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笔·三文鱼的个人主页

 
 
 

日志

 
 

[南都大牌档]既然有得选择,让我做喜欢做的事!  

2006-10-07 10:2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10-07 09:49:46  

 
  
  南都大牌档

  袁智聪访叶佩雯
  
  今期主持:袁智聪

  袁智聪:1987年投身乐评工作,早年为《Music Bus/音乐通信》执笔,继而在1989至1994年间长期驻守《年青人周报》撰写音乐专栏,1991至1992年间曾在《音乐一周》任职助理编辑。1994年先后自资出版两本单行本个人乐评作品集《音乐殖民地》和《音乐殖民地Ⅱ》,并在同年10月创办《音乐殖民地双周刊》(Music Colony Biweekly,简称MCB),直至2004年10周年休刊,其间曾出版台湾及国内版本。同年12月开设MCB Online(www.mcb.com.hk),现每周为《Milk》及《Friday》撰写音乐文章。
  
  今期主持:叶佩雯

  叶佩雯:香港最具个性的女歌手之一。1980年出生的叶佩雯,在自己16岁的时候便加盟了杨受成的飞图唱片,1997年11月被日本音乐教父小室哲哉正式收为入室弟子。1999年的时候,杨受成决定完全进军娱乐圈成立了“英皇娱乐”,当是的叶佩雯与容祖儿、何嘉俐三位少女歌手合称“英皇小花”。本有望成为英皇一姐的叶佩雯却因喜欢摇滚,音乐理念得不到实现很快选择与英皇解约。蛰伏五年后,今年重新以新专辑《On My Own》杀回歌坛。
  
  当天的“英皇小花”,今天却变身流行摇滚女歌手再战乐坛,叶佩雯(Grace)这个大蜕变不但令人对她刮目相看,也许亦是在香港乐坛上史无前例的转营记。

  从前Grace最令人深刻,是她被日本流行音乐巨匠小室哲哉收为徒,在日本接受训练,唱的是带点青春无敌Cutie色彩的跳舞流行曲,与容祖儿及何嘉俐三位少女歌手合称“英皇小花”。

  然而原来当年Grace所做的事,如今对她来说都是没灵魂的,毕竟骨子里她是一名热衷摇滚乐的女生。也是何解在多年前她毅然跟英皇解约后,自2001年以来便再没有出版过唱片。

  沉寂了足足5载,这年她加盟Silly Thing,决定做回她最喜欢做的音乐——摇滚。

  姑勿论你认为今天叶佩雯是否摇滚得起,而她又未至于忽然变身才华洋溢的唱作人(歌曲的作曲/编曲/监制全由EricKwok郭伟亮为她包办)。但听她的回归作《On My Own》EP,五首新作皆属Rock-Based歌曲,没有加添一两首“K歌”Ballad以作市场保险。在姿态上她已交足功课,贯彻始终地做一位摇滚女歌手。
  
  回归乐坛与转营摇滚

  阔别多年后加盟Silly Thing、以流行摇滚路线回归乐坛,不知Grace怎样看自己这次转营?

  “其实我觉得这个转变是我一直想做的事,但却一直没有机会做到。因为从前一个新人初出道,想做的音乐风格不是想做就做到,那时根本不会任由你做主、不会任由你控制,只是公司要求你怎样做便怎样做,所以一直我都在压抑着,无法做回自己。在我休息的五年间,曾有少少想放弃,加上乐坛不健康,觉得何解会愈来愈差,心情很不舒服。跟英皇解约后到再接洽唱片公司,得到的结论是唱片公司都向钱看,未必能给我做到我喜欢做的音乐。直至一次遇上SillyThing 的高层,大家倾谈过后他们才知道我一直都钟情这类音乐,而他们又有兴趣,于是便成事了。感觉是很走运,终于可以让我做我想做的音乐,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释放。”

  跟Silly Thing一拍即合,他们在你这次重返乐坛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吗?

  “如果没有遇上Silly Thing,我也许不会再出来唱歌。除了Indie厂牌外,以我所知Silly Thing是圈中给予艺人自由度甚大的公司。基本上我们的合作是愉快的,起码公司会支持你去做,例如拣歌的时候,他们会说这首歌曲可以唱得更急激——我一听到这句已很高兴,他们已给我很大的信心,而大家在音乐上也有沟通与交流。Silly Thing的老板(TK)也很年轻,跟我差不多年纪,虽然这也是一盘生意,但都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东西。他们不会因为你这张唱片不畅销而要求你转换风格、再行Pop路线,那没有这回事,由签约那一天已声明不用担心外界受落不受落、畅销不畅销,只管努力去做。歌手背后的Back-Up不独是金钱,还有精神上的支持,不用担心任何事,这是很难能可贵的。”
  
  为与乐团合作而紧张

  在Grace沉寂下来的5年间,香港乐坛也发生了相当的改变,如一众唱作歌手的崛起。

  “近三年出现的转变的确很大,但之前在我刚休息那阵子却是一个很沉闷的时期,只有K歌和很Pop的歌,曲调千篇一律,没有什么冲击之余,经济的问题又令乐坛对很多东西不敢去做;反之却打造了一大堆新人出来,大家出来碰碰运气,看看谁会走红,我觉得这是不行的,长此下去乐坛不会成长,只会退步。香港的音乐是否只有如此?直至这三年,一来市道好转,二来听歌的一群也开始感到沉闷,年轻的又只听MP3与下载歌曲,唱片公司便去想想办法,开始要刺激市场,如签唱作歌手,事情开始有新鲜感,从而开始愈来愈好。而且现在的新晋歌手,也不会出来只唱K歌,而是尽量将其所有技能推出来给人一下子看到。在乐坛上产生互动性,所以在这三年我个人信心也大了,从而想到如果签到合适的唱片公司,便一定要做我想做的事。”

  从前Grace出来演出要排舞,现在则是跟乐团彩排,哪个形式较好玩?

  “其实这是两回事,两样都有一定的难度,各有满足感,因为两者也不易做到,尤以排舞更甚。我初出道时跳舞都几难睇,我用了一年时间学跳舞,所以那时排舞也排练得几辛苦,那是一个Step一个Step去跳,跳得有点儿似机器人,但做了出来好睇,那又感高兴。但现在跟乐团演出,反而会紧张起来。记得刚复出后在添马鉴举行的一场从TF(Make Trade Fair贸易要公平)音乐会演出,我与Live Band一起演出,感觉很活生生,现场气氛是人们反应愈好便愈High,出来的互动性很强烈,我很喜欢这感觉。我未曾试过为一支乐团上台表演而紧张,甚至紧张到失眠,因为乐团还很新,担心会应付不来;又如第一次上《劲歌金曲》在电视节目做现场表演,看到团员也很紧张。有趣的是我已不是新人,但如今所做的对我来说却是很新鲜,很享受之。”

  当年卢巧音刚从乐团Black & Blue走出来单飞个人发展,她说演出时因为没有乐团成员在旁而要唱MMO,故大感不知所措。然而Grace却相反地因为有乐团而紧张。

  “我曾紧张过。但演出过一次之后,我知道我不再寂寞了,因为演出时有乐团Support(支持)你,大家好团结。即使一位歌手的歌曲做到有几急激,但要唱MMO,是挺难受。虽然有时我唱商场Show时也因为不容许有Live Band,很多时都要唱MMO,但始终不够High,而是背后要有声浪包围你、涌过来,那才会开心。”
  
  从摇滚到小室哲哉

  在英皇时代,没有太多人知道叶佩雯爱摇滚,更不知道她当流行歌手之前,也曾组过摇滚乐团,那是她念中学时的事。

  Grace说小时候影响到她接触到摇滚乐团音乐,是她的舅父。“当时他常跟邻居斗大声播歌,经常大播Beyond和太极的黑胶唱片。”然后不知不觉喜欢了摇滚乐。直到1993年间,当时十二三岁的她,遇上两位邻班的女同学,一位弹吉他一位打鼓,于是Grace便跟随她们一起到Band房玩,令她初尝玩乐团的滋味。“那位弹吉他的女同学弹Metallica弹得好劲!”然后到了1994、1995年,Grace便跟一群男孩子正式组织乐团,负责主唱。

  “起初玩得最多的是Beyond、Metallica、Nirvana的歌曲,之后转玩Hardcore,如Rage Against The Machine、Korn的作品,事情的发展很适合我,当时都很沉迷,在Band房练歌时玩到好癫狂。我们也曾在一些文娱康乐中心、甚至长洲的露天Show表演过。”

  一位摇滚女生,却受到小室哲哉之青睐收为徒,而转营唱跳舞流行曲,那是一个莫大的突变。

  “我视之为一个转折期。其实从前我没想过自己会当歌手,一直的梦想是做时装设计,那很迥异啊。因为之前我曾拍过广告,一心玩玩,但广告公司却介绍了我给唱片公司试音,皆因知道我有组乐团。当时以为试音成事是签整队乐团,但是只签了我,那一刻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在心态上是不妨一试,而要唱起跳舞歌,是因为公司签了我之后,便遇上小室哲哉,他要签我,公司亦觉得是应该这样做,这是事情的一大转折点。就是这样开始而要放下摇滚,变成走跳舞流行曲路线。起初非常辛苦去排练,我又不懂得跳舞,但作为歌手这是一个挑战,而我不试又怎知道我是完全不喜欢呢?于是我便花了好几年时间去走这路线。然后个人长大了,觉得已做够,那不适合我,故而慢慢渗进一些转变,如在上张专辑(2001年的《Shine》)便尝试过小小摇滚元素,如找梁翘柏(卢巧音的监制)为我做歌,又改编了相川七濑的歌曲,但感觉仍不行,然后便停止唱歌了。”

  是当时做的摇滚化歌曲达不到你想要的效果吗?

  “做出来不是我喜欢的。虽然也是唱至声嘶力竭,但感觉好奇怪。碟内有快歌、有情歌、有摇滚——但出来又不是很摇滚那种,不是我想要的。那时不像今天般,可以自己控制与有拣歌的自由度。如今是很实在的,不用理会外间受落与否,起码我已为自己做了这件我满意的事,过了我自己的一关。整个态度是很不一样的。”
  
  不介意与卢巧音比较

  On My Own EP内5首歌曲全由Eric Kwok编曲,可有想过到下一张唱片时会交由自己的乐团操刀呢?

  “今次的歌曲在灌录时,有时都并非跟足Eric的编曲,反而会与乐团去碰碰火花,如听到乐手排练时他用的声是合用的话,也让他这样弹奏;也试过有歌曲是整队乐团一起Real Time弹奏收录,出来的效果甚满意,大家迄今仍津津乐道。

  “人们总觉得奇怪何解我要找Eric为我做摇滚歌曲,Eric不是只擅长做K歌流行曲吗?但其实他一直都想做摇滚,只是外间不会找他做摇滚歌,因为在商业市场上找他做歌的便一定要卖钱、要上榜的。然而他也有需要去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当然我们合作的方便之处是他清楚我需要什么,而我又有很大的控制权在手上,虽然我未够资格做监制,但我会在背后监督着,所有事项都会参与并给予意见,令我学习了很多,俨如一个重新开始。”

  同样作为做摇滚路线的女歌手,介不介意被拿来跟卢巧音和何韵诗比较?

  “我不介意,有得比较是好事,总好过无得比较,证明香港不只你一个人去做这件事。人们永远喜欢作比较,我会听回响、看碟评,会吸收意见,但不会因为比较而介怀,不去想太多。比如人们说我一身打扮很Nana,我为之奇怪是Nana的打扮也是抄袭N年前英国的Punk Rock衣着,我只是回到我从前组乐团时的打扮,但对十来岁的人他们却不懂,他们可能只看过日本那出电影、那本漫画,那才会一口咬定我扮Nana,那都几可笑。又如有人说我扮Avril Lavign ,那全不是这回事。”

  在Grace心目中有哪位香港的女歌手唱摇滚唱得出色呢?

  “旧时代的歌手,我想起的是陈洁灵,因为她的嗓子很厚,是那个旧年代的Rock。我觉得她好劲,我初入行时更曾专诚跟她学唱歌,想看看她点解可以震音震得那么劲、点解可以嗌得那么劲。那时她有跟我说她与钟定一组乐团(New Topnotes)”、在酒廊表演的事。而现在的女歌手,便没有了。”
  
  现在才是开始

  在你阔别乐坛那段日子,可曾担心过再没有机会当歌手和出版唱片?

  “起初的确担心过,因为一下子斩掉所有东西,最基本是担心自己的收入问题;亦因为花了几年时间去建立自己的歌手事业,一下子停下来,也有点依依不舍。但我又跟自己说,如果仍旧这样做,自己也不会开心到哪里,没错,是继续可以唱歌,但做不到自己喜欢的事,即使让你唱多五年,也不会高兴,那不如忍痛斩掉之。跟英皇解约后,如要再唱歌,我一定不会唱回以前的歌路;甚至可以自私地说,一定要所有东西皆符合我自己那才去做。”

  Grace在1998年发表处女单曲《In Your Arms》,一年前已被小室哲哉罗致并开始作公演,换句话说如今Grace只差一年便出道10年了。接近10年,可会觉得兜了一个大圈,现在才做到自己想做的音乐呢?

  “很多时Timing是没法去强求的,你刻意去做又未必能做出来。如果当年我留守下去,渗着渗着去做摇滚歌曲,那只会不伦不类半天吊。我在这几年找回自己、找回自己喜欢做的音乐,是很难得的事。曾有长辈跟我说过,很多人到死那一刻都不知道自己真正想怎样、想要什么,可能白白过了一生,那是否浪费了生命呢?听完后我想,我不甘心这样度过,既然有得作选择,让我做喜欢做的事,起码临死那一刻我都死得瞑目。所以现在才是我的一个开始。”

  人生交叉点:假如当天坚持要摇滚、要玩乐团,而拒绝签英皇、签小室哲哉,那时没有成为流行歌手,今时今日也许Grace亦没有机会被Silly Thing 罗致,当起摇滚女歌手。

  “命运总有很多东西是必需去经历过一些事情才会来,昨天看了电影Click,看完之后感动到哭了出来。起初还以为是一出喜剧,但当中却带出很多信息。可能一些烦恼的事你会去Delete 它、抑或Fast Forward之,然而人生每一个经历也会令某些东西发生改变。有人问我有没有后悔过以前所做的事,我答没后悔,就因为我做过,才知道自己不喜欢;庆幸我见识过做过,才发觉那个不是我,是没灵魂的。”
  
  想与秋红合作

  在《On My Own》之后,Grace下一张唱片仍会是一张EP,她想她每张唱片的作品都是贵精不贵多。

  而她最希望的,是下次能够跟去年World Battle of the Bands 2005“国际劲Band大乐斗”的全球总决赛得主、早前自资出版了首张同名专辑《Qiu Hong》的本地Hardcore-Metal乐团秋红合作。

  正如她在言谈间仍很怀缅早年组乐团玩Hardcore音乐的时代般。
  评论这张
 
阅读(4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