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南都大牌档]林燕妮访雷颂德、侧田 不管如何,红便成!  

2006-10-13 13: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10-13 10:03:59  

 
  
  今期主持:林燕妮
  林燕妮:十七岁负笈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取得遗传学学士学位。其后于香港大学考取中国古典文学硕士,可谓文理皆精。足迹踏遍世界,视野广阔。迄今出版小说及散文集六十余种。曾获得“香港第二届艺术家联盟”最佳作者奖。
  
  今期嘉宾:雷颂德、侧田
  雷颂德:香港著名音乐人。多年前曾与冯德伦合组Dry乐队,后成为独当一面的音乐人,集曲、词、编曲及监制于一身。曾与他合作的歌手多得不胜数,包括黎明、陈慧琳、古巨基、陈奕迅、杨千嬅、许志安、梁汉文、方力申、苏永康等,堪称香港流行乐坛的半壁江山。
  
  侧田:香港走红最快的艺人,之前与雷颂德一起从事音乐幕后工作,2005年底于古巨基演唱会上献唱一曲,一鸣惊人之后随即走向台前。不到半年内连出两张新专辑,并登上红馆的舞台举行个人演唱会。紧接着演出电影处女作,并即将推出出道一年来的第三张专辑。
  
  雷颂德二十几岁便成为音乐界红人。如今在香港录歌,做电影配音,几乎全由他包办。初出道时我叫他做小老师,过了三十他便是众人的大哥了。

  侧田本来在雷颂德的录音室工作。他整家子都懂音乐,侧田懂得作曲及编曲,其它歌星录歌时,他会做和音的一分子,就是没想过做歌星。

  这个访问在雷颂德的录音室进行,人一大堆,进进出出,后起之秀卫兰亦坐在一把木椅子上。

  侧田和雷颂德则坐在另一角落。那儿只有几没有桌子,我惟有把一个好像小抽屉似的东西反转盖在膝上当书桌。

  雷颂德大叫:“不要啊,那东西很脏的!”可惜我已放在裙子上了。

  侧田半躺在沙发上,手中拿着张薄毛毯似的东西。戴着棒球帽子,因为香港传媒常拿他的M字头做文章。发线后退了,发旋处亦头发稀疏。那没什么重要的,重要的是天分,何况他不是走帅哥路线。
  
  雷颂德投诉:侧田半夜三更打电话来说明天的表演他不想唱了!

  发现侧田是可在歌坛争霸之才的是雷颂德。在古巨基演唱会更衣时间,雷颂德叫他独唱半首歌,那本是观众坐不定上厕所的时间,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上,让侧田的歌声粘在椅上,侧田就此一夜成名。

  雷颂德说:“他不知道的。那其实是我设计的。我自私,我觉得香港需要这么一个人。他初试啼声的一回就是公开让观众试听的一回。”

  可以说,雷颂德是他的伯乐,亦做了他的经理人。黄柏高则是他出唱片和拍片的经理人。

  我问雷颂德:“做经理人麻烦吗?”

  雷颂德没好气地说:“你想不想有人半夜三更打电话来说明天的表演他不想唱了?”一边说一边看着侧田。

  侧田气坏雷颂德的是:他自觉性格不适合做幕前人,很憎厌跳舞,面对镜头便不自在。

  雷颂德说:“你认为很容易有那些机会啊?人家恨都恨不到。那回把他推上台,我深知让观众眼前一亮那回事会发生的。”
  
  侧田回应:我像我妈妈。说不要吃的东西其实很想吃的。

  侧田说:“我像我妈妈。说不要吃的东西其实很想吃的。我说不做其实都会做,但我真正是爱做幕后多些。”

  雷颂德说:“你不用学跳舞的。你在录音室伴唱都很多大动作,脸部肌肉扭作一团。”

  侧田说:“就是要那么扭才能扭出那个音来。我喜欢唱歌但不喜欢表演。”

  雷颂德说:“那就是代价。红火的人一定有些讨人厌的地方。我自己则是个很执着很不合作的人。但我有理由告诉侧田他是成的,香港需要这样的嗓子。”

  侧田说:“我在广州都唱了。自然了很多。拍电影时不自在,怎知拍了《爱情初歌》出来的效果比想象中好。”

  侧田是个娱乐圈中的奇特例子:长得不够高、不帅、头发不够多,却是个一年之内成名,出唱片和拍电影的新人。羡煞在艺海浮沉了十年八载仍出不了头的人。

  “拍戏其实不错,只是时间太长了。”侧田说得很老实。他这个人相当纯情善感,故此让他和雷颂德一起作二人三足访问,他会感到安全点。
  
  雷颂德:我戒了追女孩子十年啦。

  雷颂德告诉侧田:“我认识Eunice(我的英文名字)很久了。”是的,他从十三岁起便常常出入我家。他骄傲地说:“在他家我什么大明星大歌星没见过?所以我从来不怕大腕的。”

  雷颂德从中学到大学,都不停追女孩子,他像一个一擦即着的打火机,看上了哪个女孩子便马上追。每次失意便作首歌,颇悦耳的。他亦卖一下口乖说:“你说好我便作了。”

  如今,他全力为事业而拼搏,有工作便接,歌星开音乐会每每请他做音乐总监,十分勤力,读书则不是。他从英国念完书回来便投入乐坛了,才华加上努力,所以他成名得早。

  雷颂德都喜欢拍戏的:“既好玩又方便追女孩子。现在没空追了。我戒了追女孩子十年啦。”他说。如今有个固定的模特儿女友便够了。

  雷颂德很顾家的。养女朋友,前女朋友有家人他也养。养母亲、继父和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这是他最大的美德。他赚钱多,亦很豪华地养自己。叫他储蓄他听不进耳的。不过,这是年少得志的人必经的过程。

  他的人生重点排行是:事业、家人、爱情。“没有事业怎能令到家人开心?”侧田也搭上一嘴:“我储蓄不在行,最好有个老婆理财。”

  雷颂德说:“我有会计员理财,不过钱在我手,没有人可以管束我。所以我想生个孩子纠正我。这是我理财的唯一出路。女朋友叫我省着点,我不会听的,我反叛。”
  
  侧田怪论:我想投胎做球星,有份儿踢又有份儿赌。

  侧田初回港时,把自己的歌录了音四处交给唱片公司,但没有人欣赏。阴差阳错他的叔叔介绍他到雷颂德那儿工作,就让雷颂德发掘了他的天才。

  雷颂德说:“那是缘分。我跟黄柏高并非谁帮谁,而是正正得正,有种共栖作用。做音乐,一定要把一颗心放进去。文化是构成社会的很大元素,你不够原创性自发性便赚不到钱。”

  侧田说:“内地的文化气息浓多了,看得我大开眼界,深度也大多了。”雷颂德认为:“扩阔视野让人聪明点。文化有如针灸你的脑袋。”

  他们两个都有同一种看法:“全世界其实都是歌词主导的。饶舌(rap)亦是歌词,不过中文饶不来。外国那么流行正是因为他们爱听那些字。”

  侧田有点感慨:“近年都没有什么好的旋律。上一首全球金曲已经是《Titanic》(泰坦尼克号)的主题曲了。”

  雷颂德是实际的:“总之,不管如何,红便成。这一代的人,可以很快接受新事物的。从前全球会跟随‘甲克虫’(The Beatles),迈克尔·杰克逊。如今全球火红的竟然是LV袋和足球。现在每个人都很独立,以买LV袋和赌足球去证明他们成功又有品味。”我心里想,如果这样便糟糕了,LV袋算什么?足球只看不赌至少有点励志作用。

  侧田又有怪论了:“我想投胎做球星,有份儿踢又有份儿赌。”雷颂德另有感慨:“被人打被人踢,都没有让人以一管笔伤害那么痛。”他在音乐圈子十几年,当然无可幸免地给八卦周刊践踏。
  
  雷颂德:幸而八卦周刊都相当笨,不然我们更惨。

  侧田说:“我出道才一年半,既说我沟女,又说我M字头和爱喝酒。”雷颂德说:“香港难沟通,其实偶像亦是人来的。首先我们得学懂保护自己。最憎恨他们报道负面事情,至少都要是事实才行,怎么乱作一番?”

  侧田说:“他们连我的家人都写成不正经的人,还说我爸爸沟女。他们把预造的模型乱派在不同的艺人身上,他们要先制造一个人,才可把八卦新闻继续做下去,那对我们很不公平。在八卦杂志中,艺人的形象都不是真的。”

  雷颂德说:“还是多做少说为好,讲多错多。幸而他们都相当笨,不然我们更惨。故此所有艺人必须天生爱这一行,天生亦要受这些苦。”

  我告诉这两位音乐人,徐克试过把黑泽明的电影全部关掉音乐,觉得原来没那么好看。雷颂德说:“此地电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要我们做好对整个故事气氛有帮助的配乐,真的太急了,钱又不多。”

  话题再跳回他们深恶痛绝的八卦杂志。雷颂德说:“谣言,我问律师怎么办?律师说你怎么证明你因谣言而蒙受了什么损失?他们不算犯罪,不过真的令人伤心,他们心地不好。”

  侧田一出了名便让八卦周刊写个没完没了。不晓得他是纯真还是宽容,说道:“写我的已经比从前好多了。没扭曲得那么厉害。”雷颂德马上说:“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现在红了。那些周刊最要命的是一刊两本,一本是正正经经谈政治财经的,那么读者便以为另一本八卦的也是真的了。”

  他继续发表他的不满:“我对香港很失望。连补习老师都要登广告扮俊男美女,真差劲。学生们补习完还不是一样不合格?我最担心这种补习风气,道德标准差,人的素质亦差了。”
  
  雷颂德:真声就是钱。有那么多钱作音乐吗?

  侧田离开了香港十三年在外国生活,他说“很多事物不同了,文化堕落了。不知为何离开时很少听见有偶像派歌手。每次偶然回来,都觉得偶像派功力不足。”(所以才叫做偶像派嘛)。他继续说:“小孩子听了张学友、张国荣,学他们没问题。学那些其实不能唱的偶像便不好了。”“内地和香港的磨合还需要时间,曲风、衣着品位完全不同。我跟香港一样,衣服闲适一点,顶多穿件西装外套。”

  说起唱功,雷颂德说:“讲音色、音量,乐队声浪大都盖不住学友和侧田的声音。”侧田问雷颂德:“为什么要有ABCDEFG那么多调子?”雷颂德向他解释,“吉他声音A、E、G、C、L调最扎实。同歌不同调,是要给不同的歌手选能唱的幅度最大的。歌手们应唱最悦耳的调。比如A是440,B是640,频率不同的。”

  “交响乐团用那么多种不同的乐器,贝多芬等伟大作曲家就晓得什么调最能奏出他所需的感觉。他的第九交响曲,调子似是轻松,但听了实在很哀伤。”这交响曲的主题让简化浓缩成为“快乐颂”,每次听我都在心里流泪。那是乐圣的功力。

  雷颂德说:“现在的电子音乐合成器,每一个音符都可以有五种不同气氛,很进步的。”

  我说:“怎能代替真声?每个小提琴的共鸣都不同,再又不同的小提琴手拉有不同,千变万化,电子音乐怎比得上?”

  雷颂德向我作了个要钱的手势:“真声就是钱。有那么多钱作音乐吗?MP3也是失真的,把那么多的信号放在那么细小的地方,其实是很粗糙的。什么叫做真声?如今的小孩都没听过。从前的录音师需要很在行,如今不需要。人的生活方式不同了,要方便、人有我有、要潮、要新。人的感官变差了。”
  
  侧田唱歌小秘密:以前一哭便走音,如今不哭那个音便唱不出来。

  侧田听完雷颂德的解释,联想到追女孩子:“我会花心思,给她作一首歌,用手艺做件小礼物,用笔写一封信,那才有人味。”雷颂德说:“现代的小孩子没听过试过便不知道。他们天天对着台电脑,全部哑掉了,还懂得亲手画一张心意卡给人吗?”

  侧田却试过画:“不过女方没反应。”雷颂德说:“我知道女的没什么感觉我便不会追她。”侧田有两个妹妹:“女孩子不回家我会很紧张,大妹妹放心点,小妹妹只有十三岁,我担心的。我很注重人对人好不好,那显示了他的人格。对待谁都一样要和善大方。”

  雷颂德感叹:“人大了便要自己想方法解决问题,亦只有自己可以解决。”侧田说:“没问题怎么做人?人有情绪,受不了时免不了发脾气,顶多发完了道歉。问题不一定所有都要解决的,有时可以逃避的啊。”

  雷颂德摇摇头:“我不会天天都开心,我每天都很烦恼。女朋友问,为什么你整天黑着口脸?我懒得告诉她。她比我笨,这么商量?我整天对着歌星,我不要她烦恼不行吗?那是为她好为自己好。”

  侧田说他上台唱歌会哭。什么原因?十分特别:“以前一哭便走音,如今不哭那个音便唱不出来,我要控制我的靓声。”雷颂德说:“上回你好运,只在右边有一滴很大的眼泪流下来,好美,你走运了!”

  侧田刚开始走运,观众代代不同。如今是实力派回归,侧田出现得合时。雷颂德第一次做经理人,他在乐坛的地位已牢固了,这回又是功德一场。

  特约采访:林燕妮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