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南都大牌档]袁智聪访at17 at17和人山人海永远是血脉相承   

2006-09-08 12:3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09-08 10:10:01  

 
  
  南都大牌档
  
  今期主持:袁智聪

  袁智聪:1987年投身乐评工作,早年为《Music Bus/音乐通信》执笔,继而在1989至1994年间长期驻守《年轻人周报》撰写音乐专栏,1991至1992年间曾在《音乐一周》任职助理编辑。1994年先后自资出版两本单行本个人乐评作品集《音乐殖民地》和《音乐殖民地Ⅱ》,并在同年10月创办《音乐殖民地双周刊》(Music Colony Bi-weekly,简称MCB),直至2004年10周年休刊,其间曾出版台湾及国内版本。同年12月开设MCB Online(www.mcb.com.hk),现每周为《Milk》及《Friday》撰写音乐文章。
  
  今期嘉宾:at17

  at17:“人山人海”签约的第一支组合,由卢凯彤(Ellen)及林二汶(Eman)组成,年纪轻轻的她们充满音乐感和自信,在舞台上甚有大将之风。她们相识于“原音2000”歌唱比赛,两人惺惺相惜,此后二人以组合身份于2000年走访了不少地方,积攒了不少演出经验,林二汶曾于3P少爷占及刘以达的音乐作品中出现,而卢凯彤9岁随父亲学古典结他。在偶然机会下林二汶的歌声获得黄耀明赏识并邀其试音,而二汶同时极力推荐好友兼音乐伙伴Ellen一起前往,结果一拍即合,在2002年1月1日正式签约“人山人海”。
  
  在乐迷眼中,由林二汶(Eman)和卢凯彤(Ellen)组成的at17,一直以来都俨如“人山人海”厂牌(由黄耀明领军)之掌上明珠,而且外界及传媒亦对她们宠爱有加。

  出道的头一年,at17即夺得商台“2002年度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礼”的“叱咤乐坛组合银奖”和“叱咤乐坛新力军组合银奖”,以及港台“十大中文金曲颁奖礼音乐会”的“最有前途新人(组合)铜奖”;甚至再到去年更荣获商台“2005年度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礼”由听众以SMS选出最高荣誉的“我最喜爱的组合”大奖。能弹能作能唱的at17告诉大家,一队只卖音乐的女子创作组合,也可以凭实力与才华而在乐坛上站得住脚,甚至能够跟别的偶像女子二人组合分庭抗礼。

  在乐坛打滚了4个年头,今天二人仍是那么青春无敌。然而在2006年,却仿如标志着at17昂然迈进了一个新阶段。自今年4月起,二人开始每星期为TVB音乐节目《劲歌金曲》担任节目主持,每星期准时在电视上露面;继而她们将会在9月30日,来到位于赤鱲角的亚洲国际博览馆,举行at17的首个大型个人演唱会。

  秉承at17过去3张专辑《Meow Meow Meow》、《Kiss Kiss Kiss》和《变变变》的三字标题,这场大型演出亦命名为《Sing Sing Sing演唱会2006》——《Sing Sing Sing》,即来自70年代香港一个著名歌唱比赛的节目名称。

  亚洲国际博览馆是在2006年才启用的新场馆,首位在这里演出的艺人是陈宝珠;继而Oasis、Coldplay、The Black Eyed Peas等外国劲旅乐团亦在此举行过音乐会。要是不计算群星形式的《Moov歌舞会》,年纪轻轻的at17,便继宝珠姐之后第二个在亚洲国际博览馆举行个唱的香港艺人。

  “其实真的很高兴,所以你看我们(在演唱会海报上)的样子不知几‘得戚’。”
  
  进占亚洲国际博览馆

  去年at17在湾仔艺术中心寿臣剧院举行了七场《变变变at17演唱会》,现在由只能容纳400人的寿臣剧院,而进占亚洲国际博览馆这个大场举行《Sing Sing Sing演唱会2006》。面对一个大型场馆,二人可曾有过担心与压力呢?

  林二汶(以下简称“汶”):“啊,已经担心完了。”

  之前曾打算在红磡体育馆举行,何以会改变初衷?

  汶:“因为在红馆排期费时较长,配合不到我们的时间,而且之前在直觉上总有未必是红馆之感,好像还欠一个地方而令到我们在这件事上更有火花,其实选择一个新场地是一件很有火花的事。一来地方新,二来最大原因是当乐迷一起为了看一个音乐会而山长水远跑去(亚洲国际博览馆)、有如去‘朝圣’般,那需要表现出很大的力量。艺人与乐迷的关系是相向的,专门跑去(亚洲国际博览馆)看你们演出,大家聚集在一个地方做一件事,双方之投入,宛如相爱的关系,而多于纯粹娱乐的关系。”

  卢凯彤(以下简称“Ellen”):“人们嫌亚洲国际博览馆路程遥远,但坐机场快线进去也很快捷。当整个车厢都挤满了一群和你一起去看音乐会的人,那气氛会非常的棒。”

  在一个大型场馆表演,跟之前在艺术中心以近距离在乐迷面前演出,是否甚迥异的事?

  汶:“在艺术中心表演的好处是可以和观众很接近。有时在大场演出会怯场,但在小场演出亦都会怯场,因为我知道观众是很清楚地看着我,感觉很赤裸,而变成要更大的信心。自从那次便学懂了以眼神和观众沟通,但当在大场时便要用身体去沟通。”

  Ellen:“当然我们在投射上要有更大的进步,才能进占亚洲国际博览馆,但我们之前经过一轮担心与紧张之后,到了现在这一步已不用再担心了。我们唱歌给10个人听,跟唱给8000人听,心态应该要一样、应该要同样享受在台上唱歌。”

  《Sing Sing Sing演唱会2006》是标志着at17在音乐事业上的一大步吗?

  汶:“如果演出成功,那会是。但我又不想去想着这件事情。”

  Ellen:“何解之前我们会好担心,因为我们老是将这个音乐会看得太严重之余,也觉得会是一个终点,担心要是做得差劲,at17便玩完了,我们便要返回校园念书。但到了现在,才慢慢明白这场音乐会才是一个开始——踏上一条新道路的开始,也是一个锻炼。”
  
  纪念EP与合写歌曲

  《Sing Sing Sing演唱会2006》共分3个票价,而最高的两个票价,在演出当日可以凭门票换领at17的新作《Sing Sing Sing EP》。何以会有这个构思?

  汶:“因为想乐迷可以得到现场演出,也可以得到一份纪念品。这EP是用作回馈乐迷的,令大家记得我们曾一起在这个地方,也记录了我们这个新开始,是蛮温馨的事。”

  去年在《变变变》专辑内的《青春》,是二汶和Ellen的第一首共同合写歌曲。而在《Sing Sing Sing EP》内的4首曲中,更包括了3首二人的合写作品,如主打歌《我们的序幕》。

  到底二人以什么方式一起合写歌曲呢?

  Ellen:“通常我做了简单的结他底,然后再交给二汶谱上旋律;也有一起坐在房间内边弹边写。”

  一起合写歌曲,会令at17在合作上的融合性更大吗?

  Ellen:“会。我们也发掘了自己新的一面,原来at17不一定要唱其他‘人山人海’成员写的歌曲。我们写的歌曲有两种不同的风格,但将之加起来,原来是可以更加at17的。”
  
  《劲歌》主持

  打从at17每星期为TVB音乐节目《劲歌金曲》担任主持起,这两位女生的曝光率不可同日而语,更拉近她们与普罗大众的距离。为《劲歌》担纲节目主持与演唱,对at17的最大得益是什么?

  Ellen:“有一个好大的帮助是学懂唱现场时怎样去控制自己的歌声。因为《劲歌》的Sound System在台上是做得很好,但当你的歌声在电视播出时,音乐却降低了而令到歌声好突出。看回之前几集的录像带,发觉唱歌时很不稳定,兼有很多瑕疵。因为每集《劲歌》只有一次的现场录映机会,没得补救。慢慢地,知道自己的歌声怎样可以稳阵与清楚地表达到自己所唱的,这是每星期一次很好的训练。”

  汶:“还有在反应方面,要在最快时间讲到你要讲的东西,又学懂了‘睇手指’,这是最好玩的;更学懂了面对镜头、跟镜头沟通,已完全不怯场。”

  由出道至今,at17一直能坚守以音乐为本的岗位,然而她们又会否抗拒做音乐以外或与音乐无关的工作,例如拍戏呢?

  汶:“我们希望我们的发展是可以随着我们的天分去发挥,没必要局限自己在同一个范畴上,因为我们尚有很多东西是未发掘的,我们都想知道。比如做主持人,可令更多人认识我们是谁,更加深印象,这就是所谓的宣传,对我们在唱歌方面会有相当的帮助。”
  
  at17遇上Twins

  过去at17曾跟梁汉文、陈奕迅、杨千病等主流歌手合作,然而最为乐迷津津乐道的,是在去年6月联同Twins举行的《Twins×at17》拉阔音乐会。能够跟一队举足轻重的偶像组合联袂合作举行演唱会,那为你们带来了什么经验呢?

  Ellen:“在技术上,我们可以构思歌曲的Rundown与怎样编曲,亦可以构思那部分要怎样去发挥我们两个迥异的组合之长处,如我们一边唱歌、她们一边跳踢踏舞,或者一起作剧场表演。那次演出都有好大压力,几担心,但‘人山人海’又肯放手给我们做,对我们蛮有信心,给我们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去发挥,对我们日后办音乐会有很大的帮助,懂得平衡我们想做给观众看的东西。”

  汶:“这次可体验到我们与Twins所做的是很不同的,那没理由叫她们学玩乐器,而我们又不惯在台上跳舞,要大家去练习对方专长的东西是一定会吃力,所以我们4人怎样夹,是要大家商量、要做平衡,最终的决定是由我们4个女仔开开心心地做一场演出,因为我们不是敌对的,而且大家本身又是朋友。出来的一切都很好,彼此的乐迷的反应也非常好,这次最伟大的事,是把两种不同才华的艺人一起放在台上,让大家可以一次过看到大家想看的东西。”

  那么当得悉要跟Twins合作时,你们有什么反应?

  汶:“真的吗?”(她以夸张的声调说出)

  Ellen:“觉得这个组合很犀利。因为我们都很不同,无论是公司架构或表演形式都很不一样。所以其实第一时间我们想到构思出这个组合的人是非常棒的。当你把很不同的单位放在台上,便会有很奇怪的化学作用出来。”

  汶:“整个Rundown好短、好快、好睇,干脆利落,这就是化学作用所在。”
  
  和音二重唱

  聆听at17的音乐,最美妙之处是欣赏二汶和Ellen的和音二重唱。你们认为和音在at17的音乐里,是占有相当重要的角色吗?

  Ellen:“唱和音是很愉快的事,甚至有一段时间二汶只想唱和音而不想做主唱。对我来说,唱和音是认识了林氏兄妹(林二汶及其兄林一峰)才懂。初跟他们学习,觉得蛮困难,不明白他们听了一首歌曲,可以一开口已唱到和唱。在慢慢学习的过程中,发觉唱和音很好玩,一首歌曲除了唱同一个音调外,也有另一个音调的选择,加起来会变得很美丽。”

  汶:“和音令歌曲更好玩。我们的兴趣是构思一些怪怪的和音,把一首歌曲的旋律改动了然后唱在本身的旋律上,令此曲来得好听又好怪。其实at17的和音始创人是Veegay(李端娴),她写了很多有趣的和音编排,然后我们才开始学习编写自己的和唱,这东西已成为了我们好大的‘签名’。”

  同是二人创作组合,Soler亦是以演绎和唱著称,可会觉得at17和Soler的音乐在某程度上有多少相近呢?

  汶:“我们有所不同,因我们是女生,毕竟即使是同一品种的东西,换上不同的性别,已不一样了。因为我们是女生,而我们又是朋友,二人之间会细腻得多,没有血脉相连,但多了一份惺惺相惜。Soler是一对孪生儿,来自同一条根,他们是二合为一地讲一句说话,而我们是来自不同的背境,有不同的意见,但把南辕北辙的加起来,就成为一件事,好比一个钱币的两面。”

  Ellen:“女生之间有一种细腻与柔弱,但Soler却是属于阳光与有力量的。”

  汶:“而且,Soler之前已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我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做音乐,大家的人生阶段很迥异,故歌曲内容的角度也很不同。”
  
  血脉相承

  二汶和Ellen结识于2000年,当二人分别参加一个Unplugged音乐比赛的时候。然后,二人已做“互相帮忙”地公开演出。跟着黄耀明找二汶试音,二汶又引荐了Ellen一起出席,最终一起被罗致。at17的出现,是二人遇上“人山人海”之后的事——由“人山人海”一手打造出这个at17组合出来。(二汶说:“起初根本没有想过一起组一个组合,对音乐工业更加是零认识。”)

  at17合作了多年,怎样形容彼此的关系?

  汶:“就像所有合得在一起又分得开的东西之关系,我们是桌和椅、是杯与水、是左手和右手,什么都可以,犹如阴阳两极。”

  Ellen:“但我们其实又可以没有关系,只有缘分。”

  何时发觉大家已产生了合作上的默契?

  Ellen:“那是出版了首张专辑之后。某次在一个校园音乐会演出后,我们回到后台时Sandy(其经理人)对我说:‘你们在台上能互补不足,真是很好看啊。’这令我察觉到做组合是要有默契,而原来我们已经有了。”

  没有“人山人海”,也不会有at17。可曾想过at17会有离开“人山人海”的一天吗?

  Ellen:“那一天,可能是我们不想再做音乐、到外国读书的时候。名义上是分开了,但‘人山人海’永远是我和二汶在成长上一件很特别的事。因为他们,我们选择放下学业,出去看看更多事物,他们对我们的影响不止在音乐上,也完全改变了我们的青少年生命。”

  汶:“紧扣着at17和‘人山人海’的,是一段感情,所以就算短期内不合作,也永远是血脉相承,除非at17永不再出版唱片。”

  Ellen:“况且at17不独只是我和二汶,背后还有一班人:Veegay、Jason(蔡德才)、明哥、阿于(于逸尧),大家都有很多Input放在at17身上,所以是一个Team来。”

  也许,“人山人海”和at17之间,已建立起犹如一对父女般的关系。

  特约采访:袁智聪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