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快周刊]但願長醉不願醒 張敬軒  

2006-10-05 20:00: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乳名叫「貓軒」的張敬軒自小患有哮喘,最近積極增肥。


談王菀之的緋聞,張敬軒落落大方,「講音樂記者唔會登」,但每次一提到王苑之就有得見報。」


張敬軒甚少拍電影,在《擁抱每一刻花火》中飾箍牙大學生,票房慘淡。


入行四年,張敬軒唱得最多的是酒吧騷,「未入行前唱酒廊,客人個個掛住猜枚,幾難受都試過。」


‧報載,內地專才南下掘金,月薪最高29萬。


‧張敬軒四年前持工作證由廣州來港,身份同樣是專才。


‧張敬軒很沉迷東方之珠的繁榮盛世,「香港很有社會秩序,大家過馬路會睇燈。」


‧來自北京的黎明王菲是天王天后級,上海的Yumiko再沒有地道風味,唯獨羊城的張敬軒遲遲未被市場吸納。


‧是的,廣州怎會追得上北京上海?總不成叫張敬軒抄襲黎明來一首《我來自廣州》自我宣傳。


‧這天張敬軒身處旺角樓上Cafe,由1960年的廣州說起。


‧張敬軒的外公是退役廣東省陸軍總司令,父親則是個忠心耿耿的黨員。


‧他說幹部子弟這身份沒啥帶挈,反而淪為同行的笑話一則。


‧「余文樂成日講笑,話唔好得罪張敬軒,唔係第日上廣州佢搵架坦克車撞死你。」這個笑話,當事人並不覺得好笑。


‧張敬軒只記得,那一年從鋪紅地氈的羅湖邊境抵港,實現在特區當歌手的夢想。


‧閉上眼,美夢還沒有醒。


不知幹部子弟在內地有沒有特權,張敬軒跟中央關係的確非常密切。今年4月,張敬軒的成名作《My Way》被評為全國第八屆共青團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文化作品獎,此曲還被中央推薦入選「中小學音樂教材」。


對於此等中央頒發的榮譽,港產實力派新人側田、衛蘭、王菀之均望塵莫及。「《My Way》被選入教材,是廣東省委提出的,好少流行歌手有這個機會,新一輩暫時只有我一個。」張敬軒說。


政治資本


其實早在04年,初出茅廬的軒仔已經拿了一個由「國家電視電影廣播總局」所頒發的《全國我最喜愛歌手新人獎》。


說起威水史,張敬軒不卑不亢:「這是政治資本,對香港歌手來說不太重要,但因我Daddy是幹部,我知道國家級獎項好重要,如果日後在北方工作,這類Credit不能少。」


張敬軒再補充:「香港歌手當中,只有劉德華、黎明拎過國家頒的獎,情況就好似考多張證書傍身,是一個身份象徵。」


歌手訪問做得多,從未有人涉獵過「政治資本」這話題,廣州出生的張敬軒其實比香港歌手更精於計算,他很清楚自己的勢力範圍不僅香港,而是整個珠江三角洲。


實話實說,內地消費能力高,人人對這塊肥豬肉虎視眈眈,最出得起錢請藝人拍廣告的,永遠是內地一些名不經傳的牌子。


「人人都想攻入內地,我在大陸有了基礎,當然不會放棄,但香港是亞洲荷里活,最好兩邊都靠攏。」張敬軒很老實,沒有掩飾內心的虛榮,「如果在香港紅了,再反攻內地及東南亞,感覺上較矜貴。」


香港人崇日,日本人崇美;大陸同胞個個想來港掘金,哪個民族沒有崇洋媚外的心理?


「我試過返內地唱歌,橫額上面寫了一句『歡迎香港歌手張敬軒』,我相信若他們改寫成『歡迎廣州歌手張敬軒』,一定不會賣座。就算是香港本土的頒獎禮,請到刀郎、韓紅這些級數的國內歌手獻唱,大家都覺得技驚四座,香港歌手就比下去了。反觀在內地,韓紅的掌聲一定唔會多過Twins。


「在我,打入內地市場較易。港人注重包裝,坦白講我來港後大部分收入都花在置裝上,身不由己。」張敬軒這天穿了一條名牌牛仔褲襯Nike波鞋拍照,該是某程度的妥協。


食死貓


香港人節奏快,口味同樣轉得快。初到貴境的張敬軒亦步亦趨。


「在大陸,你只要有一首Hit歌,就可以唱足十年,像羅大佑有首《皇后大道東》已經贏晒,任賢齊的《心太軟》還在熱播。香港的Fans,上個月的派台歌都覺得Out了,你想在香港紅,要不斷有新歌推出應市,即使唔Hit都唔緊要,最緊要有曝光率,內地與香港是兩種不同的營運模式。」


國內有個詞彙,香港沒有,叫「國營」。


張敬軒說,歌手要到內地發展,首先要馴服於國營媒體的官腔,「在TVB工作,無論是大牌還是我這種新仔,監製對你的態度都好好,請你埋位不會呼呼喝喝;在內地沒有這支歌仔唱,遲到一分鐘都喝你入廠,他們覺得你來到表演就要聽話。」


說難受,都不及被同胞唾罵他是反骨仔難受。


「這隻死貓真係食唔落,去香港發展就係反骨?記得有次我上去做訪問,講了幾個英文單字,內地樂迷就不停問我點解會講英文,說我變了,其實我只係講句『In Case我會點……』,他們已經接受不到。」


問張敬軒覺得自己是香港歌手還是廣州歌手?他答得很圓滑:「如果你問我是邊個地方的歌手,我會答我是廣東、珠三角的歌手。如果我在廣州,會站在一個較有代表性的位置;但在香港,觀眾諗起張敬軒,最多記得《My Way》,之後唱過咩歌做過乜?唔會有人記得。」


紅不紅,張敬軒心知肚明,但他從來未有為前途急。


「我幾乎未為過自己的際遇而唔開心,說穿了,不過是價值觀問題,我入行做歌手,到底是因為想要前呼後擁的虛榮感?還是真心喜歡唱歌?我可以好認定是後者。


「去年跟環球唱片簽約,心諗:『又搵到份工了!』有時對自己降低標準,是提高標準的第一步。這四年來,累積了一定知名度,固定有碟出已經賺了。我在香港經歷的一切,每日都好開心,有些歌手好紅,但佢唔開心。」


張敬軒喜歡香港這地方,從未想過撤退,「我放假,都未必次次返廣州,廣州沒有海邊,不似香港很多地方看到海,吹海風真的很舒服。


「香港人過馬路會睇燈,公民質素好,內地的幼稚園教師都未必會。


「有時開收音機聽到好多人鬧港府,我覺得好無奈,講真香港已經是一個好有社會保障的地方,譬如你做記者,公司對你唔好可以去勞工署告;現在我做訪問,想講乜都得,咁Free仲想點?」


幹部子弟


張敬軒比同齡的新人歌手頭腦清晰,我只是擔心,挾幹部子弟身份來港發展的他,最終會落得高不成低不就的僵局。「坦白講,幹部子弟的身份對我冇帶挈,香港始終係香港,從來冇人知我Daddy、我阿公係邊個。」


張敬軒的父親是廣州市東山區的幹部,權力很大,但人工企硬60元人民幣。上一張唱片,張敬軒找來父親合唱一曲《絕頂愛情》,在香港宣傳時,也絕口不提對方。張父是個忠心黨員,在單位屬署長級,退役前駐守廣州東山區,面積相等於一個九龍般大。


「他是很能幹的上級,如果那區有赤字,中央就會調他過去處理,到他離開時,那區就會轉虧為盈。記得每次他調職,區內的公公婆婆就會來敲門,喊住叫他不要走。」


軒仔9歲那年,張母毅然離開單位從商。「媽咪做運輸起家,那時她只有一部Van仔,Office得個四方箱咁大;全盛時她擁有8部Van仔、一個運輸中心,到我升上中學時,中國經濟起飛,她食住條水滾大盤生意,在成都有西餅店、玻璃廠、夜總會、卡拉OK。」


張敬軒沒有忘記,他們家是資本主義的先驅:「我們是全棟宿舍第一戶擁有黑白電視的,當同學仲用木鉛筆時,我已經用原芯筆。」最好的年代過去了,97年金融風暴,終於站不住腳,97後生意相繼結束,但這幾年賺的錢,足夠軒仔爸媽退休用。


「媽常跟我說,五、六十年代的大陸細蚊仔,個個都好似乞丐,她試過窮到連鞋都冇得,跟很多同胞一樣,受文革所累沒有讀過甚麼書,但她一樣好有成就。」


慶幸張敬軒成長於改革開放的年代,有錢不再是罪,「到我這一代,中國終於富起來。當全世界都着Nike波鞋,我都有得着,但一定唔係最新款。廣州的親戚覺得我們好有錢,但在香港的標準只屬小康之家,香港地幾千萬的豪宅,我永遠買唔起。」

批鬥






張敬軒外公退役前,是廣東省陸軍總司令,79年率領解放軍打過越南,攻克了越南北部邊境廿多個城鎮,摧毀了大量敵軍的軍事設施。


張敬軒說,外公立功後軍姿嚴整向江主席報告:「主席同志,受閱部隊列隊完畢,請您檢閱!」張敬軒把歷史描述得很精彩。


「外公是一級將領,要好有膽色同智慧先可以坐到呢個位,真係用條命搏,你知打仗隨時會死人啦。」的確,幹部子弟帶挈不到他甚麼,但至少,顯赫的家族歷史經他嘴巴流芳百世—包括這篇訪問。


「其實陸軍總司令是媽媽的契爺,不是親生的。我的親爺爺早在文革時被批鬥,說他是財主要剃陰陽頭遊街,被逼害至死……」


這可不是笑話。
  评论这张
 
阅读(7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