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快周刊]負負得正 許志安  

2006-09-21 16: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沉百踩的日子,連李克勤、梁漢文和古巨基都被寫成是安仔的勁敵。

跟韓紅的契兄妹關係,安仔聲言彼此一定不會是對方那杯茶。

和助手細佬關係密切,兩人傳出緋聞,唔奇。

作為家中么仔的安仔,向來最黐母親,98年母親逝世後,安仔稱她一直活在心中。

安仔至今仍和父親一起居住,希望盡量給予他最好的。

和鄭秀文的名字,應該永遠會被扯在一起。



經歷了這幾年來負面新聞的洗禮,今天的許志安實在不能不信,媒體力量之大。


他說,從前因為只想專心唱歌,不想諗太多,訪問推得就推;但現在,人大了,開竅了,反而覺得接受訪問,可以讓他有個位置暢所欲言。


我以為,經過了這幾年聲勢大跌、形象變得負面的歷練後,今天的他應該會變得憤世嫉俗,開口埋口都會是不吐不快;要不然,便應該是顯得一臉滄桑,任何說話都成了怨懟。


誰料,他最近正在細閱老子的《道德經》,也正在把當中的人生哲理付諸實行!


故此,當我問到他這幾年最難過的時刻時,他會說:「經裏有一章話,做人永遠像水一樣就最好,即是『上善若水』,一切隨心,根本不需要逆天而行……」


那是經中的第八章:「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所惡,故幾於道矣。」


當我問到他,這幾年來的負面新聞,會否令他有過退出娛樂圈之念,他又云:「有壞事情發生,反而是好事情的開始。」那正正是經中的第五十八章所言:「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


當我問到他那時可有想過還擊時,他又說:「那段時間,我最初不覺甚麼,後來開始有些不妥,覺得很弊……但當我過了那個階段後,我又開始覺得好舒服,好像去了另一個境界!我覺得人性就係咁,寫了這麼多你不好的,總會想看看你怎樣反彈。」這不正是《道德經》所談的「物極必反」嗎?


我的中國文學比較渣,還是計數較為叻。所以,我最後還是把他現在這個境界,起了個數學用詞的大題;所以,最後這篇安仔的「暢所欲言」,經過一輪抽絲剝繭、加加減減,應該只剩四分一——因為,我計過他所說的話,連那些老生常談在內,便已經有洋洋萬字,一定不夠塞落這六版紙中。




開了竅的許志安說,經過那些負面新聞的歲月,現在令他體會至深的,是做任何事,都要給予外界正面的訊息。正如他將會推出的新碟《In The Name Of》,是一張起了大碟名字,才去揀歌填詞的唱片,勉勵人要珍惜自己所愛的人和物;又正如做這個專訪,他亦有以下這個訊息。


「起碼可以讓不認識我的人知道,我是怎樣面對逆境;讓認識我的人知道,許志安其實跟五、六年前沒有分別。」


我第一次做專訪,做得如此有使命感。


還擊


自從04年安仔在台灣高調發表「單身宣言」後,歷時兩年的負面新聞便接踵而來:跟經理人公司M8老闆娘譚毓楨撻、做奧運主持跟馬德鐘不和、賤價拍劇、演唱會過份色情……就連05年獲「傑青」,也遭受外界質疑,完全一沉百踩。


這幾年我多了負面新聞,某程度上我也有很大責任,因為我不懂得去Handle。


92、93年或到97年轉到正東的初期,其實一直都有很多人保護我,我只用專心去唱歌。到了01年,我簽了M8做經理人—這公司本身不是做開演藝事業,不會像Wallace和Paco般,為我安排一些藝人要做的事。結果,當我的事業去到某一個位置,而又沒有保護罩保護我的時候,傳媒就最好入侵。


有記者問我,為何不對那些負面新聞作回應、澄清或講出來宣洩一下呢?但我抱的心態是:我只是唱歌,其他事乜都唔想理!


對很多記者來說,許志安唔還擊,又有新聞價值,就最好寫!可能這次我有些少回應,他們會留手一些,但如果完全沒回應,他們就會寫得更重手!


我認為笑可以化解很多壞事情。所以那時我自己不還擊的同時,只管對人便笑,都幾!要住棚牙上車到閂埋車門,那才會不讓人拍到你黑面。


而事實證明,原來唔回應負面新聞,真係有影響!


都好,起碼那段時間,確實叫我開竅,不會像從前般只管搏命唱唱唱,現在反而唱得更開心、更有責任感和使命感,也不會去恨或爭一些東西,如果這段時間到我45歲才發生,咁咪仲弊!


所以我現在的心境,是入行二十年來最快樂、最舒服。


不和


李克勤一直被視為安仔的宿敵。二人除了每年為「男歌手」獎爭出面外,就連環球和正東當年合併,也要爭做「一哥」。


  最大鑊是,隨後還有來勢洶洶的古巨基。幾年間,安仔由「最受歡迎男歌手」跌至捧蛋而回,甚至以缺席作無聲抗議。


我和克勤,就如八十年代的譚詠麟和張國榮,大家都捱了這麼多年,一定會係咁。我和克勤是由踢波認識,踢波踢到中場時,我會對他說:『做乜呀?結婚呀?』有時又會打電話給對方:『點呀?做乜呀?』、『你搵我做乜呀?』


我跟他都做過彼此演唱會的嘉賓,唔妥仲會做咩?最緊要我同克勤私底下大家知道冇事,總好過表面好Friend,但大家有心病呀。


至於基仔,我看到他現在這個成就,真係好開心!同佢熟唔熟?其實又真係冇乜聯絡—樂壇又唔係個個有電話打,不過我跟他見面都沒有尷尬,我亦不會因為別人咁樣講,刻意走去搭人膊頭囉。


至於獎項,我已經過了最想得獎的時候。現在我覺得乜係最大呢?就係唔恨。


坦白講,去年公司的確跟我說,如果出席哪個台便會有兩個獎,出席哪個台又會有個甚麼獎……但我,其實想休息一下—喂,我參加了十八年頒獎禮,由第四行坐到第一行,再坐到中間位,那代表甚麼?


就這樣,去年我選擇了留在家睇四個頒獎禮,沒有了那份壓力。我的歌迷,就算我不出席,都一樣會鍾意我,多了兩個獎,又點?


有次楊千嬅問我今年去唔去頒獎禮時話:「去啦,型呀!許志安今時今日,已經唔恨某,既然你唔恨,你都去話,係咪型先?」我話我想屋企打住邊爐睇喎,她又說:「唔係喎,坐我隔籬呀,型喎!今時今日許志安唔爭都喎,型呀!」


我到現在仍未給她答案,因為連我自己都未決定,到時我應該打邊爐呀,定係坐現場。


緋聞


韓紅和助手細佬,都是安仔這幾年來的緋聞新成員。前者被寫得最厲害的一次,是被傳媒拍到二人激咀;後者則指二人日久生情。


韓紅那一則,一笑置之,得啖笑!因為韓紅真係認真地跟我上契的契妹。不過後來有個朋友好認真問我:「你同韓紅係咪真?」我直情大笑出!有冇搞錯呀?點可以咁睇我?我點都唔會鍾意呢類型?仲話我激咀,唔好玩啦!


拍到那幅相當晚,蘇永康都在場,但只Crop了我和她,咁飲得多少少時,就要扶佢上車啦,佢仲男仔性格……,我只係講攬,唔係咀喎,我唔得喎,大佬!我諗佢都唔得呀!我唔係佢杯茶,佢都唔係我杯茶呀!


至於細佬?唔錯!你睇佢。(坐在遠處的細佬說:『我咁靚,唔溝我真係蝕啦!』)


她的性格真係要學!俾人笑,自己咪要笑得更勁囉。每日打開報紙都有緋聞,根本不用太認真去對待,可能第二日傳我同其他唱片宣傳人員都得!


感情的事,係,我會認,但我比較喜歡低調,只要兩個人享受就得,就算我將來結婚,都會低調處理。所以,如果將來許志安有緋聞,我唔需要講係唔係—咁我唔講,當然並唔代表人唔知,我從前都有過這些經歷,我都沒有講,但大家都會知啦。但我可以好坦白講,現在的感情是零,是空白的。


昇華


和鄭秀文的戀情講足十五年。02年傳出分手後,每年總會有復合和再分手的傳聞,甚至彼此有新碟或新片推出,也總會談及對方。有說安仔喜歡每逢出碟時,便借Sammi宣傳,又有指他去年底由正東過檔東亞,都是對方穿針引線。


我很清楚,外界總會說我每次出碟,便會拿這個做宣傳,喂,我冇講過喎!


點解我決定唔講呢?因為我兩個知咪得囉,等於我同克勤,我同對方知咪得囉。


我只可以講,現在我們的關係是非常非常之好,好到不得了!很多時跟她聯絡,我們並不會講工作,通常我都會問她:「最近去過邊?靚唔靚?最近你寫的那篇文章寫得幾好!」我會跟她談人生、談生活,有時大家會突然夜晚打電話俾大家,談談現在做甚麼……


別人永遠只會覺得,分手一定是其中一方有問題,但點解唔可以在另一角度去看:我和你是因為某些方面Click到,所以才會走在一起,分手時又是否其中一方有事呢?唔係嘛;分手後,又唔可以做番朋友咩?唔係嘛,既然大家Click到,咁點解唔可以做到交心朋友?愛的反面,並不一定是恨,不過是關係上的形式轉變罷了——起碼我自己會咁睇囉。


至於話我簽東亞關佢事,唔使理呀,這些我都Predict到在我的演藝生涯上仍會繼續發生——這不能說是別人錯,因為,這確是件不可分割的事實。


當然,這些你唔問我,我亦唔會主動講,都夠晒啦!




拋物線




許志安從《道德經》所悟出的境界,比我想像中高。


「我現在的心境,甚至乎可以放得低很多事情。


「有次我和張衛健黐起條筋想試去福臨門食飯。結果食完埋單幾千蚊,我就望住對方笑,覺得原來食乜都一樣,最緊要係同邊個食。


「同時我仲發覺,原來自己本身最鍾意吃的,都是一些很平民的食物,例如黑椒雞扒飯加腸——既然我本來就是如此平民的人,那我還會害怕返轉頭嗎?所以,有人問我,現在住加多利山,怕不怕將來會住番慈雲山?我話,絕對得!因為我本來就是在慈雲山長大,點解要怕呢?


「我以前讀理科都讀過,任何事物都是一條曲線:運氣啦、人生啦,既然事情是這樣來,便隨它這樣去吧。


「所以,這幾年充滿負面新聞的日子,其實就如一齣電影,總會有高低起跌,我始終覺得,人是喜歡看一個Happy Ending,多過Sad Ending。即是說,來到今天,觀眾只想看到一個重現光芒的許志安,透過一個專訪或出鏡時,知道許志安依然跟五、六年前一樣……」


唉,我的壓力又來了。

PS:都没有提肥田~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