事要做,無線也找過我,但我不敢接。

 蔡一智的best partner
 蔡一傑形容大哥蔡一智比起他更固執,在蘇志威眼中,蔡一智是一個麻煩藝術家,缺點是會為信得過的朋友不問對錯兩脅插刀。今年十月三日,蔡一智會與相戀六年的女友周雪芳結婚,過往的訪問,他從來不談及這位已有一個女兒的未婚妻。

 智﹕其實結婚是去年concert後plan了今年要做的一件事,很難得才book到十月這個期,亦很好彩,婚禮會在concert之後,忙完concert才開始忙婚禮,現在婚禮的事,什麼都未開始搞,總之做完演唱會先。我從來不介意對方有一個小孩,要介意就不會走在一起,女友一直給我支持及客觀的意見,讓我更快成熟,我們一起五、六年了,覺得她是我生命中的best partner。

 蔡一傑十年單身


 在兩名拍檔眼中,蔡一傑處理數字一塌糊塗,但天生卻是一個真正的藝術家、表演者,對隊員的舞台表現以至衣著也要求甚高。三年前,他自資數十萬出了一張個人專輯《Solo》,被指銷量只得數千。去年演唱會尾場,他公開求愛,但至今仍是獨身。

 傑﹕他們也結婚了,我不會羨慕,只是替他們開心可以找到另一半。沒錯,十年來我也是single,從前是很渴望有另一個,現在也會想,但程度已經改變了,自從師父阿梅走了,心態不同了,不再像細路仔般主觀與執,人生有許多事無法十全十美,事業、家庭、財富、愛情,上天是少了給你一樣,都要接受。很多人說我性格有問題,但其實可能我外表比較cool,或者會以為你是artiste,就驚接觸你,但現在真的不刻意追求愛情。上一張唱片沒有失望,都是寶貴經驗,現在的細路,也可能不知跳舞音樂什麼叫做progressive或者deep,許多朋友都說我這張碟應該放在博物館,其實都OK,維到皮,打了個和,仍會繼續去做,蔡一傑做草蜢,與蔡一傑做蔡一傑的音樂是不一樣的。

 拗撬?砣不和


 近日樂壇最鬧哄哄的新聞,莫過於達明一派不和事件,劉以達多次公開力數黃耀明。事實上,草蜢多年來也傳過多次內訌,對於達明的是非,蘇志威直言可惜,蔡一智說作為拍檔,「溝通」二字最重要,不過三人也承認彼此「鬧交多過吃飯」。

 「我們三個比較好彩,因為細細個已經開始一起住,太了解對方,拗撬經常有,都是因為工作,乜都拗一餐,我們有什麼都直接講出來,不需要像一些組合為了合作,什麼都不會說。有些人看見partner著衫肉酸,黑心的會想今次還不搶你鏡﹖不黑心的又會擔心令你不好意思,我們拗完便沒事,有拗撬、嘈交不等於不和﹗」蔡一傑說。

 替草蜢拍照,衣服大部分是蔡一智的私伙,起初穿上黑色背心的蔡一傑有點微言,最後黑起臉在那袋衣服左找右找,為的原來是找件配合大夥兒合照的白色襯衣﹔離去時,阿智有事先走,蔡一傑要健身,沒直接與蘇志威一起到排舞室綵排。不認識草蜢的人,會以為他們不和,其實這就是數十年來這三人世界中的默契。

 撰文﹕梁肇宗


 攝影﹕賴飛鳳


 髮型﹕Jacky Ma(Headquarters)

 化妝﹕Micky Choy

 場地﹕Club No.9(Galleria, Central)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