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南都大牌档]许志安:最爱的往往不是同偕白首人  

2006-09-29 11:0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9-29 09:41:41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许志安的外形不讨好,但凭借不懈努力,同样在圈中占有一席之地。

  林燕妮访许志安

  林燕妮:十七岁负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取得遗传学学士学位。其后于香港大学考取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可谓文理皆精。足迹踏遍世界各地,视野广阔。迄今出版小说及散文集六十余种。曾获得“香港第二届艺术家联盟”最佳作者奖。

  许志安:香港艺人,1986年第五届新秀歌唱比赛中获银奖。踏入娱乐圈二十年,为香港歌坛天后梅艳芳弟子。入行以来做歌、影、视多元发展,2000年获港台十大全年最高销量歌手奖。

  许志安参加“华星新秀赛”那年,恰巧我和张国荣都是评判。冠军是文佩玲,但她并没有在乐坛发展;第二名是许志安,嗓子很好;第三名是黎明。当年黎明是十九岁,许志安亦是十八九岁。

  黎明不用说,外形替他赢了不少分数。许志安自嘲:“我眼睛小鼻子大。”他的鼻子其实是过高而已。艺人最紧要是外形特别,安仔的样子很特别,让人看了一眼便记得。嗓子也是特别的,不然他不能在乐坛足足屹立二十年。
  
  别开玩笑了,你是张国荣?

  每次见到安仔,他都爱提起刚选完“新秀”那时的故事。

  是这样的:张国荣和我深夜到了名牌大王潘迪生的家,我们当时亦年轻,一点也不知道老成持重为何物,忽地想把黎明和许志安叫过来一起聊天。

  黎明是张国荣开车送过来的。安仔已在睡梦中了。张国荣拿起电话便打给他。许志安回忆:“半夜两点钟,忽然有个人打电话给我,说自己是张国荣。我说别开玩笑了,你是张国荣?我便收了线。”

  “接着电话再度响起,说‘我是张国荣’。听上去声音也真的像是张国荣。他叫我去香港半山潘迪生家。我是住在九龙黄大仙的,从来没上过半山,他给我的地址我完全不晓得到底在哪儿。那么只好坐计程车去了。”

  我们那时也太任性,问都没问人家住在哪儿。安仔出身贫穷,住在黄大仙屋村,一家十一口挤在只有二十平方米的斗室里。香港半山是高贵住宅区,潘迪生的家大约三百平方米。安仔不单没去过半山,连潘公子是谁也不知道。

  黎明和安仔都乖乖地坐着,哪儿敢说话。看今日他们的熟练,众人难以想象二十年前他们两个是多么的青涩。张国荣虽然火红,也不过是三十岁而已。
  
  新秀时代哥们儿的穷风流、无钱乐

  安仔细说新秀时代哥们儿的穷风流、无钱乐:“入行二十年,无端的事会记得很久,有端的事却记不起来。有一天TVB艺员吴启明载着黎明开了辆奔驰跑车来。跑车后面有个能放条狗那么窄的空位,我便挤进去了。”

  “我和黎明游泳,直游到海上的浮台。有人弃下个橘子色的塑胶飞碟在浮台上,我们便拾起来玩。我们划拳(猜枚),赢了的把飞碟扔到海上,输的那个得游泳去把飞碟拿回来。我输了,便游泳去拿。”

  “第二次划拳,我又输了。黎明把那飞碟扔得要有多远便有多远,我很费劲才游到飞碟那儿。游回浮台那么远,累极了。但我是狮子座来的,不服输,我要玩第三次,怎料又输了。第四次,我不玩啦。奇怪,这些记忆都是不会忘掉的。”

  安仔最近看了很多佛书。艺人这几年都需要佛书平服心灵。佛书的最终,便是教人与大自然合为一体。不晓得安仔悟到什么地步。

  他说:“如果有一天我要走了,我会带走三个片段。其一就是我和张卫健去喝酒,喝到清晨六时,倾盆大雨,人只要在雨中站三秒钟便如淋浴。我们都饮到醉醺醺,不管路有多长都跑出去。那个大家一面跑一面回首互望而笑的画面,一直不能忘怀。”

  看着安仔那条价格不便宜的时装牛仔裤,不晓得他们现在快乐些,还是安仔和张卫健互借外套登台时快乐些。
  
  她(梅艳芳)有如水,可以流到什么地方便变成什么形状

  他当年参加新秀赛唱的歌是谭咏麟的《雾之恋》。安仔说:“我们新秀没有自己的歌,唱完别人的歌,聪明的便会尽快不似原唱人,创造自己的风格。师傅(梅艳芳)和我参赛时都声带生茧,声音低了八度,故此师傅选了徐小凤的歌,本来她是选邓丽君的歌的。真是焉知非福,唱徐小凤的歌反而更有个人的特色。”

  似水流年,阿梅似水地走了。安仔怀念着师傅:“她有如水,可以流到什么地方便变成什么形状。直到今时今日,没有一个女歌手有师傅那么犀利的压台感。试试叫个歌手一个人站在台上,背后无人地清唱吧,没有人有她那种功力的。贫穷逼得她努力唱,这是幸还是不幸便视乎每个人怎么看了。”

  安仔近来喜欢说人应如水,本应无形无状,而人生是不同的盛水器皿,水流到什么地方便变成什么,不必执着。

  同意,凡液体都是形状百变的。水甚至可以变成固体的冰。人生的际遇,人情冷暖不也是如水吗?安仔已是个成熟的大男人了,有所体会吧。
  
  我庆幸我是黄大仙区出身

  “我庆幸我是黄大仙区出身。出道之后仍然住在黄大仙。我哥哥说你出道了,不能再住在这种地方了。终于我们搬到黄埔新邨。我们兄弟姐妹一共九个,有一个不在了,仍在的话便是十兄弟姐妹。我到九岁才戒奶的,我一直希望跟妈妈同住,可惜她在一九九八年走了。”

  安仔小时的志愿是当警察:“我住在黄大仙老家时,有一回听见有个女孩子大叫一声,捂住正在流血的耳朵哭着从电梯跑出来,那时我便立志当警察。黄大仙区由我这个超人警察守护着,治安会好很多。”

  “搬去黄埔新邨时是大家凑钱的,那时我出了两万块钱。黄埔花园一百三十五万,哥哥说大家照比例凑够时价,一时要那么多钱,我完全失了预算,我真的很惊慌,惟有继续赚钱。要是哥哥不疼我不出钱,我根本负担不起搬家。”

  “其实记者写我住哪儿都无所谓。小时经历过的点点滴滴都变成我所珍惜的东西。如今我住嘉多利山,那又怎样?唱了二十年歌,如今我最开心。为什么?我不是什么都不追求的,从开始到踏入成熟期,一路是压力很大的,身不由己的。现在,如果我可以做自己所想做而又有人支持我的事,那便最开心了。如果没人支持便算了。这不是没有斗心,我已经三十九岁了,我懂得怎么处理。”

  他打了个比喻:“王力宏在我心目中很了不起,什么乐器都懂。但是他长得太帅了,人家的注意力全放在他的外貌上面。我不是帅哥,没这个问题。我是最不保养最怕化妆的男艺人。男人讲才华的啊,大佬!
  
  我就是在那些地方长大,幸好没学坏

  说起来没人相信安仔念书时音乐科很低分。“因为贪玩,我把1 2 3 4 5 6 7的7特地唱高了半个音。”安仔说。我的反应是:“你能够唱高半个音而自己亦听得出来,那便是耳朵好和能够控制声带了。”

  安仔会唱基督教圣诗和弹吉他。“中一时我的成绩是倒数第二,包尾的是我的最好同学。中二念下午班,他却念上午班,没人陪我玩了。我对西洋史、拿破仑有兴趣,历史考了九十七分。因为好胜,成绩好了很多,起初老师认为怎么这个没天分的学生可以考得那么高分,认为我出猫。直至第三季我仍考得好,她才相信我没出猫。中三我被分去精英班,那年有同学介绍我认识一个文身的不良分子,我差点误入歧途。离奇地,那汉子竟然对我说‘你别跟我去趟浑水了,不关你事的。’”

  黄大仙跟九龙城寨都是龙蛇混迹的地方。“我就是在那些地方长大,幸好没学坏。”
  
  最爱的那一个往往不是跟你同偕白首的人

  “我的家庭观念很重,我有五个哥哥三个姐姐,我的哥哥姐姐没一个是不好的,每一个都能遵守做人的德行。我是近朱者赤,我的哥哥姐姐都早婚,都有家庭责任。我觉得如果女朋友跟了我,结婚只是一种形式。我喜欢有自己的孩子多于有妻子,但是我不能那么自私,婚是要跟孩子的妈结的。”

  “这几年特别喜欢有孩子,那是有血缘关系的,那是我重生的生命。现在我跟哥哥一起住,他有个小女孩。我看电视足球,她发脾气,玩具搞得满地都是,我不介意的。几时结婚?看缘分吧。心态是自己的。要多少个子女?得看自己的经济能力。”

  “郑秀文?她喜欢她姐姐的小孩。叫她生啊?她会说‘哎……不……’态度是否定的。结不结婚,得看每个人的性格。或者是‘谁叫你爱上了她,要跟她在一起。”安仔有点惆怅:“最爱的那一个往往不是跟你同偕白首的人。你只能永远怀念她,永远不忘记她。”

  谈起旧女友郑秀文,安仔说:“少接触她的人,不会认识真正的她。她在家里不出来,记者不是说她有病便是忧郁症。其实她在家里不晓得多快乐。”郑秀文有个父母疼惜、手足互爱的幸福家庭,安仔当然知道。

  “我如今感情空白,没人知道我跟她的关系。在别人眼中,就是:‘对不起,你的脸孔不属于你自己,而是属于观众的。’”

  “爱是执着的,我跟她不过是由情侣转换成为不同的角色而已。我们仍会传短信和通一下电话。我相信缘分和因果。”
  
  我不喜欢女方追我,我一定要去追她,那才有挑战感

  怎样看女性?安仔认为女性比男性聪明:“如果她值得我细心,我会很细心,她转过四个地址四个电话号码我都会记得。不值得的,我不会记得她的生日。”

  “你容易喜欢上一个女子吗?”我问。安仔说:“我很难中意一个女子的。我宁愿跟个不是那么漂亮,但是谈得来的女子交往。难找的。我不喜欢女方追我,我一定要去追她,那才有挑战感。”

  “你追求女子时大胆吗?”我问。他笑道:“看在什么情况下吧。我是低调的,但我是胆大的。我不作声的时候人家认为我不胆大而已。”

  安仔问我:“你猜我最喜欢女孩子穿什么?”我等着他自己回答。他说:“长袖的衬衫。”他看见我用海蓝色的纸做笔记,便加上了一句:“海蓝色的也好。”我说我的纸蓝得不三不四,不好看。他应只是喜欢白衬衫的。
  
  “陈大文”向本报读者“问安”

  安仔如今住嘉多利山,浑身名牌。得过最佳歌手奖,亦试过什么奖都没有。事业起起落落,爱情得得失失。

  他的最新唱片叫做《问安》,里面的歌全是用人名做题目,反映了他走这二十年人生路的心情和看法。

  “有一首叫《陈大文》(在香港,陈大文这个虚拟名字即是某某,任何一个普通人的意思)。”安仔说:“我都是‘陈大文’,也是平常人一个而已。还有的歌名叫《何慧爱》(何谓爱),诸如此类。”

  他自己最喜欢的一首叫做《猪先生》。他选了出来送给《南方都市报》的读者问安。从而亦可见他的今日境界。

  这时他的经理人郭启华到了,安仔接着有工作要做。

  记住他用《猪先生》向《南方都市报》各位读者问安啊!
  
  《猪先生》

  曲: 蓝亦邦 词: 林若宁 主唱:许志安

  虽则天真的蠢猪 我未博得欢呼赞誉

  然而有你爱上我的短处 快乐也许不必富庶

  繁盛世界惯了以冷眼 去看我滑稽的际遇

  能令你去发笑 也有用处 我用傻事去捐输

  多么蠢的蠢猪 个个也来揶揄

  高攀不起公主 并没段段艳遇

  悠然面对这悲剧遭遇 齐集给了你当笑话书

  …………

  开心多么简单 哪怕爱人平凡

  A餐B餐C餐 原来无论吃什么早餐

  共你的每日都灿烂 而幸福秘诀太过简单

  于好处着眼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